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荆棘之路(九)
    寂静的丛林里,阳光雀跃的穿越枝叶缝隙落在草地上。

    身着七彩长裙的少女,置身于摇曳的野花边,细碎的阳光斑驳的散落在她脸上。

    她低垂着眼眸,漆黑的鸦羽下,眼底流光溢彩,让人不禁屏住呼吸,顺着她的目光,落在了她指尖,那丑陋而温顺的象牙蛛身上。

    她的目光包容而温柔,像是林中美丽的精怪,带着对世间万物的喜爱。

    不论蜘蛛,还是兔子,不论蛇还是天上的翅鸟,她的心里,藏匿着对生命的尊重和珍爱。

    这样的感情溢于言表,让三位评委纷纷一楞。

    其余坐在后台的姑娘们也被这张大片惊得差点忘记呼吸。

    这,图片上的,是李茶?

    不!简直不像是真的!

    这不是李茶!李茶怎么会拍出这样的大片?!

    “哇哦!”琳达震惊片刻,几乎是狂喜的欢呼起来,“这照片上的是李吗?真是太震撼了!我真是差点认不出她来了!”

    她没有用美来形容图片上的姑娘,因为美这个字,在这一刻,显得太过狭隘。

    “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路易是摄影师,这张照片给他的冲击是最大的,“她的眼睛真是太温柔了,我真羡慕她手指的那只蜘蛛。”

    “她的裙子也美!”琳达激动的眼睛有点红,“颜色虽然太过复杂,不过非但没把她压下去,反而被她渲染的像是七彩的云层,美得让我真想买个十套八套放家里穿!这是一张完美的照片!”

    两人将目光扫向布鲁斯。

    布鲁斯急忙举白旗投降,“我承认你们的说法,李这一次,真是完美到极点!我也翻过她其他的片子,还有一张照片也震撼到了我。”

    他把下面的照片递给两人看,照片墙的少女,像个穿越时空的小女巫,两人显然也是印象深刻。

    “李真是个多变的姑娘。”

    琳达爱不释手道:“她换了一个表情,就换了一种风格,我真是爱死她了!”

    “我也是!”路易毫不犹豫的和琳达拍了下掌,“李是个可塑之才。”

    “的确如此。”布鲁斯目光粘在照片上拔不下来,“李真是越来越有魅力了,虽然她才十八岁,不过假以时日,她一定是个非常棒的模特!”

    “我给九分!她那双包容生命的眼睛感动了我!”

    “九点五分!我太喜欢她的裙子了!”

    “九分!虽然她还需要更加努力,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天分!”

    屏幕滚动间。

    9.16分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不可能!”最先叫起来的是蒋涵:“她的分数怎么可能这么高?!”

    “评委们不会搞错了吧。”

    范芷君也报以怀疑的态度,“照片照的跟个圣母似得,那么假,评委们这样不公平!”

    “唉,人家运气好呗,”汪洋嫉妒的盯着那个分数,想起自己的分数,牙都快酸掉了,“我就说她心眼多,懂得投其所好,你们还不相信……”

    蒋涵哼道:“真是心机!”

    “就是啊,看着真不爽!”

    几人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坐在中间的林落眼神晦暗的盯着图片,心里一片阴冷。

    她居然被李茶超过了!

    她从来就没有输过的大片拍摄,竟然被李茶超过了!!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屏幕最终分数停在了8.16分。

    许悦被淘汰了。

    “恭喜你。”许悦口不对心的说。

    温茶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眼底的记恨,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谢谢。”

    许悦见她洋洋得意的样子,气的五脏六腑都疼,但在偏偏在摄影机下,她还不能说什么。

    她从待定席走下来,按常理给温茶一个告别的拥抱。

    温茶却没有抱她,她往后躲开了她的手,只说:“希望你以后加油。”

    许悦的手愣在当场,她没想到温茶这么不给面子,就连最简单的场面都不做了。

    温茶压低声音对她说:“我不会拥抱,任何一个轻视我的人。”

    我也不会拥抱任何一个伤害过我的人。

    “拥抱是原谅,而我,不会原谅。”

    她说完这句话,没再看许悦一眼,转身一步一步的朝后台走去。

    许悦怔在原地,她没想到温茶会说出这句话。

    拥抱是原谅。

    她不会拥抱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她不会原谅她们。

    那么,她是要报复她们吗?

    她要不要提醒蒋涵和林落?

    正这么想着,安妮在一旁淡淡道:“你该说告别了。”

    许悦回头,安妮继续说:“节目组把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一会儿直接离开吧。”

    许悦:“……”

    温茶推开后台的门,所有人目光灼灼的朝她看过来,温茶似乎没察觉到她们的注视,脸上也没有得到最高分的得意,静静地走到位置上坐下来。

    林落盯了她几眼,阴阳怪气道:“恭喜你呀,超过我了!”

    温茶抬头看她一眼:“谢谢。”

    林落看到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就恨得咬牙切齿,“你这次虽然表现的非常好,不过作为前辈,我还是想提醒你,你这一次表现的太好,下一次如果表现的没有这次好,评委们可是会失望的。”

    “是啊,”蒋涵在一边帮腔:“你又不是林落,次次都能做到最好,你这么用力过度,可是要害死自己的!”

    “对对对!”范芷君也赞同的不得了:“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还真以为自己有点天赋就无敌了。”

    “没办法,我就喜欢逞强。”

    温茶对着林落微微一笑:“毕竟我才十八岁,能拼能闯,时间多的是,能有超过前辈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了。”

    十八岁,超过,机会,这三个字让三人面色一变。

    李茶嘴巴真是越来越毒了。

    她以为她十八岁还年轻很了不起吗?

    不过一次侥幸,还真把自己当天才了!

    林落的面色扭曲了一瞬,她咬着牙道:“你最好能笑到最后。”

    温茶面不改色道:“承你吉言。”

    林落气的真想甩手就给她两巴掌让她认清楚自己是谁。

    蒋涵拉住了她,她凑在林落耳边说了一句话,林落瞬间就安静下来。

    是啊,不急在一时,有的是机会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温茶看她们互相咬耳朵的样子,垂眸笑了一声,这就得等不及了吗?

    不一会儿,节目组宣布这一期结束之后,马上就要进入新的节目,晚上会准备大餐给大家放松心情。

    所有人往楼上走,范芷君在一边叫住温茶,“李茶,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温茶回眸扫了她一眼,“我身体不舒服,要先回屋。”

    范芷君凑上来拉她的手,“就一句话。”

    温茶甩开她的触碰,扫了一眼急忙往回走的林落,对她们想做什么,心里有数。

    “你要说什么,可以到楼上找我。”

    她径直追上林落的步伐,看着她和蒋涵进了房间。

    范芷君又要过来纠缠她。

    温茶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睛非常平静,恍若洞察了一切。

    范芷君被看的心虚,缩了缩脖子,正要说话。

    温茶淡淡道:“聪明些,就不会做这种事。”

    范芷君惊骇的抬起头,温茶已经拉开门,走进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