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荆棘之路(十七)
    剧烈的破风声朝着脸颊划过来。

    温茶抬手挡住了林落的手,目光停在林落气急败坏的脸上。

    “你想做什么?”

    林落挣脱她的桎梏,气极反笑:“你别装了!”

    “我装什么了?”温茶面不改色的盯住她。

    “你故意绊倒我,害我出洋相,还不够吗?!”

    温茶挑眉:“你觉得我是故意的?”

    “难道不是?”

    “你想的未免太多了。”

    温茶轻笑一声:“你堂堂林氏大小姐,金枝玉叶,我怎么有胆子故意害你?”

    “你还想狡辩?”林落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抬手又要朝温茶打过去。

    这个贱人,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吗?

    温茶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推进试衣间内,忍住想把手折断的冲动,笑着说:“所有人都看见我们配合的非常好,如果你现在怀疑我的话,那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以为我怕你吗?”

    林落面上满满的讥讽,“你算什么东西!”

    “是啊,你是不会把我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的,你要是不相信……”温茶想了想,“我们一会儿调监控看看好了。”

    “你也知道的,台下那么多摄影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我是不是故意的,一看就知道。”

    林落面色一变。

    温茶继续道:“如果我被拍到是故意害你,我马上向你道歉好不好?”

    温茶不等林落说话,抓住她的手就要去找导演。

    林落却一把甩开她的桎梏,目光闪烁道:“要找!我自己去找!用不着你!”

    温茶心里冷笑:“林小姐不是怀疑我吗?”

    林落捏紧拳头,忍住心里的怨怒,咬牙切齿道:“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我都不会放过你!”

    “好啊,”温茶摊开手,眉目轻展:“我就在这里,你有种杀了我。”

    温茶的目光很淡,淡的什么也没有,但是眼睛里的薄凉让人触目惊心。

    林落看了一眼就被吓到了。

    温茶,这是要干什么?

    “你给我等着!”

    她打开门,没看温茶一眼,非常狼狈的落荒而逃。

    温茶看着她惊恐的背影,嘴角的笑容一点点消散。

    “傅老师?”

    外面传来助理热切的声音,“你也是来看大秀的吗?”

    年轻的男人点点头,径直朝着里面走。

    助理热情的跟在他身后,“你是来找林落的吗?”

    “不,”傅白摇摇头,目光落在不远处已经换好衣服的少女身上,“我找的,另有其人。”

    他抬脚朝温茶走过去。

    温茶扬起笑脸跟他打招呼。

    傅白垂眸,目光落在她还没卸妆的脸上,轻声说:“你今天……表现得非常好,非常……美……”

    温茶微微一笑:“你今天也很帅气。”

    “是吗?”傅白也忍不住笑起来,“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出去走走吗?”

    温茶张嘴就要拒绝。

    导演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他咳了一声:“去吧,不差那点时间。”

    “好,”温茶点点头,“不过,我需要一点时间卸妆,你能等吗?”

    “当然。”傅白朝她眨眨眼,狭长的眼角弯出优美的弧度。

    卸完妆,温茶跟着傅白往外走。

    经过导演时,外面的助理跑回来提醒道:“范小姐和安老师回来了。”

    温茶停住脚,回眸看过去,导演不耐烦的挥挥手,面带厌恶道:“回来了就让范芷君收拾好东西滚出节目组!”

    他的口吻非常不客气,浓浓的反感让人好奇范芷君到底做了什么事,这么惹他生气?

    温茶表现出适时的诧异,傅白轻轻牵住她的手,声音沉沉道:“后台出事后,我和赵信第一时间调了监控,以后,节目组就没有范芷君了。”

    他没有说出监控里都调出来了什么,不过温茶用脚趾头也能想到。

    她点点头,没再多问。

    傅白拉着她往外走。

    走到门口时,林落从外面推着范芷君的轮椅进来,看到他们,两人的面色瞬间就变了。

    林落心里嫉妒泛滥,忍不住又要讥讽出声。

    傅白静静地扫了她一眼,林落就跟被巫婆把嘴巴缝上了似得,憋出了内伤。

    “走吧。”

    傅白拉着她经过林落身边,恶毒的目光快要戳穿温茶的五脏六腑。

    “不用怕她们。”

    走在秀场外灯红酒绿的街道上,傅白轻声说:“她们以后,都不会伤害你了。”

    温茶正要问她们怎么就不会伤害自己了。

    傅白低声说:“你饿了吗?带你去吃饭吧。”

    因为时间太紧,傅白没有带她去很远的地方,就近找了一家西餐厅,给她点了一桌好吃的。

    他非常自来熟的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喜欢吃哪个就吃,不喜欢就给我。”

    温茶:“……”

    温茶看向他点的菜,全都是自己爱吃的。

    功课做的很不错。

    “我去医院看你姐姐了。”

    温茶惊讶的抬起眼睛,傅白继续说:“她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

    温茶手指一紧:“你,你怎么知道……”

    傅白垂眸盯住她好看的脸,目光锁住她所有的样子,“有点好奇,你把钱都给了谁。”

    节目组不让带手机,也不让带钱,可以说是有钱没地花,她就算再怎么缺钱,也不可能在比赛还没结束的时候接受他的合同。

    可是她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并且主动提出了酬金的要求。

    “抱歉,”傅白的手指在桌侧轻轻的动了动,“我不是有意去查你的**。”

    “我就是对你有点好奇。”

    他比了一个非常小的指缝,表示自己的无辜。

    “没关系。”

    温茶用纸巾擦了擦嘴:“我姐姐,她,情况怎么样?”

    “她很积极的配合医生治疗,心理很健康,病情也没有恶化。”

    温茶松了口气:“谢谢你。”

    见她真没生气,傅白扬起嘴角:“没关系,以后我还可以经常去看她。”

    温茶眼睛动了一下,心里的拒绝,划到嗓子眼,变成了笑容。

    “那就麻烦你了。”

    她的笑容,有些疏离,带着被人拆穿窘迫的不适,这样的不适恰到好处,却没有尴尬的反感。

    “吃饭吧。”

    傅白把东西推到她面前,目光非常安静,“我知道我的行为,可能会让你不舒服,但是,我没有想让你难堪的意思,我,我就是想了解你,是基于好奇,没有任何轻视你的意思,相反,我很看重你,比任何人都看重,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你的意思。”

    放下餐具,对上他的眼睛,问了个牛马不相及的问题,“我姐姐的医疗费还够吗?”

    傅白想也不想说:“我已经让医生准备她的手术了。”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