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豌豆王子(二四)
    眼尖的王子很快发现了温茶。

    他脸上露出一丝惊喜。

    他奔跑着,从船上跳下来,想要接近温茶,然后,发现自己不会游泳。

    温茶:“……”

    她游到王子身边,把下沉的王子抱在了怀里。

    快被吓哭的王子急忙回抱着她,看她安然无恙时,差点哭出来。

    温茶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别担心,我很好。”

    王子哇哇大叫一声,抱紧了她:“你知不知道,你下去了多久,我一直在等你,都快被吓死了!”

    温茶微笑着把他托起来,“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王子伸手摸上她狗啃似得头发,又哇哇大叫两声,非常不满:“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以后还会长出来的。”

    温茶带着他往船边走,“难道我头发短了,你就要嫌弃我了吗?”

    “当然不会!”王子想也不想的说:“就是讨厌有人欺负你。”

    “没有人欺负我。”

    温茶带着他上船,点了点他的鼻尖,“我只是跟女巫做了交易。”

    王子问她什么交易。

    温茶说,回去就知道了。

    两人回到了岸边,付给船夫酬劳后,驾着马车往回走。

    走了不久,就抵达了荒原。

    老婆婆正站在屋门口等他们。

    温茶下了马车,就给了老婆婆一个大大的拥抱,把她抱的紧紧的。

    老婆婆以为她是在路上受了什么欺负。

    急忙问她怎么了?

    温茶摇摇头,对她说,找到父亲的下落了。

    老婆婆愣了一下,而后笑道:“他在哪里,都无所谓了。”

    她以为自己的丈夫抛弃了自己和孩子,对他虽然眷恋,却也不再期待。

    温茶叹了口气,进屋后,把在辛迪那里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老婆婆怔在原地。

    她一直以为是丈夫不爱她,才会在他们即将迎接新生时,消失不见,却没想到期间还有这么多事。

    她回神,第一时间站起来,就要去湖泊里救人。

    可还没走两步,她又退回来,苦笑着说:“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老婆婆面色黯淡,眼神也没有光泽。

    她知道,自己会老,可是她老的这样难看,还有什么颜面去见他?

    温茶把辛迪给她的药剂放到了老婆婆手里,“女巫给你的解药。”

    老婆婆面色一楞,正要问她用什么交易的,之后才发现温茶的头发不见了。

    她眼圈顿时红起来。

    温茶仰头对她微微一笑:“头发总会长长,可是妈妈,你的青春,只有一次。”

    说完这句话,她抱了抱老婆婆,在心里说了句谢谢。

    老婆婆也抱住她,对着她大哭起来。

    委屈,痛苦,压抑,还有苦涩,全都流露出来。

    温茶默默地拍着她的后背,等她哭够了,递给她一张手帕,擦干净了她脸上的泪水。

    “妈妈,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接父亲回家,好吗?”

    “好。”

    下午,温茶带着王子去了幽暗森林。

    赛琳娜已经在树下等她们了。

    看到温茶的新造型,赛琳娜啧啧两声,“很酷嘛!”

    老婆婆嫌温茶的头发太难看,给她修成了假小子的模样,露出她那张肉肉的脸,有点可爱。

    赛琳娜绕着她转了一圈,问:“办法找到了吗?”

    温茶点点头。

    赛琳娜迫不及待的爬上树,带他们上去。

    屋里,诺诺生无可恋的在桌子上挺尸,看到温茶,咸鱼翻身一般跳起来,“莫茶,莫茶,你回来了!你是来救我的吗?”

    一旁的安吉丽娜马上给了温茶一个大大的拥抱,“小宝贝,辛苦你了!”

    温茶从怀里把药剂取出来递给她。

    安吉丽娜接过闻了闻,对温茶笑了一声:“这药剂是有些复杂。”

    她拿笔在纸上写了药剂的成分,然后,把药剂喂给了诺诺。

    诺诺激动的吞下解药。

    噗通一声,桌上的小青蛙发出一声巨响,刹那,变成了一个黝黑黝黑的十六岁小少年。

    诺诺眼见自己变回来,高兴的跳起来。

    他激动的扑向温茶:“莫茶,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了!”

    还没扑到,王子拦在前面,“不准抱她。”

    诺诺刹住车,差点一头撞在窗户上。

    他也不管王子,目光灼灼的盯住温茶:“不抱也没关系,反正你就是我的大恩人。”

    温茶“嗯”了一声,对他说:“变回来,就赶紧回家看看,我妈妈说,你爸爸在我们家门口盘旋了好几次,你如果再不回去,他恐怕会和我们打起来。”

    诺诺:“……”

    一想到自己爸妈担心的样子,他再也不逗留,让赛琳娜放他下去后,就往回跑。

    温茶看着他跑走了,回头对着安吉丽娜道谢。

    安吉丽娜摇摇头,笑着说“这都是你的功劳。”

    赛琳娜在边上耸耸肩:“你的确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虽然你看起来很欠扁,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也承认你是我的朋友啦!”

    话音未落,安吉丽娜回头看她一眼,弹弹手指,把她变成了一只毛毛虫。

    温茶:“……”

    “她就是不会说话。”安吉丽娜对温茶说:“她早就把你当朋友了。”

    温茶忍不住笑了笑,“我知道。”

    眼见时间不早,她带着王子和安吉丽娜告别后,就往回走。

    走到附近,五颜六色的糖果屋下,站了一个身穿绯红色长裙的年轻女人。

    看起来约莫二十来岁,眉眼精致,眼含微光,非常美丽。

    她站在门口,朝温茶招招手。

    温茶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放开王子,朝女人跑了过去,亲切的叫了一声妈妈。

    女人笑起来,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以为,我变年轻了,你就认不出来了。”

    “怎么会?”

    温茶眉目带着笑容,“我想象中,妈妈年轻时候,就是这么好看。”

    凯瑟琳被她逗得笑靥如花,“快跟妈妈进来,我给你准备了好吃的。”

    说完这话,她看了一眼快要石化的王子,“你也来。”

    自从王子不离不弃的跟着女儿去了海上,凯瑟琳对他就没那么抗议了。

    王子受宠若惊的跑到温茶身边,握住温茶的另一只手,对凯瑟琳叫了一声:“妈妈,你真的是妈妈吗?好漂亮呀!”

    凯瑟琳:“……”他真的很自来熟……

    王子又说:“虽然你很漂亮,不过在我心里,还是茶茶更好看!”

    温茶:“……”

    凯瑟琳:“……”

    这人怎么这么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