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豌豆王子(十六)
    第二天一早,邻国的信使派人送来了请帖。

    是爱德华王子要和公爵之女举行婚礼了。

    温茶接过请帖,向信使道谢后,就回屋同老婆婆说了这件事。

    老婆婆不情愿她去这样的地方。

    温茶软磨硬泡下,她不得不同意了,不过前提是,她要跟在温茶身边保驾护航。

    到了到了典礼那天,老婆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马车,将温茶和王子都装进了车里,他们沿着荒原驾车到了爱德华王子的宫殿门口,红地毯和鲜花从大街一直蔓延到皇宫里。

    看到温茶,爱德华王子十分高兴。

    他说已经备下薄酒,希望她能度过愉快的一天。

    温茶笑了笑,带着阿瑟和老婆婆坐到了位置上。

    没一会儿,盛装的新娘子出场了。

    她还和第一次见面时那么漂亮,精致的恍若一件华美的瓷器。

    她的脚上,穿着那双金贵的水晶鞋,一脸的幸福和笑容溢上眉角,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快乐。

    爱德华王子牵着她的手,走到众人面前,毫不犹豫的宣示着对她的喜欢。

    他激动而热切的诉说着他们相识相爱的经过。

    她就像一只美丽的夜莺,总在晚上抵达他的怀抱,跟随他翩翩起舞后,又在午夜的寂静里,宛如调皮的小精灵一样逃离,让他魂牵梦萦了太久。

    这一次,他终于抓住她了,这辈子,她休想再逃离。

    新娘子微笑着听他的诉说,眼睛里泛着激动的光芒,似乎也沉浸在他说的过去里。

    说到情动处,王子低下头亲吻了新娘子的额头,向她承诺,会爱她一辈子。

    新娘子感动的低下头,流出了喜悦的泪水。

    爱德华王子拉住她的手,迫不及待的要求牧师说出典礼誓词,他要用自己的灵魂宣誓,永远忠于自己的爱人。

    牧师和在座所有人皆被王子的真心感动,情不自禁的鼓起掌祝福这对即将结为夫妻的有情人。

    爱德华王子跟随着牧师的话说出那句,我愿意永远爱她时,宫殿的屋门被猛然的推开。

    巨大的轰响,让所有回过头。

    一个身穿灰衣,浑身沾满烟囱灰尘的少女正站在门口。

    她光着脚,衣服也是破烂的,看起来十分狼狈。

    谁也没想到,王子的婚礼会闯入这样的一个姑娘,他们打量着少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在座的都是王公贵族,再不济也是新人的亲朋好友,少女这么狼狈,怎么可能有资格参加婚礼?

    爱德华王子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他看向少女,眉头微皱:“你是什么人?”

    少女抬起头,脏乱的头发下,是比小猫还要花的脸。

    真脏啊。

    爱德华王子看了一眼,提不起一点兴趣,他带起礼节的笑容说:“你如果是来参加我的婚礼的,我欢迎你,我的臣民,请你找个位置,坐下来好吗?”

    他是那样的绅士,有礼。

    在座的女士们对他喜爱极了。

    唯独门口那灰蒙蒙的少女,似乎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她看着新娘脚上的水晶鞋,眼里落下泪来。

    她哭的没有声音,可还是惹起了王子的注意。

    他询问她:“我的臣民,你怎么了?”

    少女没有回答他。

    而是抬脚走到了他面前。

    她身上很脏,但是却没有一点贫民窟的肮脏气味。

    尽管这样,王子还是对这个莫名其妙来破坏自己婚礼的少女没什么好感。

    他毫不留情的说:“你如果是来找茬的,那恐怕得请你出去了。”

    少女没说话,她在新娘的脚下蹲了下来。

    王子这才注意到,从少女出现那一刻起,他的新娘,竟然在他身边颤抖。

    新娘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少女**上了新娘子脚上的水晶鞋。

    她抬起脸,露出一张小巧而漂亮的脸,她对新娘子说:“请把我的鞋,还给我。”

    话音未落,新娘如遭雷击,一脸的苍白怎样也遮不住。

    她慌乱的抓紧爱德华王子的手,惊惶的说:“你是谁,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少女见状,没再说话,伸手,从她脚上,把鞋子脱了下来。

    期间新娘倒在爱德华王子怀里,一脸颓败,看起来狼狈极了。

    少女拿到了那双鞋,最后看了爱德华王子一眼,眼睛里落下大片的失望,让爱德华王子隐约猜测到了什么,“你,你才是……”

    “我不是。”

    少女擦干净脚上的灰尘,露出干净美好的脸。

    爱德华王子脑海里闪现过什么,他惊骇的睁大眼睛,想抬手抚开她眼前的头发,将她看仔细。

    少女躲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走。

    爱德华王子放开了怀里的新娘追了过去,“你才是,你才是我的新娘!”

    话音未落,婚礼上一片哗然。

    爱德华王子究竟有几个新娘。?

    身穿嫁衣的新娘已经面如土色。

    然而拿着水晶鞋的少女却是淡淡一笑。

    “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王子根本不相信,他固执的说:“你不要糊弄我,我记得你的眼睛。”

    少女被这句话逗得哈哈大笑。

    “这的确是我的鞋。”

    爱德华王子面上一喜,“既然你是鞋子的主人,那还有什么好说。”

    少女依旧是笑的。

    她说:“但这对我来说,是一双不合脚的鞋。”

    爱德华王子睁大双眼,“不,你明明和它是天生一对,它是属于你的。”

    少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笑的眉眼都颤抖起来。

    “如果我的鞋合脚,它就不会掉。”

    既然它掉了,那就证明,它并不适合我。

    说完这句话,少女没再看王子一眼,转身离开。

    她拉开礼堂大门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聚集在她身上。

    少女却没有再回头。

    爱德华王子站在原地,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场他期待已久的婚礼会是这样落幕。

    新娘子已经被打击的晕过去了。

    爱德华王子让人把她丢了出去。

    他对她再无半点喜爱,只剩下满满的迁怒。

    这场婚礼,再也不做数了。

    宾客们看了一场免费的笑剧,各自带着谈资一一离开。

    等到礼堂里安静下来时,爱德华王子终于忍不住痛哭出来。

    温茶带着阿瑟经过她身边时,爱德华王子抓住她的裤脚。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问他。

    你确定那是你的新娘吗?

    温茶面不改色的摇摇头,微笑着说:“我怎么会知道,我只不过对你的做法感到诧异,怎么会有人拿着鞋子,找新娘。”

    爱德华王子颓然的坐在地上,终于意识到少女离开时说的那句话。

    我的鞋子合脚,就不会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