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荆棘之路(二七)
    第二天一早,节目组去了最后的拍摄地,要在帝都最大的体育馆,举行一场大秀。

    大片拍摄和秀场发挥是女王裙摆最重视的两项。

    一个考验模特们的表达能力,另一个直接展示了模特们的基本功和气场。

    节目组十余期的节目里,十有*都是平面拍摄,侧面展示选手们的个人魅力。

    但这一次的大秀,m国的评委们会亲自到场,一起选出最能hold全场,也最适合女王裙摆pink秀的模特。

    节目组为了撑场,把之前的参加节目的三十强全都请了出来,和五强一起走秀。

    三十强,一个模特三套衣服,其余五强,每人则有五套衣服。

    开场嘉宾照例是汪洋,过场之后,紧接着是温茶,林落,朱桢,以及丁素。

    第一套衣服非常华丽。

    汪洋穿上了洋装,活像个小公主,非常活泼,林落是一身飘逸白裙,宛若仙女,温茶则穿上了优雅的瑰红色修身长裙,五人陆陆续续的走出来,台下,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m国的三位评委就坐在舞台正前方,一动不动的关注着选手的表现,时不时露出欣慰或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汪洋走到最前方,琳达极具审视的目光,让她心里一慌,腿软了一下,就在她快要跌倒时,温茶面不改色的走到她面前,轻轻扶了她一把,汪洋诧异的回眸,温茶已经优雅的从她面前经过,走到了琳达面前,露出了一个甜美梦幻的笑容。

    琳达眼睛一亮,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原本对温茶升起一丝好感的汪洋,在看到琳达对温茶的笑容时,所有的好感,全都化作了厌恶。

    想在评委面前扮好人,想得美!

    等到温茶下场换了第二套衣服时。

    汪洋在门口跟面色不善的林落对视了一眼。

    林落眼睛闪烁间,抖落出一丝阴毒的光芒。

    她之前跟周勋打电话了,也迅速的答应了周勋的求婚,周氏马上给岌岌可危的林氏注入了资金,解了林氏燃眉之急,在她一如既往的软磨硬泡下,周勋终于答应她,只要她拿到女王裙摆冠军,就会全力支持她的工作,让她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反之,她就要放弃在外面抛头露面,马上嫁给周勋,在家里相夫教子。

    但她怎么可能被一个周勋套住。

    用事业暂时笼络住周勋,是她许给周勋的一个美梦,等她拿了第一名,走上女王裙摆的红地毯,到时候名气财富都抓到手里,林氏也就不需要周勋这块垫脚石,届时她自然就可以摆脱周勋的纠缠,过上属于她的舒坦日子。

    但在这之前,她还需要解决掉冠军之路上,最大的一块绊脚石!

    汪洋用眼神跟林落达成目的后,两人分别进了试衣间。

    温茶换好衣服出来。

    汪洋已经走了出去。

    她这次穿的是小西装,走起路来,步步生风,非常干脆利落,出场时,路易就眼前一亮,对着布鲁斯夸赞了她几句。

    布鲁斯时不时点点头,正要和琳达再说几句时,温茶从她身后走了出去。

    温茶也穿了一身西装。

    上次是最难驾驭的银灰色,这次,也是同样难以镇住的酒红色。

    酒红色是非常高级而不失优雅的色彩。

    穿上这种颜色的人,必须要有非常好的气质,以及同样厉害的磁场,两者结合在一起,才能完美的展现出它的华丽和质感。

    穿着亚麻色西装的汪洋一出场或许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但是当温茶就现在她身后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从汪洋身上移开,落在了她身上。

    如果说汪洋把西装穿出了西装应有的味道,不多不少,不失美好,那么她身后的温茶,就把衣服,穿出了另一种效果。

    一种高雅而矜贵的迷人气势,这样的气势十分难得,仿若模特身上带有天生的特质,神秘而美丽,就像是席卷而来的潮水,又像潮汐褪去后的沙滩,让人为之疯狂,甚至为之震撼。

    原本还在和琳达说汪洋的布鲁斯,看到温茶的那一刻,眼珠子都不会动了。

    “这是,李?”

    他不可置信的碰了碰路易的手臂,“这,真的是李?”

    路易虽然看过温茶的走秀,不过置身现场,才发现温茶身上的气质,简直让人无法自拔。

    “这就是李,”路易激动的说:“她真是太让人着迷了!”

    一向对模特挑剔的琳达,也不由得发出赞叹,“她的台步走的非常好,如果她是个男孩子,我一定会追求她!”

    “太完美了!”

    布鲁斯的眼睛一直追随着温茶的身影,“东方有句老话,叫萤火怎能与日月争辉,以前我还不觉得,现在,把李和汪一比,我终于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李真叫人刮目相看!”

    “我也是爱死她了!”

    路易心里有些蠢蠢欲动,“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想让她当我的预约模特。”

    “好了好了,”布鲁斯罢罢手,让他安静,“我会把你的请求反应给首席执行官的。”

    汪洋转过身时,看到了路易眼里的惊艳,当她发现,这样的惊艳是给身后的温茶时,心里的怨怒累积到了最高点。

    在和温茶擦肩而过的同时,她想也不想的伸出腿,想要让温茶摔个四仰八叉,让所有人都看看这才是温茶的真面目!

    温茶在她伸出腿的同时,迈过她的腿,继续往前走,西装的裤摆拂过汪洋的脚,似乎没发现她的小动作。

    汪洋见她躲过,心里暗恨,正要再想办法使绊子,不远处一道无法忽视的冷光,让她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她侧目看去,在对上傅白冰冷的眼睛时,满肚子的怨恨,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消失的一干二净。

    她抽回腿都几乎是踉跄的往回走,生怕傅白记住她的样子,对她进行报复。

    然而,她还没走几步,身后的温茶漫不经心的走到了她身后,脚步优雅,不紧不慢的样子,像是追逐着猎物的凶兽,让她毛骨悚然。

    温茶已经知道她想干什么了,她是要找她算账吗?

    这么一想着,汪洋的步子越走越凌乱,不仅失去了节奏,还在下台时,差点被子里绊倒。

    她的表现被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一开始对她还有些印象的人,看到这里,除了鄙夷和轻视,眼睛里也没剩什么了。

    这么大的活动,派上了这种不认真,走路开小差的选手,真是最大的败笔。

    汪洋丝毫不知道这些人对她的评价,回到后台,她直接去找了林落。

    想把傅白的事告诉她。

    温茶云淡风轻的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进了林落的试衣间,扬唇冷冷的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