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宦祸天下(十四)
    “嬷嬷和娘娘就算在奴婢床下找到了东西,也不一定就是奴婢拿的,若是嬷嬷认定了是奴婢做的,放走了真正的罪魁祸首,岂不助长了其气候?”

    简简单单几句话,让江嬷嬷一愣,她从温茶手里收回鞭子,狠狠地在地上摔了摔,嘴上却是不饶人:“即便真不是你做的,这东西既然是在你这找到了,你也一定脱不了干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有人想要加害奴婢,奴婢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江嬷嬷闻言冷笑:“你只是钟粹宫的一介宫女,就算是有人害你,也是你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

    “既然东西是在你这里,那就跟我去刑房吧。”

    不管眼前的宫女究竟有没有被冤枉,江嬷嬷都不会轻易放过,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这是钟粹宫的规矩。

    温茶看向不远处的兰贵妃,目光里流泻出一抹微光,“娘娘也是这样想的吗?”

    兰贵妃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没想到一个奴才,死到临头,还想狡辩。

    “做错了事,得到应有的惩戒,难道不对吗?”

    “奴婢没有做错。”

    “错与不错,对于一个下人来说,并没有选择的资格。”

    “带下去吧。”

    兰贵妃倦懒的看向江嬷嬷,只要东西找到了,她并不在乎东西是谁拿出去,又是谁陷害了温茶。

    她们要的,是这件事情最后的丧命者。

    至于谁是罪魁祸首,并不重要。

    说罢,兰贵妃扶着安公公的手,就要往里走。

    温茶叫住她:“娘娘!假设奴婢真的没有动过您的东西,而是被构陷的,您难道就不担心背后之人吗?她现在能逃过您的视线,轻而易举的在钟粹宫行事,日后若是心大了,同样做出对您不利之事,您还觉得可以姑息吗?”

    贵妃的脚步顿了一下,她微微回眸,看向那面红齿白,无半点三等宫女模样的少女,扬眸笑了,“与其担心一个不长脑子的奴才,本宫更担心你这养不熟的白眼狼。”

    她抬脚踢了一下江嬷嬷从温茶床下拿出来的那个荷包,荷包口微开,里面掩藏的各色首饰被踢得到处都是。

    那些东西,虽比不上贵妃的玉兰花簪,但都用了成色极好的材质。

    “你一个小宫女,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陷害了,那你告诉本宫,这些东西,又是从何而来?!”

    其余宫女看到那些东西,脸色都变了。

    她们的地位大多数比温茶的要高,平日里吃穿用度,自然要比温茶好很多。

    但是她们从来就用不起温茶荷包里的那些配饰。

    一个三等宫女,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莫非,温茶是其他宫,安排在贵妃娘娘身边的奸细?

    “本宫不想问的,不过你想死个明白也可以。”

    “娘娘什么意思?”

    “你是谁的人?”贵妃目光尖刻的盯住温茶,“本宫在这钟粹宫十载,里里外外,见过了多少大风大浪,你这样带着目的来的人,本宫见多了,别以为区区几句话就能让我饶了你。”

    温茶目光落在那些平时舍不得戴的配饰上,手指在身侧动了动,“奴婢不是谁的人。”

    “还敢狡辩!”

    一旁的江嬷嬷,忍不住又把鞭子拿起来,“你这贱婢,物证俱在,铁证如山,你还想说什么?!”

    温茶扬起头看了一眼躲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夏秋,夏秋挑了一下眉,嘴角勾起来,无声的朝她说了句“该”。

    温茶没再看她,静静道:“这些东西,都是奴婢自己的东西。”

    江嬷嬷被她的目光看的心里生厌,“你一个奴才,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是奴婢喜欢的人送的。”

    喜欢的人……

    这四个字让贵妃的脸色都变了。

    在这深宫里,宫女若是有心上人,是十有*是宫里的太监,两人结为对食,作夫妻生活。

    但是宫里的太监再怎么富裕,也不可能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手笔。

    “说谎!”

    江嬷嬷一鞭子就朝温茶劈头盖脸的打过来,“你这个贱蹄子休想糊弄我们。”

    温茶翻身躲开她的鞭子,咬着牙齿道:“奴婢没有说谎。”

    眼见一鞭不成,江嬷嬷气的眼睛都红了,正要挥动第二鞭,贵妃把住了她的手腕,她目光如刃的盯住温茶:“你说这些都是你的心上人送的,可这深宫里,除了安公公,你到哪里去找心上人?”

    在这后宫里,能送的出这些东西的人,非富即贵,身份必不是太太监能比的。

    四周吓得跪倒在地的宫女们,脑海里纷纷想起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身影。

    莫非这温茶为了上位,勾搭上了养心殿的那位?

    若是这样,温茶能跟江嬷嬷,还有贵妃娘娘公然叫板,想必也是有所倚仗。

    贵妃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她已经不在乎簪子的事了,她更在乎的是,如果这个贱婢真的在她眼皮子底下偷吃,想要通过她往上爬,她定是要将她碎尸万段!

    温茶微微一笑:“奴婢的心上人,自然是奴婢喜欢的人。”

    “谁问你这个?!”

    贵妃鲜少的耐性已经耗尽了,“你若不说出个一二三来,今儿,就别想活着走出走出这钟粹宫。”

    果然是要人命啊。

    温茶心里暗自琢磨,说出司礼监的名字,会不会奏效。

    如果奏效,贵妃会看在司礼监的面子上留她一命,等到司礼监来带她走,自然也就相安无事。

    若是说出司礼监的名字不管用,贵妃不相信,无疑会加速她的死亡。

    一旁静等着的夏秋,侧目对她冷冷一笑,显然是知道司礼监不可能马上来救她的。

    昨天一早,江嬷嬷说,那位季督主在元宵结束后,就会回东厂管事,她才专门挑了个他不在的日子弄出了这件事,温茶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从贵妃手里逃生。

    等到司礼监回来,温茶的尸体估计都已经凉了。

    “你说啊!”

    江嬷嬷拿鞭子指着温茶的鼻子,“别想拖延时间!”

    温茶心里简直百转千回。

    她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盯住兰贵妃,一字一顿道:“奴婢的心上人,是季幽。”

    “季幽?”

    这个名字冲到了贵妃,也冲煞了气势汹汹的江嬷嬷。

    “你的心上人怎么可能是季幽?!”

    最不相信的是兰贵妃,季幽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小小的三等宫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