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豌豆王子(十四)
    “我知道你在生气什么。”

    温茶叹息着,坐在他身边,“你是觉得我和他们一样嘲笑你是吗?”

    固执的王子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你不是,可我还是生气。”

    他觉得小食人族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喜欢自己。

    在他费尽心思的讨好她的时候,她没表示高兴,还提了他的年纪。

    他知道自己的年纪已经很大了。

    但是年纪再大,他还是个宝宝。

    她不能不承认这一点。

    温茶:“……”

    她简直跳进泥潭里也洗不清,就是一句无心之失,他不能这么冤枉她!

    “好吧,我错了。”

    她把手伸进被窝里,去捉王子的手。

    王子躲开她的触碰。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温茶:“……”这人有点欠收拾了啊。

    她整个庞大的身体,压在王子瘦弱的身上,葡萄色的眼睛,直直的盯住王子,“再不和我说话,就压你了。”

    王子被压的撇过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敢的。”

    温茶:“……”好家伙,这人还有恃无恐了。

    “好了好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她抱住王子的脑袋,“我知道你是个宝宝,不管你多大年纪,不管你在别人眼里怎么样,在我这里,你就是宝宝,对吗?”

    “不要问我。”

    王子闭上眼睛,声音里有满满的失落,“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比你大的老王子。”

    温茶:“……”二十七岁的老王子,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王子:“你又在嫌弃我了。”

    他红着眼,看着她眼睛,“你就是嫌弃我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明明这么大年纪了,还娇滴滴的。”

    温茶:“……”天地报应,她真没这么想。

    王子:“我气的喘不过气来。”

    温茶赶紧撑起身体,让他好好呼吸。

    王子吸了两口气,捂住被子,又要哭了。

    这一次,好像是最委屈的一次。

    至于委屈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温茶听见他啜泣的声音,整个都不对了。

    “喂!”

    她推推被子里的小人,“你别哭啊。”

    王子:“我就要哭……嘤嘤嘤……”

    温茶:“……”

    王子一直嘤嘤嘤个没完,感觉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温茶坐在床边当壁画,等他哭过了最伤心的一阵,趁其不备,把他从被窝里挖出来。

    就算是这样,泪腺发达的王子还是把眼睛哭肿了。

    温茶拿过手帕替他擦眼泪。

    “我的小祖宗,别哭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王子抽噎着说不出话来,还一边打嗝,一边掉眼泪。

    温茶实在拿他没办法。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认认真真的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一点也不嫌弃你年纪大。”

    “真的,”她举起手对上帝发誓,“我就是心里没想那么多,才会乱说话的。”

    王子还是不想理他。

    眼神极度委屈。

    温茶灵光一闪,想到了自己忽略掉的什么。

    “你之前……向……诺诺学的那些事,我觉得……”

    这话一出,王子竖起耳朵,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连哭都忘了。

    温茶:“我觉得特别好。”

    她捧起王子的小脸,“我特别喜欢你的那些动作。”

    她摊开手掌心,上面还残留着他舌尖的味道,她毫不避讳的说:“诺诺还教了你什么,都使出来。”

    王子被这话炸的脑袋都不会思考了。

    他脑袋里浮现出那些画册上的东西,整个人云里雾里的,一句话也说不出,白嫩的脸颊,红的像天边的云彩。

    他感觉自己嗓子都冒烟了,眼睛落在温茶脸上,一动不动。

    温茶:“除此之外,他没教你什么了吗?”

    王子听见她说话,才发现自己应该还是要生气的。

    “不告诉你……”

    温茶伸手,摸上了他的下巴,“告诉我呗。”

    王子:“就不。”

    好吧,温茶觉得自己应该使出点杀手锏。

    她握住王子的下巴,将他拖向自己,看着他那双花瓣似得眼睛,低眉笑了一声,“画册上是不是教过你这样?”

    她凑近他。

    薄薄的呼吸,夹杂着清晨从窗棂穿过的风,轻轻的落在他脸上。

    王子只觉得脸上热的能烫鸡蛋。

    眼睛也不敢温茶对视,他想低下头,避开温茶的注视,可不知为什么,他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他似乎更想贪恋的回应她的目光。

    他的血肉,灵魂,以及身体的每一处血管,都在叫嚣,渴求着什么。

    温茶眉眼微垂,嘴唇落到了王子的嘴角,温润的气息,瞬间让王子如遭雷击,无法思考。

    小……食人族,小食人族……竟然吻了他……

    他只觉脑海里绽放了美丽的花,炸的他头晕脑胀,血脉喷张,无法思考。

    “画册上,教过你吗?”

    温茶笑眯眯的问他。

    她的声音极低,带着淡淡的温柔,那么美好。

    王子胸腔里像藏了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手足无措的看着温茶,眼眶有些红,什么也说不出口。

    温茶轻笑一声,咬了一口他的嘴巴,“教过的对不对?”

    王子:“……”心跳快到,不像是自己的……

    “还教过你什么?”

    温茶亲了一口王子小巧的的鼻子,“是不是还教过你这个?”

    她吻上他的眼睛。

    王子不敢再看她,闭上眼眸,伸手抓紧了她的衣襟,像是一只脆弱的小动物,窝在她怀里,连呼吸都柔软起来。

    他生怕这个吻。

    是一场太过绮丽的美梦。

    他不想醒过来。

    温茶被他脸上的小心翼翼触动了。

    她抬手抱起了王子,让他坐在自己腿边。

    “你知道食人族求亲是怎么做的吗?”

    王子猛然睁开眼睛。

    温茶一口咬在了他的颈窝,力道之重,几乎要把他的血肉咬碎。

    她咬出了一个小口。

    鲜血流了出来。

    她把自己的气息一点一点的埋进了他的血液里。

    整个过程中,王子没有发出一丝呜咽。

    他似乎已经忘了害怕。

    惊骇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温茶抬手拿起手帕捂住他颈间的伤口。

    “我们食人族,每个人一生中,只有一位伴侣,每个人的气息也都不一样,遇见喜欢的人之后,会在他们身上打下自己的标记,宣示自己的占有欲,现在,你的身上,全都是我的味道。”

    王子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再加上她说的这些,他的脸整个红成了西红柿。

    他呆呆的看着温茶,一个字也说不出。

    胸腔里装满了东西,撑的他开不了口。

    温茶忍不住笑了一声:“你现在,可真的是我的宝宝了。”

    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