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宦祸天下(十一)
    上京的花灯会是大周最热闹的时节。

    大街小巷,人满为患。

    赏灯,猜灯谜,耍狮子,放龙灯这些都是元宵的习俗。

    被人牵着从马车上下来后,司礼监抬手给了温茶一个做工精巧的小兔子面具。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把这个戴着。”

    他的手里也有一个,和温茶的不一样,是个琅琊鬼面,泛着泽泽冷光。

    温茶也不问他原因,戴上面具,和他一起走进了喧闹的人群里。

    欢欢喜喜的人间景象让人终于从宫闱阴冷的气氛里走出来。

    路边上摆满了灯笼和各种小飼,舞龙的,唱大戏的,在路中央引起了诸多欢声笑语。

    年轻姑娘们手持灯笼,身着美丽的衣裳,头戴面纱的站在街边,满心切切的遥看着人群,若是在灯会上遇见了中意之人,会毫不吝啬的将手里的花灯当做定情信物,若是年轻的男子也对她有心,回她一支早拿在手里的绢花,事情就成了,若是不乐意,便不要灯也不要花,到此别过。

    为了使无心之人少麻烦,每年灯会上都会有贩卖面具的小厮。

    小厮手中的面具虽说做的好看,不过温茶却更喜欢司礼监给她的。

    走了一路,司礼监给她买了一堆平日里宫中吃不到的零食,两人走到猜灯谜之地,温茶停下来,回头问了声:“要猜灯谜吗?”

    只露出一个下巴的司礼监,动了一下嘴角,“你想要哪个?”

    温茶回眸,猜灯谜的灯笼很多,每一个灯笼背后都是一个灯谜,只有猜对了谜底之人,付二十铜钱,才可以将花灯带走。

    走马灯,荷花灯,鲤鱼灯,还有……兔子灯……

    温茶指了一个不高不低的位置,回头对司礼监笑了一声,“今天我戴的兔子面具,应该拿兔子灯才对。”

    司礼监隔着面具,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眼睛上片刻,点了点头。

    猜灯谜的小贩眼见司礼监气质不凡,活络的打了招呼后,转头就去拿了那周身红彤彤,灯火明亮的兔子灯。

    小贩看了一眼迷题,扭头便笑了。

    他提着嗓子,高声道:“客官这道题,您二位若是猜对了,这花灯呀,我就不要钱,白送了。”

    哄闹的人群里,他的声音非常亮,其余猜灯谜的人回头看过来,皆是好奇这灯谜有何奇妙之处,那小贩却是把灯谜念了出来。

    “风吹幡动,是风动,还是蕃动?”

    话音未落,温茶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司礼监,司礼监面不改色的由她看,偏头淡淡的问了声:“知道谜底吗?”

    温茶摇摇头,她就一没上过学堂的小宫女,一问三不知,哪里去知道这种谜底啊?

    似乎看出她的窘境,司礼监的唇角扬了一下,仅仅只是一瞬,他恢复平日的冰冷,侧目对小贩冷淡的说了两个字。

    话音未落温茶愣住了,边上小贩的眼睛却亮起来,连忙把手里的花灯递给他,赞叹道:“这位客官,您真是好眼力,这花灯可是我们这里极有寓意的一盏灯,虽说只是个兔子灯,不过我见您和您身边的姑娘十分般配,这灯呀,就当是我给你们二位的祝福了。”

    小二话说的喜气洋洋,一时间引起周围人一阵掌声。

    温茶却是听不见了。

    她如遭雷击的愣在原地,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至关重要的环节。

    司礼监对小二微微颔首,将花灯取过来,放在了她的手心里。

    灯谜就在兔子灯的侧面,用毛笔字写着,谜底,在灯谜的下方,看得很清楚。

    可温茶已经没眼去看谜底了,她觉得自己好像眼瞎了。

    司礼监脸上没有丝毫不对,他似乎不在乎这些俗礼,仍旧不紧不慢的拉着她的手。

    温茶有一刻想把他的手甩掉。

    司礼监发现了她的不对,低声问了句:“怎么了?”

    温茶手指微微一动,很想说,能不牵手吗?

    就是铁打的朋友,也要分性别。

    虽然司礼监只是个宦官。

    但她心里有股不祥的预感,这种事情超出想象的感觉,非常不妙。

    她没表现出来,只胡乱诌出个理由:“我想去放河灯。”

    司礼监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贩卖河灯的地方,把她带到河岸边的一颗光秃秃的柳树下,淡声道:“在这里等我。”

    他拎着路上买的一大包零食,转身走向了卖河灯的小贩。

    一袭黑色的衣物在人群中,修身灼目,很好看见,可温茶已经看不下去了。

    她觉得自己脑袋秀逗了。

    真想把自己的脑袋砸开看,司礼监哪里把她当姐妹了?

    凭借司礼监的性子,应该没有养姐妹的习惯。

    所以,他是在养……

    温茶已经想不下去了……

    等到司礼监买好荷花灯和笔,转身时,柳树下的小姑娘却是不见了。

    她没和自己约定那样,在原地等他。

    狭长的瞳孔微微收缩了片刻,眼底划过一抹难以言喻的晦涩。

    他偏头,挑了一个位置,抬脚走了过去。

    温茶提着兔子灯窝在柳树后的阴影里,回想着自己穿越之后做的一系列蠢事,真想把自己揍一顿。

    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

    司礼监这么大官儿,他给的饭,果然不是好吃的!

    她想了一会儿,手脚就有些发冷,站起身,才发现天色已经很暗了,河边上拥挤的人群也散了些,再过不久,灯会也要过去了。

    她从柳树后面走出来,想看看司礼监跑哪儿去了。

    虽然司礼监可能对她有点超出友谊的关系,但她也不能真把他丢下不是?

    她看了一圈,没看到司礼监的影子,就在树下老实巴巴的等着。

    等了一会儿,还没看到人,她就有些急了。

    正要四处去找找,就在她东张西望时,远处一道黑色的身影,若有所感的回眸,看到树下瘦弱的小姑娘时,目光深了一刻,抬脚便走了过来,脚步很快,可不就是司礼监阁下。

    他带着面具,脸上看不出喜怒,不过那双漂亮的眼睛,却是冷的可怕,目光直直的盯着温茶,就浸了霜似得,看得人心惊肉跳。

    温茶本能的收回了打招呼的爪子,对着他扬唇一笑,先发制人道:“你去哪儿了?我等你好久,在树下都快睡着了。”

    在知道对方已生气,而且找不到原因,至关重要的,就是先发制人,倒打一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