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荆棘之路(二八)
    第三套衣服是比基尼。

    温茶很少穿比基尼。

    淡紫色的衣服穿在身上时,露出了大部分光洁如玉的肌肤。

    这具身体才十八岁,正当青春好年龄,皮肤散发着月牙白,却不过分枯燥,因为锻炼的好,身上没有一点赘肉,看起来匀称健康,非常正能量。

    温茶推开门走出去。

    汪洋穿了一身镶金丝的黑色内衣已经站在门口,跃跃欲试。

    林落穿的是粉白色,三人站在一起,三种不同风格,一起走出去,争先恐后的目光,热切的让人脑袋发热。

    三人轮流走了一圈之后,手拉着手往回走,重新和其余二十五个模特一起走了一遍。

    走到中途,手拉着手的五个人就要分开走。

    温茶放开汪洋手的同时,汪洋非但没放开,还把她的手,拽的死死的,一边儿的林落,把手放在了她的后背上。

    温茶想起原主的前世,也是在这个时候吧。

    她回眸对着林落微微一笑,甩开汪洋的同时,把林落的手从背后狠狠一折,骨头断裂的声音,听在耳朵里触目惊心。

    一旁还想帮助林落的汪洋整个都愣住了。

    她没想到温茶会这么狠。

    林落痛的眼睛都扭曲了,她是要发出尖叫的,但是当她看到温茶眼睛那一刻,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觉得那双眼睛特别冷,冷到了骨子里,只剩下满满的杀意。

    她还没缓过来,温茶已经丢开她的手,跟着模特沿着秀场开始走了。

    林落出师不利,正要再想办法给温茶难堪,她的脚才往前一步,还没走出去,只觉背后一凉,似乎有凉风刮过,她还没想到是怎么回事,下一秒,她身上轻飘飘的比基尼就从肩上掉了下来。

    白花花的肉,赤果果的呈现在摄影机里,偌大的屏幕上,全都是林落衣服掉地的模样。

    不少人被这一幕,刺激的惊呼起来,林落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掉、了。

    “啊!!!”

    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抱着自己的胸,不敢相信的尖叫着往后跑,她一路上撞到了好几个人,等快跑到台下时,脚下一滑,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她满脸惊惶的爬起来,遮住自己的脸往外走,想要躲避掉所有的视线,然而争先恐后追进来的摄影机将她围了个水泄不通。

    女王裙摆模特比赛上,选手为上位,不知检点,大露风光,这一定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头条!

    林落推开摄影机,疯狂的冲进了换衣间,看着身无一物的上身,想象着外面无数的摄像头,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那就是,完了。

    彻底,完了。

    她颤抖着手给家里打电话,家里没人接电话,她不得不把电话打给了周勋。

    现在,只有他,只有他能来接她了!

    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林落吸引走时,温茶面带微笑的对着评委席微微一笑,结束了这一轮的走秀。

    回到后台,林落已经不在了。

    想来也应该是无地自容的想要自行了断了。

    汪洋惊慌失措的走进后台,脑袋里还是一片浆糊。

    她根本想象不到,准备的天衣无缝的林落,会被温茶识破。

    温茶不仅识破了,还让林落自食恶果,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她了?

    她战战兢兢的靠在温茶的换衣间,颤抖着声音叫了声温茶的名字:“我知道,林落的事情是你做的,你是在报复她,她罪有应得,但是我,我没有坏心眼,我也没想把你怎么样,你可不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我计较。”

    温茶面不改色的换好衣服,打开屋门,看着她惶惶不安的模样,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没有坏心眼了?”

    汪洋被她看的浑身打摆子,“我,我就是鬼迷心窍,你相信我,我都是被林落蛊惑的,我不是有意的!”

    “好啊,我相信你。”

    温茶点点头,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但是,你拿什么让我相信呢?”

    汪洋面色一怔:“你想做什么?”

    温茶云淡风轻道:“一会儿在台上,和林落一样,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吧。”

    汪洋根本没想过她会提这么过分的要求,她浑身都颤抖起来:“不行!我不能这么做!这样会毁了我的!”

    “你也知道会毁了你的啊,”温茶嗤笑起来,“那你应该也知道这样也会毁了我。”

    汪洋身体一缩,“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是吗?”

    温茶唇角的笑意加深,面上却是一派平静,“你和林落偷偷联合起来,打算让我在台上出丑的时候,你想过你会毁了我吗?你没有想过吧,”温茶摇摇头:“你们只会想着怎样把气撒在我身上,怎样让我难堪,然后把我赶出节目组对不对??”

    汪洋心虚的不行:“你不要信口开河,一切都是林落做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啊,就是因为她是主谋,所以她马上就得到报应了呢。”

    温茶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指甲都要陷进她的肉里去,“就算林落是主谋,可你也不能幸免啊,你说你做了这么多错事,我该怎么放过你呢?你既然不想在台上脱衣服,那就必须拿出同样的筹码来让我消气才行,否则……”

    “你知道的,我比林落狠多了。”

    温茶甩开她的下巴,微笑着看着她胆战心惊的模样,笑的明媚而绚烂。

    “一会儿上台,如果你没有拿出自己的诚意,就别怪我了。”

    她说完这句话,不再看满头冷汗的汪洋一眼,径直走到门口,和安妮打了个招呼。

    安妮站在门口,跟聋了一样,似乎没听见她们之间的对话。

    看温茶过来,她甚至还微微一笑,言辞间再没了之前的盛气凌人,颇为客气道:“之前是我小看你了,做了些让你不高兴的事,我郑重的向你道歉,以后,可别给我小鞋穿。”

    自从温茶跟傅白好上了,节目组谁不知道温茶傍上了一条金大腿。

    这金大腿的姐夫是节目组导演,姐姐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傅家长女,他自己本人更是帝都令人趋之若鹜的贵公子。

    现在这贵公子心甘情愿折在了温茶手里,看起来不像是圈里的钱色买卖,更像是男女之间正常交往,而且是奔着结婚去的。

    抓住傅白,温茶就相当于拿了一柄尚方宝剑,想捅谁,就能把人给捅死了还不用负责。

    以前所有人都看不上温茶,觉得她上不得台面,走不了太远。

    现在,仅仅只是一个傅白,就能让她扶摇直上,前程万里。

    命运,当真是奇妙至极。

    这不,轮到她给人当孙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