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宦祸天下(十六)
    “进去!”

    江嬷嬷把温茶推进小黑屋,拿着拿着麻绳就要把温茶吊起来。

    温茶眨眨眼:“您真的要杀了我吗?”

    江嬷嬷一脸废话少说。

    温茶摇了摇头,商量道:“其实我们可以再等等的。”

    “等什么?等司礼监来救你吗?”江嬷嬷鄙夷的冷笑道:“你想的美!”

    温茶叹口气道:“你已经相信司礼监跟我是一对儿了是吗?”

    江嬷嬷动了动鞭子,言辞闪烁道:“你不要在胡言乱语,司礼监怎么可能和你这样的贱婢在一起!”

    “既然你不信,就把玉佩还给我。”温茶向她摊开手,“那是不值钱的小东西,死的时候,我想带在身上。”

    江嬷嬷抬手,一鞭子抽到了她的掌心里,留下一道赤果果的血痕,“没有下人,敢和我这么说话。”

    “因为你是娘娘的奶娘是吗?”

    江嬷嬷面色一变:“谁告诉你的?”

    “宫里无所不知。”

    “哼!”江嬷嬷扭曲的笑了一声:“既然你知道,就更应该清楚,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那正好呀。”

    温茶搓了搓手上的血珠,把小黑屋的门重重关上,“我也不想放过你呢?”

    江嬷嬷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杀了你。”

    温茶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手里的桃木剑,狠狠地戳进了她的肚子,江嬷嬷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这个宫女竟然想杀了她?!

    “你找死!”

    她一脚踢向温茶,想摆脱温茶的桎梏。

    温茶躲开她的攻击,拿着剑在她的肚子里搅了搅,江嬷嬷哪儿受过这么大的罪,痛的都快昏死过去,嘴里更是对着温茶破口大骂。

    “你这个以下犯上的贱人!你最好松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温茶不为所动,把她一脚踢在了地上,大滩大滩的鲜血从伤口处涌出来。

    江嬷嬷痛的捂住伤口,毒辣的瞪住温茶,难以想象,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宫女,竟然想杀了她。

    她尖叫着,要喊人呼救。

    温茶溅起地上擦过血的破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腥臭扑鼻,江嬷嬷几欲作呕,她从来没受过这样的侮辱,仇恨的目光灼热要把温茶淹没。

    温茶却坐在小黑屋的矮凳上,居高临下的盯住她:“你说,要是有人过来,发现你被我杀了,作为一个嬷嬷,你得多丢人啊。”

    江嬷嬷听着她的话,眼睛跟充血似得,红的吓人。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在一个小宫女的手里,平日里,只有她决定宫女生死的份儿,什么时候,一个宫女敢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温茶笑眯眯的从她荷包里把自己的玉饰拿出来,用手帕擦了好几次,才重新戴上,慢悠悠的说:“你不用恨我,我是不会杀你的。”

    江嬷嬷眼睛里流出一丝微光,如果她能活下去,铁定是要这个小蹄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温茶对她的想法很是清楚,她微微一笑:“你以前都是怎么对那些宫女的呢?”

    江嬷嬷瞪大眼睛,温茶站起身,不嫌累的把她绑到了审犯人的麻绳上,把她像宰牲畜一样的挂起来。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是在这里,你挂着一个叫绿俏的宫女,你用匕首划烂了她的脸,用鞭子把她的骨头都打碎了,你还记得吗?她就是死在这里。”

    江嬷嬷当然记得,在她手里死的人,那么多,从她进宫之后,她的身上就染满了鲜血,从宫女到太监,从绿俏到沛公公,哪一个不是折在了她手里。

    只要提起她的名字,钟粹宫所有的宫女都要噤若寒蝉,两股战战,这都是她的威风。

    “可是现在轮到你了。”温茶幽幽道:“你害怕吗?这个屋子里全都是被你杀死的阴魂,他们来找你索命了,你听见了吗?”

    江嬷嬷对她的话嗤之以鼻,索命?那群该死的贱婢,还敢向她索命?

    她心里一点也不怕,可是阴冷的空气从耳后划过的时候,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从未有过的阴冷,从脚底窜上天灵盖,江嬷嬷整个人都不对了。

    莫非,真有阴魂?

    “感觉到了吧?”温茶挑挑眉,“他们可都在你周围呢?”

    “今儿,我就给他们报报仇。”

    温茶提起鞭子,朝着江嬷嬷手起鞭落,鞭子沾了无数人的鲜血,阴气逼人,可就是这样,江嬷嬷还每日用辣椒油浸泡,势必要让人痛不欲生。

    这次,终于落到她身上了。

    江嬷嬷痛的眼泪哗哗直流,却仍止不住身上的痛苦,那种痛,痛到了骨头里,每次被她抽过鞭子的人,若是没有死,也会去掉半条命,更多的是,活不了一年半载,就会暴毙而亡。

    温茶一鞭一鞭的打在她身上,片刻,她就昏死过去。

    温茶看她没反应之后,无趣的丢掉鞭子,百无聊赖的坐在矮凳上等人。

    司礼监疾步踏进钟粹宫,贵妃震惊的迎出来,还没说一句话,就被司礼监推开,他浑身戾气,目光冰冷的落在她身上,宛若在看死人。

    贵妃心里有股不祥的预感,但她还是跟没事儿人一样的跟了过去,“督主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司礼监狭长的眼底一片阴鸷,“她在哪儿?”

    “谁?”兰贵妃佯装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扶住安公公的手,媚笑道:“督主大人心急火燎前来,想要找谁?”

    “她在哪儿?!”

    司礼监的眼睛瞬间就冷了,手握在长剑上,杀机毕现!

    周围的宫女们都吓得退避三舍,生怕这位大人迁怒了自己。

    “本宫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兰贵妃摇了摇头,“督主大人若是要找谁,本宫的钟粹宫就这几个人,若是有督主要找的人,本宫定然是要将她亲手交在扶住手里。”

    话音未落,司礼监的手已经落在了她的脖颈上,“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谁也没想到,司礼监会做出要挟贵妃娘娘这样的事。

    一旁的宫女更是吓得连连尖叫,他是疯了吗?!

    司礼监的手指越收越紧,大有一股要把贵妃掐死的决然。

    一旁的安公公不敢坐以待毙,急忙陪笑道:“督主大人,要找的可是小茶?”

    司礼监眼神微动,安公公继续道:“小茶有事,被娘娘外派出去购置东西去了,今日恐怕是见不到了,大人若是想见她,过几日再来便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