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宦祸天下(十七)
    安公公的第一想法是拖住司礼监,然后再想办法解决问题。『→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a

    现在,司礼监最不能去的就是小黑屋,如果他去了,看到江嬷嬷把温茶打的头破血流,那对于钟粹宫,或者是兰家,都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他们不能赌。

    “大人,这是宫闱之地,是皇上的后宫,请大人三思。”

    司礼监扫了他一眼,将兰贵妃摔了出去,安公公急忙扶住了惊魂未定的贵妃,正要再说话,司礼监已经抬脚走向了宫女的住处,不远处就是小黑屋。

    安公公给边上的宫女使眼色,让她们拦住,宫女们跟上去,还没跟近,就被司礼监身上的煞气吓到了。

    等到司礼监走到宫女的住处时,天上忽然飞来一只雪白的鸽子,它落在小黑屋的屋顶,叫破了嗓子般,发出剧烈的鸟鸣。

    司礼监抬脚走到了小黑屋门前,一脚踢开屋门,小黑屋的一切景象,尽显眼底。

    窝在矮凳上,快睡着的温茶听见声音睁开眼,看到司礼监,揉了一下眼睛,“你来了?”

    司礼监的目光瞬间就落在她被鲜血染红的掌心上,他疾步走进屋,将她从矮凳上抱起来,上上下下将她检查一番,发现只有手掌受伤时,脸色依旧非常难看。

    温茶揉揉脸,指了指被吊起来的江嬷嬷,“她打的。”

    这时候江嬷嬷还没有断气,出气多进气少,已然垂垂欲死。

    司礼监阴冷的目光在她脸上挺久了片刻,问道:“她哪只手打了你?”

    温茶毫不忌讳的告状:“两只手都打了。”

    话音未落,司礼监抽出剑,一剑过去,刀光剑影中,江嬷嬷的两只手被砍断了,垂死中的江嬷嬷痛的惊叫出来,嘴里的袜子也掉了,鼻涕眼泪一大把,整个人都抽搐了。

    屋外跟过来的宫女们,纷纷被吓得翻白眼昏了过去。

    从来没见过这么冷血残暴的人!简直是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

    “她还做什么了?”

    “她要抢你给我的定情信物。”

    温茶指指脖子上的玉饰,“她说拿走了就是她的。”

    然后江嬷嬷的两条腿也折了,整个人血淋淋,成了过活脱脱的人彘。

    屋门口已经没有人敢呆了,贵妃吓得胆战心惊,已经派人去请皇上了,她从没像现在这样后悔过。

    如果不是她鬼迷心窍的想要留下温茶,根本就不会惹来司礼监这么个大麻烦!

    司礼监就是个六亲不认的疯子!要是司礼监杀红了眼,把她也一并除了,该怎么办?

    唯有皇上能救她,后宫是皇上的温柔乡,皇上不会不管她的!

    “还有呢?”亲手造成了这般惨烈景象,司礼监眼睛都没眨一下,“她还动你哪儿了?”

    “她要杀我。”

    “嗯。”

    司礼监把江嬷嬷削成人彘后,割了江嬷嬷的舌头,甚至还想去割掉她的鼻子,再挖了她的眼睛,活生生把她痛死。

    最后温茶拉了拉他的手,“够了。”

    司礼监却觉得不够,“一会儿叫人把她带回去。”

    带回去做什么不言而喻。

    温茶终于有点意识到,这个男人,他不止是自己男盆友,还是个督主,在宦官里,他有最高官职,就是皇上也要倚仗他的保护,他没有表现出来的纯情,骨子里是真正的冷血阴戾。

    “还有谁让你不高兴了?”

    温茶掰掰手指头:“让我不高兴的人很多,你都要把她们杀了吗?”

    司礼监:“嗯。”

    温茶:“……”

    “我们还能带一个人回去吗?”

    “谁?”

    “我曾经的一个朋友,她被贵妃赐了一丈红,现在在刑房。”

    “好。”

    抱着温茶从小黑屋出来,外面已经来了好几个配剑的公公,不等司礼监说话,就主动把江嬷嬷拿布裹着抬走了。

    主殿里,贵妃听着来来去去的声音,身体瘫软在安公公怀里,直觉做了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

    可再后悔,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司礼监带着温茶走到门口,兰贵妃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就怕司礼监拔剑将她砍了。

    要知道,在皇上心里,贵妃和司礼监的位置是不一样的。

    女人可以再有,更何况是一个没有皇嗣的女人。

    一个皇帝有三千佳丽,然而只听从皇上号令,如同死士一般,数十年培养出的锦衣卫首领却只有一个。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就算司礼监现在把她杀了,只要司礼监有一个正当的理由,皇上或许会生气,但不会对他产生真正的嫌隙,甚至还会为他掩盖住真相。

    这是他们最大的区别,所以兰贵妃是怕的,她从来没有这么怕过。

    她只盼望皇上来,快点来!

    皇上的确很快来了,他就是兰贵妃的救命稻草,兰贵妃几乎是疯了一样的扑进他怀里,想要得到保护。

    一向对她宠爱有加的皇上这一次却有些冷淡,他甚至不想听兰贵妃的解释:“事情我都听季爱卿说明白了,爱妃,此事是你做的不对。”

    兰贵妃缩在他怀里,心里冷的可怕,她垂死挣扎道:“皇上,臣妾自问没有做错什么,那三等宫女,行偷窃之事,臣妾按照宫中规矩处置了她,有何不妥?”

    她的小心思皇上哪会不清楚,正因为清楚,皇上才觉得厌烦:“此事,听说涉及到了另一个宫女,你已经将她交给了刑房?”

    兰贵妃料想夏秋被一丈红赐死了,张嘴道:“那宫女是小茶的同伙,我自然是不能姑息的。”

    “是吗?”皇上的眼睛微露寒芒,“既是如此,为何不叫那两位宫女到朕面前对峙一番?”

    贵妃面色一变:“这……”

    “禀皇上,”屋外传来司礼监冰冷的声音:“夏秋已带到。”

    皇上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带进来。”

    下一刻,身着染血襦裙,已经去了半条命的夏秋和司礼监已经站到了主殿里。

    看到皇上,夏秋眼睛都直了,拖着血衣,急忙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皇上救我,皇上一定要救我呀!”

    看到双腿染血,浑身狼狈的夏秋,皇上的目光暗了一瞬,“要朕救你可以,你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道明,该如何,朕心里自有主张。”

    听到要说事情的真相,夏秋的面色刷的一白。

    真相可不就是她嫉妒温茶,偷拿了贵妃的簪子,陷害温茶,企图让她丧命吗?

    这样的真相,她如何说的出口?

    说出去,她是一定要死的呀!

    她把头磕在地上,浑身打颤:“奴婢不敢说。”

    “哦?”皇上的眼神瞬间兴味起来,“朕在此,你一个小宫女有什么委屈,尽管报上来。”

    夏秋侧目看了一眼身后面无表情的司礼监,以及他身边的温茶,噎在喉咙里的谎言,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不想再被发去刑房了,如果不是司礼监的人赶到,她一定会死的。

    “奴婢是被冤枉的。”

    她把头狠狠地磕在地上,本就头破血流的脑袋,顿时血流如注,“奴婢根本就没有拿过娘娘的首饰,也没有跟小茶同流合污,一切都是娘娘误会了我们,求皇上给我们做主!”

    现下,她已经看清楚了兰贵妃的真面目,凭借她的手段,万万是不能和兰贵妃这样的老妖婆相斗的,既然司礼监都已经派人来将她救出来了,就说明司礼监已经发现了她的好,恐怕是要将她和小茶都收了,她现在站在司礼监的身边,到时候受司礼监的庇护,兰贵妃自然不会拿她怎么样。

    “是这样吗?”皇上看向身边的贵妃,面上一派威严。

    兰贵妃却是被夏秋的厚脸皮恶心到了。

    她目光冷冷的盯住夏秋,恨不得把这个满嘴谎言的贱人碎尸万段。

    “皇上是相信她,还是相信臣妾?”

    “朕只相信证据。”

    “是吗?”兰贵妃从床榻上站起来,咄咄逼人的走向夏秋,“你口口声声说,本宫是在污蔑你,你是无辜的,可在元宵当夜,你在哪里?”

    “奴婢当值过后,回了翠竹苑。”

    翠竹苑是宫女们居住的小院。

    “是吗?”贵妃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冷冷的凝视着她,“你回了翠竹苑就没再出来过?”

    “是……”

    这个“是”字让贵妃笑起来,“可值夜的宫女碧莲可是亲自看到你出了翠竹苑,跑到了宫殿门口,此事你怎么说?”

    夏秋面上不慌不乱道:“奴婢从未出过翠竹苑,碧莲恐怕是看错了。”

    “那加上小茶呢?”

    贵妃走到温茶身边,一把抓住了温茶的手,想要拖她下水,“碧莲先是看到了小茶,然后看到了你,你们一起去了宫门口,却不知道去做什么,你说奇不奇怪?”

    “小茶的确是离开过翠竹苑,而且是夜半才回来,但是奴婢却没有离开。”

    “还嘴硬!”兰贵妃从来没这么过一个人,而且还是敢跟她叫板的奴婢。

    “你跟着小茶去了宫门口,见到了同小茶两情相悦的司礼监大人,你心中生妒,记恨小茶的好运气,便故作好人同腹痛的碧莲换了片刻班,就是这片刻,你心生歹念,偷进主殿,拿走了本宫的首饰,以此嫁祸给小茶,第二日一早,想借本宫之手除掉小茶,惹起司礼监和本宫的嫌隙,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些事情,本宫已经检查的非常清楚,你还想狡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