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荆棘之路(二五)
    傅白盯住林落:“我可不知道,我女朋友的姐姐,需要你来帮忙了。”

    女朋友……

    原来是女朋友吗?

    林落被傅白宠溺的语气刺激到了。

    她不相信傅白这样的人,会对温茶是真爱。

    如果傅白要喜欢,也应该喜欢她这样的大小姐才对!

    她忘记了自己的初衷,甩手就要给温茶一个巴掌。

    傅白反手把她的手一折,林落疼的眼泪一下流出来,她狠狠地瞪住傅白,“你,你怎么敢?!”

    傅白心说,怎么不敢了?

    “你应该庆幸我不打女人。”

    傅白眼睛里一片冰霜,看着林落的目光,像在看死人。

    “你如果再不知收敛,就不用当你的大小姐了。”

    林落心里一慌:“你什么意思?”

    傅白却是不看她,牵着温茶往外走,“一会儿让人给你换个房间。”

    林落见他不搭理自己,追出去,大叫道:“傅白,你给我说清楚!”

    傅白回眸,眼底薄如寒霜:“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追出来。”

    林落没有听出他的画外音,她甚至觉得傅白在装腔作势:“你想要干什么?你要是敢对林氏出手,我就要李茶付出代价你信不信?我的手里有很多她的视频,你要是识相就别惹我!”

    “是么?”傅白勾唇笑起来,“那你就来吧,让我看看你还有多少筹码。”

    他的眼睛非常冷,冷的没有一点生机,凝固在林落身上时,让林落有种自己已经死了的错觉。

    她招架不住这样的目光,后退一步:“你别以为你们傅家能只手遮天!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什么都不怕!”

    “不怕就好。”

    傅白笑了一声,他没再说一句话,拉着温茶下了楼。

    林落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出了一身冷汗。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傅白是不会放过她的。

    边上看了一会儿好戏的汪洋拉开屋门,叫了她一声:“你惹傅老师做什么,他要是记恨你,在拍摄上给我们穿小鞋怎么办?”

    林落惊惶的瞪了她一眼,“刚才听见的东西,你最好三缄其口,否则,要你好看!”

    林落狠狠地把门关上,从枕头下拿出最新款手机,就要家里打电话。

    汪洋站在门口冷笑一声,“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大小姐了,以后,没了身份,这位大小姐可怎么活呀……”

    从林落和傅白的对话中,不难看出,傅白的身份比林落的要尊贵的多,林落不知好歹得罪了傅白,还天真的以为傅白不会拿她怎么样,可就看傅白离开的样子,林大小姐的好日子,恐怕也是到头了。

    下楼后,傅白当即让工作人员收拾了一个屋子出来。

    “以后就住一楼吧。”

    他指了指边上的屋子,“我住你边上,有什么事,你找我很方便的。”

    温茶点点头,微微一笑:“刚才,谢谢你。”

    “谢什么?”傅白目光温热的落在她脸上,“我一个大男人,还能让她欺负我的女朋友吗?”

    温茶脸上烧的慌:“反正,我欠你很多就是了。”

    “知道就好。”

    傅白把屋门打开,“以后你有的是机会还给我。”

    说到这,他回头盯住温茶,“比如,你现在亲我一下,我就上去把你的行李收拾下来。”

    他说的吊儿郎当,颇有些风流倜傥的味道。

    温茶扫扫他的脸:“亲哪?”

    傅白不要脸:“当然是嘴巴了。”

    温茶:“那我还是自己上去拿东西吧。”

    “别,”傅白微微弯下腰,凑近她:“亲脸也算数。”

    温茶:“……”不想亲了……

    傅白:“……”

    收拾好东西,温茶住在了傅白的隔壁,至于楼上就留给林大小姐一个人好了。

    林落在房间里打电话,温茶收拾走东西后,她就一直在打电话。

    家里的电话,根本打不通,就连一直疼爱她的妈妈,也没接她的电话,她心里有点慌。

    想到傅白下午说的话,那股不祥的预感,愈演愈烈。

    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她还没说一个字,父亲劈头盖脸的咒骂让她如遭雷击。

    “林氏股份是动荡,但是还不至于跌的这么快,只要凑齐周转资金,我们就能度过这个难关,但是现在晚了!傅家忽然开始打压我们,你这个孽女,你在外面究竟做了什么事?!傅家派人来,大张旗鼓的说要给你一个教训,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得罪了傅家,没有一个人敢帮我们!你说,是不是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孽障?!我是怎么教你的!你就是这样来回报我们的吗?!”

    “林氏完了!”

    她父亲说:“林氏马上就要宣布破产了,我们彻底完了!你高兴了吗?!”

    林落心说,我一点也不高兴!

    她根本没想过,傅白真的会对林氏出手……

    仅仅是一个下午的时间,林氏就要宣布破产了,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不可能!”

    她对自己说,傅白不可能会这样对她。

    然而,傅白就是这么残忍!

    她跌坐在地上,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她不敢想象自己失去林大小姐这个身份以后该怎么办?

    “我去求傅白,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一定会让他放过我们!”

    “你最好不要去,”林母听到她的话就来气,“如果你真的得罪的是傅白,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你越是纠缠,林氏会败得越快。”

    “为什么?”

    为什么?

    林母苦笑一声:“傅白是傅家最不能得罪的,你不知道吗?”

    那个年纪轻轻的男人,虽然当了摄影师,但是经商的天赋却是同辈中的佼佼者。

    “任何得罪过他的人,都不可能抽身而退。”

    商场如战场,对他有所耳闻的人,都对他非常忌惮。

    “你想要他放过林氏,比去天上摘星星都难,你如果还想为林氏着想,就马上回来,我们和周氏联姻。”

    周氏……

    林落是知道的。

    周氏的大少爷非常喜欢她,在林氏出问题之后,非但没有远离,还相当有诚意的要求和她联姻,一心解决林氏的问题。

    但是她看不上周勋,她厌恶透了他深情款款的样子,但她不敢真的拒绝,最后才决定参加女王裙摆,想摆脱周勋的追求,现在,她要回去和周勋结婚吗?

    不!她不会嫁给一个没有一点尊严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