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荆棘之路(二三)
    第二天七进六强,m国评委淘汰掉了另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模特。

    剩下的六个人再进一轮比赛,角逐出五强之后,m国的评委就会亲自到节目组来。

    当天下午,节目组带着选手们去了西藏,于布达拉宫内,拍摄一组独具藏族风格的大片。

    换上民族服饰,化好妆,一边的工作人员低下头和温茶说话。

    “李茶,最近几期的节目我都看了,你现在在外面的名声可大了,有好多人喜欢你呢!”

    温茶眼睛一亮:“真的么?”

    “当然!”工作人员如假包换的点点头,“节目出了以后,一开始是有好些人觉得你太稚嫩了,但是这几期下来,你表现的非常好,在外面非常受欢迎,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了,好多人都说,最后一定是你和林落争冠军。”

    温茶脸有些红,受宠若惊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这算什么?”工作人员罢罢手,“我看最近这几期,林落好像都表现得不尽如意,你加加油,争取拿个第一名。”

    温茶没接这话茬,“大家都很好,第一名,还是要看谁更适合女王裙摆。”

    “说的也是,”工作人员点点头,“不过我们都很看好你,加油!”

    “谢谢。”

    整理好衣服,温茶站起身,朝傅白走去。

    第一个拍摄的是汪洋。

    她一身藏族风格的长裙,梳了两个大长辫,看起来非常有韵味。

    她拍摄过后,轮到了温茶。

    她下场对上温茶的眼睛冷笑一声,什么话也没说,朝林落走去。

    温茶穿过傅白的身边,走到了屋门口,半倚在屋前,目光幽远的看向傅白,脸上一片静谧安然。

    傅白举起摄影机,轻易的找到最适合她的角度,拍下了照片。

    温茶换了个姿势,面色更柔和了些,他扬起嘴角,挑了一个她面部表情最静谧的样子。

    等他拍完,温茶从屋门前走下来,换上了林落。

    林落似乎也想去屋门口,温茶的那张照片她在后面看了,非常适合今天的主题,只要她也去拍同样的场景,把温茶的气场压下去就能狠狠的打脸温茶,到时候,m国的评委一定会知道到底是谁在模仿谁。

    她走到屋门口,还没摆好姿势,一边的安妮皱起眉头,提醒她:“你要不要再重新想想?”

    林落心里的小九九,别人不知道,安妮倒是非常清楚。

    林落瞥她一眼,讥讽一笑:“这个地方难道被李茶包了吗?只能她用我们都不行?”

    安妮见她死鸭子嘴硬,懒得和她多说:“你觉得没关系就行。”

    林落当然觉得没关系,她还觉得非常合适。

    别人不是说她模仿李茶吗?现在她就要让所有人认清楚,不是她模仿李茶,而是李茶根本上不了台面!

    林落摆了跟温茶相去不远的姿势,目光闪烁的盯着傅白,脸上一片故作的宁静,她以为自己表现得非常完美,殊不知,那双不安分的眼睛早就出卖了一切。

    傅白放下摄影机,盯住她:“林小姐,你确定要这样拍摄吗?”

    他的面色很认真,似乎想和安妮一样提醒她什么。

    林落心里嗤笑一声,傅白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怕自己打败温茶吗?

    他不让她这样,她偏偏就要跟他们作对。

    到时候,她会让他知道选择温茶究竟是多错误的决定。

    “我拍过那么多片子,当然知道该怎么拍摄,傅老师刚接触人物拍摄,经验尚浅,就不劳傅老师费心了。”

    她说的轻松,可是言辞间,对傅白的轻视让人皱眉。

    一边的导演正要上去怼她,傅白对他摇了摇头,导演只好作罢。

    眼见傅白没接自己的话,林落以为自己戳到了傅白痛处,得意的扫向傅白,“傅老师如果没意见,可以开始拍了。”

    说罢,她感觉良好的摆了好几个姿势,媚眼如丝的朝傅白抛媚眼,就算傅白是个睁眼瞎,她也拍的兴致勃勃。

    她拍完下来给了汪洋一个拥抱,这才得意洋洋的朝温茶勾唇一笑。

    温茶把她当个透明人一样,拿了瓶水递给傅白,等到拍摄完毕,和工作人员一起收拾东西回帝都。

    就在林落以为自己会狠狠打温茶脸时,第二天一早,m国办公室的评委却对她的模仿,大加反感。

    “林,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林了。”

    最痛心的莫过于当初非常看好林落的布鲁斯,“她现在让我非常为难。”

    路易在一旁摊手表示自己的无奈:“作为一个摄影师,理解林想压过李的竞争精神,这样的精神一直都存在于时尚界,并且愈演愈烈,但这一次,林实在没走好自己的棋。”

    如果林落压过了温茶,那当然完美的证实了自己,他们无话可说,但是现在,她不仅没有压过,还表现的非常糟糕,这就是另一说了。

    “站在造型师的角度,我想我可以来点评点评。”琳达审视的目光落在两张照片上,严肃道:“林和李的这一次服装搭配,风格可以说是南辕北辙,李的裙子非常神秘,仿若宫殿里忧郁的藏族公主,她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林的服饰,则偏向于牧羊少女,偏向于活泼自由,她如果用这套服饰来和李一起表现神秘,严格意义上讲,恐怕不妥,最严重的是她的手脚僵硬,表现太过刻意,我看不到她的认真,这实在太不讨喜。”

    “就是这样,”路易非常赞同她的说话,“林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她几乎失去了模特应有的敏锐嗅觉。”

    “林,还需要进步。”路易不想再看引不起兴致的片子,发出一声叹息,“她应该多点信心。

    “她恐怕是信心满满。”布鲁斯虽然也赞同他们的说话,不过却想的更多,“前几次比赛应该给了林非常大的压力,她这一次剑走偏锋,实在叫人心痛。”

    琳达摸摸嘴角:“这恐怕和摄影师也有关系。”

    “不,”路易摇摇头,“摄影师一定提醒过她,不管如何,这是我们的职业道德。”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林自己想好的。”

    “当然,”路易点点头,“所以我才说,林让人失望。”

    简直把一手的好牌,打了个稀巴烂。

    “好吧,我这次恐怕要对林说声对不起了,”布鲁斯摇摇头,给出了自己有史以来的最低分。

    “我恐怕不能和你一样,”路易摇摇头,叹息道:“林,之前的表现还让我相当惊艳,我还想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他给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分数。

    “我和你一样吧。”琳达也不想看林落就这样被淘汰,“如果下次她还不知悔改我恐怕不会这么大度。”

    站在打分室,满怀自信的等着自己分数的林落在看到屏幕上触目惊心的分数时,只觉眼前一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她的分数,什么时候,持续这么低过?

    6.15分!

    刺目的低分,像是一把刀,插得林落头晕目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