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纨绔子弟(十)
    温茶那天早上没有吃饭。

    中午放学之后,她站起身就走了,下午也没有回来上课,薛殊急得跟找了好几次摄影师。

    摄影师只说温茶身边跟了人,不用担心。

    可薛殊一天到晚都心神不宁。

    温茶身体不好,早上不吃饭,中午也没吃,根本就是要把自己拖垮,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没钱,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下午放学,薛殊吵着要去找温茶,摄影师没办法,给导演打了个电话,才说温茶已经回屋了。

    薛殊急急忙忙的赶回去,温茶点着灯在桌子边坐着,看到他回来,淡淡的打了声招呼,“过来吃饭吧。”

    薛殊走过去,桌子上摆着两碗卤味,一盆汤,两碗米饭,有肉有素食,看起来很丰富。

    薛殊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坐在她身边,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见她身上没有什么伤之类的,松了口气,“你下午去哪了?”

    温茶端着碗开始吃饭,嘴上嘴上冷淡道:“出去有点事。”

    薛殊看着她苍白的近乎透明的脸,有火发不出,只能憋出一句:“你知不知道我快急死了。”

    “哦。”

    温茶细嚼慢咽下米饭后,给自己盛了碗汤,偏头盯住他:“不饿?”

    薛殊的肚子早就饿了,中午温茶一跑,他追出去就不见人影了,找了一中午也没找到,连饭都没来的吃。

    “饿了就吃吧。”

    温茶往他碗里夹了块肉,“这些东西来源干净,没毒。”

    薛殊有心想问她哪儿来的钱,这些东西都不便宜。

    但是他问不出,温茶心理太敏感了,如果他又惹到她,像这样简简单单说话的日子,恐怕是再也没有了。

    温茶和平时一样,吃了一些就吃不下了,但是她没有和平时一样把剩饭倒给他,而是端去给了村里的流浪狗。

    味同嚼蜡的吃过饭,薛殊开始收拾碗筷,温茶叫住他,声音安静道:“以后,我会给你伙食费,每天二十块钱,够了吗?”

    话音未落,薛殊喉咙里跟卡了一根刺,疼的他喘不过气来,胸腔里一片鲜血淋漓。

    他久久没有开口,温茶继续说:“不够的话,可以加。”

    说完这句话,她打了洗脸水来,把自己脸上的淡妆去掉,刷牙洗脚之后,回头睡觉。

    薛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屋里的,他整个人都凉了,凉的浑身颤抖。

    中午跟着温茶跑出去的摄影师看他脸色不对,问了句他身体是不是不舒服?薛殊摇摇头,摄影师就说了下温茶出去后的事。

    “再有几天不是十一国庆了吗?镇上有好多老年舞蹈团准备了节目,需要化妆,可要找专业的化妆师消费不起,金茶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中午一回来,就带着她的化妆包去镇上应聘去了,别说,还真让她应上了。”

    “她给五十个老太太化了一下午的妆,挣了二百块钱。”

    说到这里,摄影师啧啧两声,“以前一直觉得这些富二代都是些不学无术的家伙,没有家里人撑腰,拎出来就得饿死,没想到金茶还有两把刷子,以后就算是金华盛世不在了,看样子也不会混的太差。”

    薛殊听完后,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他点了点头,也称赞了一声。

    摄影师看他面色愈发不好,也就没再打扰他,和自己的同事去隔壁院里睡觉去了。

    薛殊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想起温茶那句“我不想吃白食”真觉得是莫大的讽刺。

    他倒在床上,作业也没做,忽然后悔起昨天和温茶说的那些话。

    如果他没有冲动的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温茶会不会就不会这么快的挣脱他的帮助?

    他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可心里跟放了一块冰似得,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起来时,温茶已经刷好牙在屋里整理自己的化妆工具。

    今天是周五,星期天就是国庆,她已经跟人约好了,要接两笔单子。

    薛殊做好饭叫她,她走到出去,看着桌子上的红豆粥,什么话也没说,拿着筷子就开始吃饭。

    薛殊看着她把头埋碗里的架势心里难受的不行,“我们能和好吗?”

    温茶掀起眼皮,笑一声:“我们什么时候好过?”

    薛殊静默片刻,“那我们能回到之前那样吗?”

    “像之前那样靠你养着,一副施舍的表情,张口闭口就是想把我变好吗?”

    薛殊手指微抖,眼睛垂落下去::“抱歉,我……”

    “别说什么抱歉了,”温茶摇摇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她放下碗,冷冷道:“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就不要再和我说废话,我们是两种人,不管你心里想什么,又有多讨厌我,都先忍着,三个月一过,我们马上就能分道扬镳。”

    说完这句话,温茶穿上外套往外走,去的方向是学校。

    两种人……

    分道扬镳……

    薛殊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两句话,他在原地沉默了很久,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连他自己都难以分辨的阴郁和不甘。

    为什么要是两种人……

    他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中午温茶和他去了食堂,依旧只点了一碗南瓜粥,各一份肉食。

    温茶喝完粥,等薛殊吃好饭,把饭钱放在了他的手边,“今天的饭钱。”

    薛殊再也忍不住,把筷子往桌上狠狠一摔,黝黑的脸涨得通红,大喊着说:“你知不知道?我非常讨厌你这样!”

    “明明知道我不在乎这些,你总是自以为是,明明知道我在说什么,却总是装傻,我是缺钱,可是我不要你的钱,不要你去做这些事!”

    四周吃饭的学生被吼得一惊,纷纷看过来,眼睛里冒蓝光,总算逮着问题学生闹事的场面了。

    不知道两人会不会打起来。

    温茶似乎没感觉到他的怒火,轻描淡写道:“可是你没钱啊……”

    可是你没钱啊……

    可是你……没钱……啊……

    “我不能依靠你,”温茶帮他把筷子摆好,“你想想,我要是依靠你的话,你要是再说你不会做饭吃,我是不是饿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