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宦祸天下(八)
    介于司礼监的嫌弃,温茶没再多嘴问他一句话。

    好吧,实际上是不敢。

    等到把东西吃成残肢碎渣,温茶正想找个地方毁尸灭迹,司礼监静静地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把东西给我。”

    “什么?”

    司礼监弯下腰,从她手里收捡起那堆荷叶,目光冷淡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他像来时一样,带着那堆东西离开了。

    温茶:“……”这人怎么跟风一样……

    她抹了一把嘴,也没过问他的名讳,等到天色暗下来,才收起东西往回走。

    傍晚,夏秋回来之后说皇上今夜召见了贵妃娘娘侍寝,桃然守在宫门口,她可以先行休息。

    两人窝在一起,正要入眠,温茶想起司礼监,漫不经心的问了句,“那位东厂的督主,他,叫什么名字啊?”

    夏秋以为她只是好奇,不疑有他的想了想,“听江嬷嬷说,他姓季,宫里的都叫他季督主,至于名什么,就不知道了。”

    温茶点点头,合上眼睛就睡了。

    第二日一早,天色开始发冷了。

    院子里起了一层淡薄的雾气,温茶搓着手把院门口扫完,一个小公公从门前经过,他身后跟了个面色不好的姑娘,正急匆匆的往太医署赶。

    “娘娘近几日食欲不振,还生了风寒,可急死人了。”

    “可不是嘛?”身后的姑娘也急得加快了步子,“自陛下不来金华宫之后,娘娘这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我真担心……”

    两人说着就跑远了。

    温茶却是认得他们的。

    那是金华宫,德妃的宫女清月。

    太医诊断出德妃以后受孕几率极低之后,皇上就不爱去金华宫了,宫里的德妃娘娘失了孩子,又失去了皇恩,心思郁结,再加上身体里的暗疾,身体慢慢的便拖坏了,太医署的太医来来往往了好几次,也不见好。

    宫里人都清楚,那位妙龄的娘娘,时日恐怕无多了。

    温茶虽然对这些不在意,不过作为一个知情人,心里不免有些唏嘘。

    日子过得很快,等到冬天来了的时候,金华宫的那位娘娘已经卧病不起了。

    从盛宠到极衰,阴冷的宫闱,只给予了她短短一个秋季。

    温茶扫完雪,在树叶落尽的木樨树下,等人,没过多久,一身蓝黑相间的身影从雪地在的小路上走过来,来人身配长剑,眉目锐利,生的是煞气冲天,面带威严。

    温茶看到他,眼睛一亮,站直身体正要迎上去,那人已经快步走到了她身边。

    面色淡淡的提醒了一句:“当心路滑。”

    温茶没有动弹,只双眼明亮的喊了他一声“季督主”。

    司礼监从怀里掏出个热乎乎的小盅递给她,颜色清冷道:“喝吧。”

    温茶揭开小盖,里面是熬了不知几个时辰的鸡汤,浓郁的香气散落在冰冷的空气里,驱散了手指的冰凉。

    温茶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司礼监,嘴巴跟抹了蜜似得,甜津津:“多谢大人。”

    司礼监扫了她日渐白嫩,养的软绵绵的婴儿肥一样,垂下眼眸,“无事。”

    温茶拿着汤匙喝了两口汤,扬起眼睛看他,“大人,今年会在宫里过年吗?”

    司礼监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眉头动了动,冷冰冰道:“若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大内总管,我会一直在这里。”

    温茶点点头,期待的说:“那大人到时候一定要来看我呀。”

    她的眼睛非常亮,比冬日的微雪还要惹人喜爱。

    司礼监手指顿了顿,“有时间便来。”

    温茶也没指望在他这里得到恳切的答案,他们都受制于人,各有各的难处。

    司礼监虽然是个宦官,但他能对她这么好,让她像找到了伙伴一样,必然也要给他一些汇报。

    “到时候,我就在这树下等大人。”

    “嗯。”

    温茶喝完汤,把盅还给他,司礼监接过东西时,目光无意间落在她的手上,由于总是做粗活,她的手不仅不嫩,而且还被冻出了小口,司礼监的眼睛暗了一瞬,看起来非常阴冷。

    空气里的压迫感极强,温茶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怎么了?”

    司礼监把小盅收起来,拉过她的手看了看,她的掌心里全是茧,虎口和指尖最是遭殃,带有细细的小缝,露出了点点红红的血丝,对于一个姑娘来说,未免太惨不忍睹。

    温茶忍不住缩了缩手,不想让他看。

    司礼监没放开,低声道:“宫里没发油脂膏么?”

    温茶低头用脚蹭了蹭地,红着耳朵说:“我是三等宫女。”

    三等宫女是宫里最低等的,有月奉拿已经是幸事,至于防冻伤的油脂膏,厚棉衣一类,都是给守在娘娘身边的一等宫女的。

    三等宫女做粗活,用不着那些。

    她说的很轻,口吻也没有什么怨念。

    司礼监沉默着没说话,不过空气里的低气压却越来越重。

    温茶收了收手,司礼监握住她的力道很重,她怎么也收不回来。

    “对,对不起。”

    她垂着头不敢看他,生怕自己惹他生气。

    司礼监细细的看了她手上每一处伤口,再抓住了她另一只手,看完之后,神色间难掩阴鸷。

    他放下她的手,薄削的唇角动了一下,冷冷道:“明日一早,我在这里等你。”

    温茶正要问他什么事?他放开她的手,带着小盅,浑身阴戾的沿着来时路往回走了。

    温茶在原地愣了愣,拿着扫帚,把剩下的积雪扫去,才回了冷冰冰的屋里。

    原主每月的月钱都寄回了家里,身上可以说是身无分文,温茶的日子,过得从未有过的苦逼。

    第二天一早,温茶喝了一碗粥,就往宫门口跑。

    司礼监已经在树下等着了。

    四周无人,这次,他手里拎了个小包裹,等她走近了,他把那小包裹塞到了她怀里,看了她几眼,忍无可忍之下,抬手从她眼角抹下一粒眼屎,无比嫌弃道:“脏死了。”

    温茶:“……”

    她就知道,这人心里一定嫌弃自己。

    她打开小包裹,里面有三四种护手的油脂膏,还有胭脂,朱砂,和一些毫不起眼,做工非常精细的女子配饰。

    从簪子到耳坠,以及保暖的手套,一应俱全。

    温茶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司礼监脸上。

    她第一次正视了他的脸,才发现,此人除却平日里的阴冷之气,实际上,还长得非常俊美。

    比贵妃娘娘宫里,那位安公公,好看数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