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宦祸天下(三十)
    “回皇上,”林公公在周帝面前跪下来,目光若有若无的看向面色灰败的兰贵妃,恭顺道:“安公公,的确没有净身。”

    这句话如同一把杀手锏,扎的周帝火冒三丈:“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林公公面不改色的垂头重复了一遍,“安公公,没有净身。”

    话音未落,周帝身边的茶具纷纷被打落在地,周帝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暴戾的看向一旁瑟瑟发抖的兰贵妃:“贱人!你还有什么话说?!”

    兰贵妃回眸看了一眼浑身颓然的修安,自知修安是保不住了,可是她不能就这样认输。

    她跪着爬向周帝,眼泪簌簌而下,“皇上,安公公没有净身这件事,臣妾一概不知,皇上要为臣妾做主啊。”

    她说的情真意切,将自己摆在了受害者的位置上,然而周帝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

    “钟粹宫藏了一个野男人,你告诉朕,你不知情,兰舒,你真当朕是个蠢货吗?!”

    周帝走到兰贵妃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曾经多少次,他都为她的善解人意,宽容大度所吸引,觉得她识大体,懂得体谅人,可就是这样一个找不出错误的女人,却暗自将他骗得团团转!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他目光里隐藏着不可掩饰的厌恶,“兰舒,你太让朕失望了。”

    他说的很平静,可是兰贵妃却害怕的瑟瑟发抖,“皇上,臣妾真的不知道,”她疯狂的摇着头,想要做最后的挣扎,“安公公他是从内务府送过来的公公,可这些日子以来,臣妾一直都把他看做一个下人,并不知道他的真面目,皇上!我是被他骗了呀!”

    一旁的修安低着头,自知逃不过一死,听着兰贵妃将所有的罪状推到自己身上,他一言不发,甚至想好了低头伏诛。

    “是吗?”周帝看着兰贵妃梨花带雨的模样,气极反笑道:“你的意思是,你是被冤枉的?”

    兰贵妃忙不迭的点点头,“臣妾不敢欺骗皇上。”

    “呵!”周帝覆上眼睛,没再多看她,“那你告诉朕,你和这个假公公,每日夜里都在做什么?!”

    周帝整个人迸发出从未有过的暴怒,他死死的盯住兰贵妃,眼睛红的吓人,“你还要朕把你的丑事都说出去吗?!”

    兰贵妃颤抖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皇上……什么意思?”

    周帝目光阴冷的看向她微微隆起的腹部,嘴角的阴森令人毛骨悚然。

    兰贵妃被他看的胆战心惊,第一时间抱住了自己的肚子,哭道:“皇上,臣妾肚子里还有皇上的龙种,求皇上开恩啊!”

    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就算保不住修安,她也可以凭借肚子里的孩子救自己一命。

    “皇上,”她大哭着去拉周帝的衣角:“是臣妾不懂事,是臣妾太天真,没看出其中的罅隙,求皇上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原谅臣妾吧!”

    周帝看着她浑身狼狈,满嘴谎言的样子,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资格提原谅。

    他面色阴沉道:“孩子是朕的吗?”

    “周太医亲自诊断的结果,皇上你是知道的。”

    “原来你还记得这是周太医诊断的结果。”周帝朝着身后伸出手,一直静候在一旁的司礼监将一叠资料递了过去。

    那都是这些日子,东厂收集到的关于兰贵妃私通的证据。

    从她和修安搅在一起,到企图用孩子瞒天过海,资料上记录的清清楚楚。

    周帝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嘴角的笑意,冷的没有一点温度,他将资料丢在了兰贵妃面前,“兰舒你还要朕亲自说出你到底有多下贱吗?!”

    兰贵妃被他吼得一愣,拿起资料一看,心里最后一丝侥幸,消失殆尽。

    “不,皇上!这不是真的!”

    她跪,爬向周帝,不敢相信周帝竟然已经查到了她和修安私通的证据,她癫狂的着自欺欺人:“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周帝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私通太监,淫·乱后宫,谋害皇子,玷·污圣颜,企图以假龙种瞒天过海,铁证当前,死不悔改,兰舒!这就是你给朕的回报吗?!”

    兰贵妃被周帝踢翻在地,肚子里翻江倒海般疼痛,鲜血顺着腿肚子流了满地,她躺在地上,犹如死人一样的看着周帝,嘴巴里仍不忘喃喃道:“不,这不是我做的,这不是我做的,皇上,你放过我,你放过我……”

    修安看到她的惨状,忍不住上前将她抱在了怀里,兰贵妃疼的几近晕厥,最后一口咬在了修安身上。

    如果不是这个人,她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修安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他仿佛还是初进宫时,那个玉树临风的少年郎,不过说出的话,却宛如诅咒:“娘娘,我们完了……”

    没完,这一切都不可能完!

    兰贵妃哈哈大笑起来,她死死的盯着周帝,拼着最后一股劲大叫着:“皇上,我是被陷害的,你相信我,你相信我呀!”

    周帝冷眼看着她和修安相依为命的架势,盛怒之后,面色冷的出奇,“兰国公府兰舒,入宫以来,藐视圣威,行为不检,谋杀皇子,秽乱宫闱,此般品德败坏,天理难容,即日起撤去贵妃称号,赐一丈红,即刻行刑。”

    话音未落,兰贵妃有如失了魂魄,整个瘫软下去,眼睛里最后的恨意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钟粹宫安公公,同贵妃有染,蒙蔽圣颜,胆大包天,赐斩立决。”

    “兰国公府,罪诛三族,男子立斩,女子充妓,幼子流放塞北三千里为奴,世代不得入仕,有违圣令,当诛九族。”

    说完此话,周帝如同一头被惹怒的雄狮,忍着将兰贵妃碎尸万段的心思,愤恨离场。

    修安抱着兰贵妃,脸上一片颓然。

    留守在原地的德妃,看着兰贵妃失心疯了的样子,低笑两声,声音里听不出喜怒,没有报仇雪恨的爽快,也没有看兰贵妃下场的幸灾乐祸。

    她咳嗽几声,扶着宫女的手,如同来时那样,渐行渐远。

    兰贵妃身下流了一大摊血,她已经感觉不到痛了,目光如同厉鬼一般的看向那站在云淡风轻的人,扯着嗓子道:“是你。”

    司礼监并不理会她,对身后的侍卫招了招手,让人将他们带走。

    兰贵妃死死的盯住司礼监:“你为什么要这么想我?!为什么!”

    司礼监薄唇轻启,问了她一句:“你不知道吗?”

    他的目光很淡,但其中的冰冷,绝不会比周帝的少,甚至更重,兰贵妃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她是怕他的,她一直怕他。

    从她打温茶主意的那天起,她早该料到,自己会有这一天。

    为所做的一切,血债血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