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宦祸天下(十三)
    贵妃的话,无异于一场惊雷,在整个钟粹宫炸响。

    元宵节,贵妃不在宫中,宫里的宫女监守自盗,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了钟粹宫。

    这跟紧随兰贵妃参加宴会的桃然,江嬷嬷和安公公自然没有干系,但是其他宫女就不一定了。

    “这让本宫难以接受。”

    兰贵妃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所有的宫女,眼睛里像是藏了一条阴冷的毒蛇。

    她的声音很冷,带着浓重的阴郁:“本宫和江嬷嬷平日里都是怎么教你们的?你们都忘了吗?!”

    被她看过的所有宫女,都战战兢兢的说不出一句话,低着头,不敢和她对视。

    一旁的江嬷嬷拎着鞭子走上前来,苍老的面容,枯槁而有艰涩,“贵妃娘娘的玉兰花簪,价值万金,是用西域最好的和田暖玉打制而成,由皇上亲自赏赐,是皇家圣品,贵妃平日里都不舍的戴一回,你们这些腌臜货却起了这样的心思,今日我这个嬷嬷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

    说罢,江嬷嬷一鞭子抽到了离得最近的一个宫女身上。

    “今儿,我就一个接一个的抽,把你们往死里打,直到打到罪魁祸首为止!”

    说罢,她走上前来,提出那个被抽的眼泪汪汪的宫女,就要大刑伺候,那宫女吓得浑身打颤,尖叫着求饶,哭的涕泗横流,

    江嬷嬷却不为所动,一鞭一鞭的打在她身上,专挑痛处抽,几鞭子就抽的那宫女鲜血淋漓,昏死过去。

    这场景,看在其他人眼里,颇有些惨绝人寰。

    “我知道你们这些小蹄子的性子,心里清楚贵妃娘娘宽容大度,就开始生不该有的心思,想要得过且过,今儿我就要你们记住,奴才就是奴才!”

    江嬷嬷又拖了个人出去,一时间,整个钟粹宫哭爹喊娘,凄风一片。

    但是没人敢反抗,生怕那毫无人性的江嬷嬷把自己也活活打死。

    “还不说是吧!还不说!”

    鲜血染在白玉石上,触目惊心的殷红,更是助长了江嬷嬷的气焰,她打的越发起劲,大有一股,把人往死里打的狠戾。

    一旁的贵妃,恍若在看大戏一般,眼睛都不眨一下,根本不为所动。

    安公公给她端了一张椅子出来,端茶递水的,殷勤极了。

    宫女们被打的一片狼狈,不停的告饶,可是告饶是最没用的事,这只能激发出人的暴虐欲。

    其余还没轮到的宫女们纷纷心慌起来,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遭殃,她们看看周围之人,纷纷祈愿那个偷拿了贵妃娘娘东西赶紧站出来,让她们免受鞭刑。

    然而,无人反应。

    无人反应,那便都打死吧。

    宫中不缺宫女。

    江嬷嬷下了死力气,正要再拉人出去时,夏秋开口了。

    “娘娘这样下去恐怕不是个事。”

    她的声音非常突兀,让所有人一愣,兰贵妃掀起眼皮看了看她,“你有什么好意见?”

    夏秋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跪在她面前,“与其在这里耗费时间,奴婢认为,倒不如大肆搜查,将每个宫女的房间搜一遍,恐怕很快就会找到娘娘的簪子,而且也能够惩罚真正的恶人,娘娘以为如何?”

    夏秋的话中规中矩,是宫中惯例做法。

    本来兰贵妃也打算这样做的,只不过,为了防止再发生这样的事,争取了江嬷嬷的意见后,来了杀鸡儆猴。

    现下,宫女们已经被吓得面无颜色,想来以后也不会犯糊涂,这杀鸡儆猴算是成功了,自然也就不能继续下去,坏了她温柔善良的德行。

    “你说的很好。”

    她赏给夏秋一个赏识的目光,转眼制止了江嬷嬷的所作所为:“够了,带人去搜屋。”

    江嬷嬷收起鞭子,恭顺的带人去搜屋子去了。

    兰贵妃看也不看那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宫女们一眼,微笑道:“谁拿了本宫的簪子,现在站出来不晚,本宫可以看在初犯的情况下,绕她一命,如果非要和本宫死犟到底的话,等找到簪子时,本宫可不会绕过她的。”

    她说的云淡风轻,可是话语里的冰冷,让所有人心下发寒。

    夏秋侧目看了一眼依旧平静的温茶,嘴角露出一丝几不可查的笑意。

    温茶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目光垂下去。

    这次,恐怕是不能善了了。

    很快,江嬷嬷把所有宫女的东西全都翻了出来,贵妃径自过去,看到地上摔着的东西,问道:“东西在哪儿?”

    江嬷嬷从床下拖出一个布包,打开布包,很快便找出了那支精致华贵的簪子。

    看到簪子,贵妃接了过去,目光森冷的望向所有人,“那是谁的床?”

    宫女们的目光齐齐落在了温茶身上。

    夏秋嘴角的笑意隐隐加深,“禀娘娘,那是与奴婢同住的三等宫女,小茶的床。”

    小茶?

    “小茶是谁?”江嬷嬷面色顿时阴鸷下来,“给我站出来!”

    温茶抬脚走了出去,“是奴婢。”

    江嬷嬷大踏步走过来,一把抓住温茶的衣襟,甩手就对着温茶的脸打下来,“你这个小蹄子,好大的胆子!”

    温茶一把抓住她的手,面上没有一丝惧怕,“嬷嬷以为从奴婢床下搜出东西,就认准是奴婢拿了吗?”

    “不是你是谁?!”

    江嬷嬷被她抓住手,心里生起一股暴怒,“物证在此,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婢,还敢抵赖?!”

    “奴婢没有抵赖。”

    温茶摇摇头,“只是奴婢从未拿过娘娘的东西,万万不敢认这样的罪,还望娘娘和嬷嬷明查。”

    江嬷嬷看她一脸不认账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忤逆她的人,尤其是忤逆她的奴婢。

    这些下人的命都不值钱,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让她们生不如死,还从未遇见过温茶这种死不认账的硬骨头。

    “你还想说谎!”

    她提着鞭子就要落在温茶身上,“你这个贱人,休想瞒过我的眼睛!”

    她的面目极为狰狞,浸满了宫闱的鲜血,让她看起来无比刻毒,犹如厉鬼。

    温茶抬起手,接过了她的鞭子,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夏秋身上,“嬷嬷仅仅只是在奴婢床下找到了东西,可不代表就是奴婢偷拿了娘娘的东西,奴婢只是个三等宫女,没有进主殿的资格,而且元宵当夜,主殿有宫女值夜,奴婢就是胆大包天,也没这个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