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宦祸天下(二)
    沛公公把人领到门口,那面容枯槁,一副尖刻样貌的江嬷嬷拿着鞭子走出来,目光跟淬了毒的钩子一般,在两个小宫女身上划过。

    她看向沛公公,嗓音沙哑而冰冷:“这是新来的?”

    沛公公面带笑容应了一声:“娘娘叫杂家带过来让江嬷嬷瞧瞧。”

    江嬷嬷仰着鼻子哼了一声:“长得倒是挺机灵的。”

    她说的好听,口气里却是满满的嫌恶。

    沛公公似乎没听出来,光洁的脸上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来,“一切还得看嬷嬷的意思。”

    江嬷嬷很享受这样的恭维,她挥挥手,“你且去吧,这两个小蹄子,我会好好的教养一番,三日之后,若是过关了,亲自送到娘娘那儿。”

    沛公公的笑容明显加深,“那就有劳嬷嬷了。”

    沛公公扭过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吓蒙的小姑娘,扭着兰花指,道:“来江嬷嬷这儿,是你们的福分,以后,可得好好听嬷嬷的话。”

    两个宫女急忙对他行了个礼,心里哪还有一点反叛的心理。

    沛公公没再说话,沿着来路往回走了。

    江嬷嬷提着鞭子走到两个宫女面前,没了沛公公在场,脸上的阴冷,不加掩饰:“既然是新来的宫女,就要懂这钟粹宫的规矩,此事沛公公可是知会你们了?”

    两个宫女忙不迭的点头。

    江嬷嬷又道:“既然知道的都知道了,本嬷嬷便教教你们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奴才。”

    她转过身,指了指身后已经被打的半死不活的宫女,“这是前两日刚来的绿俏,本是个知事的奴才,可偏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娘娘没把她送去刑房是给她保全颜面,不过,她的下场会比去刑房更不堪。”

    两个宫女,再看了看那被打的鲜血淋漓的绿俏一眼,当真是生不如死,纷纷抖了抖身体,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这,就是我要教你们的第一点,”江嬷嬷死板的脸上出现一丝狠毒,她的声音冷而尖锐:“永远要认清楚自己是谁,是奴才,就要永远把自己放在奴才的位置上,主子给你什么你收着,让你做什么,你只管去做,若是平白生出攀龙附凤的念头,到头来,求生不能,求死无门,就是你们的下场。”

    江嬷嬷的声音很平静,似乎说过无数次这样的话,可是言辞间的冷厉,让人不寒而栗。

    两个宫女急急忙忙的应下,只差发毒誓来证明自己的忠心。

    江嬷嬷见两个都是心里有数的,面色缓了一瞬:“这第二点,就是侍奉娘娘,如何侍奉主子,于嬷嬷恐怕教过你们,不过贵妃娘娘,可同一般的主子不一样,你们需得更上心才对。”

    两个宫女见她言辞软和下来,心下松了口气:“都要注意什么,嬷嬷且说。”

    江嬷嬷把鞭子往那小屋里一放,看也不看被她打的半死不活的绿俏一眼,锁上门,把宫女们往小院里领。

    钟粹宫边上的小院,专是奴才住的地方。

    “娘娘平日里,有晚起的习惯,不到时间,你们绝不可以去叨扰了娘娘睡眠,若是招了嫌,定是要受罚的,最重要的是,娘娘饮食清淡,爱绿蔬,不喜荤腥,且对海里的膳食非常忌惮,有些东西沾不得半分,你们须记好了。”

    “是!”

    “还有,娘娘性子温柔恬淡,常时不喜色彩斑斓之物,衣着淡雅清丽,配饰更是简单华美,以后,你二人常伴娘娘左右,万不可在这方面犯了糊涂。”

    江嬷嬷板着脸,说的一本正经,见两个宫女恭恭敬敬的应下,她才继续道:“娘娘诸多习惯,一时半会儿道不完,不过,接下来三日,有的是时间让你们记住,你们且在这儿住下。”

    江嬷嬷指了两处,最偏远的房屋,道:“一会儿有人给你们送被褥,你们收拾收拾,明日一早,本嬷嬷再来寻你们。”

    说罢,她没再去看两个宫女,一心惦念着小屋里的绿俏,转身就走了。

    两个小姑娘面面相觑半晌,各自苦笑一声,进了那小的几乎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小屋。

    下午,内务府派人送来了薄的惊心的被褥,两个宫女便在钟粹宫住下来。

    第二日,那位江嬷嬷又来押着她们结结实实学了三日的的规矩,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才大发慈悲的将她们发回了贵妃娘娘那儿。

    彼时,钟粹宫的庭院里,九月的木樨花树下,散了一地清香。

    一身华美宫装的贵妃娘娘,正娇笑着摆弄白玉棋盘,她对面坐了个身着明黄龙袍,浑身威风的男人。

    男人脸上带着些许倜傥的笑容,拉着贵妃娘娘的手,又亲又摸,动作十分张驰大胆。

    那可不是旁人,正是大周国正当壮年的皇帝。

    皇帝周齐生的英俊金贵,尽管已经上了年纪,也能看出年轻时的风流潇洒。

    若非眉间的虚浮暴露出了他沉溺温柔乡的真面目,远远看来,可不正是郎情妾意的好光景吗?

    兰舒轻笑着从周齐手里挣脱出来,眼波流转间,媚态横生:“皇上这几日,真是越发不正经了。”

    周齐哪能受得了她这般姿态,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对着她的眼睛亲了一口:“爱妃如此勾着朕的心,朕又如何正经的起来?”

    这大抵是称得上对一个女人最好的盛赞了。

    贵妃果然笑的眼睛都睁不开,“皇上就知道消遣臣妾。”

    周齐却是顺水行舟,嘴里跟撒了蜜一般:“朕哪敢消遣爱妃,朕的心里有谁,爱妃不是最清楚了吗?”

    贵妃娘娘柔和的眉目一扬,带了几分娇横,“皇上口口声声说心悦臣妾,昨儿,可不又给臣妾添了位新妹妹?”

    说者看似无心,听者却是有意。

    想到昨儿那位身子娇嫩,哼哼唧唧了半夜的主儿,周齐身体一绷,心头回味了片刻,脸上依旧是笑的:“长平刚进宫,恐怕还得有你这个姐姐多多照拂。”

    贵妃娘娘眼底一暗,面不改色的应下来:“德妃娘娘是宰相大人的嫡女,臣妾自当好好提携。”

    “好好!”周齐最爱她这善良包容的模样,当即让人赏赐了不少好东西下来,“今儿,朕就在多陪陪爱妃。”

    说罢,两人差人摆开棋子,正要继续下棋,外面的江嬷嬷面色不善的跑进来,“娘娘,金华宫的张公公前来,说是德妃娘娘身体欠安,要皇上,去瞧瞧……”

    话音未落,兰贵妃手里的棋子都要被掐碎了,她回头看向周齐,“陛下,这……”

    周齐已然站起身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笑道:“昨儿侍寝后,长平身子没好,朕去恐怕是要去看看的,只是委屈你了。”

    兰贵妃脸上的笑容有些扭曲,却生生挤出温婉来,“皇上关心妹妹,实属应该,臣妾没有怨言。”

    兰贵妃做足了大度妃嫔应有的姿态,这让周齐龙心大悦,“朕爱的果然是你这样的女子,且等朕回来。”

    他把手从兰贵妃脸上收回,带着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兰贵妃坐在原地愣了片刻,脸上的笑容生生拧成了妒忌,她狠狠地将白玉盘掀落在地,眼睛红的如同浸了血一般。

    等等等,她还要等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