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纨绔子弟(十一)
    “我再也不会了。”薛殊死死拉住她的手,无比认真道:“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再拿这个威胁你。”

    温茶把手从他掌心里狠狠地抽出来,“我回教室了。”

    薛殊赶紧跟上去,“我和你一起。”

    温茶没吭声,他又说:“星期天,我也和你一起去,好吗?”

    温茶眉头蹙了一瞬:“没必要。”

    薛殊手指无意识的抠了一下掌心,“好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食堂,正等着撕逼大战的吃瓜群众纷纷orz,说好的一言不合就动手呢?都动到哪儿去了emmm?

    周五上完课,两人结伴回家,走到村口,温茶买了点新鲜蔬菜,晚上薛殊做好饭,吃过后,温茶又要回房间。

    薛殊叫住她:“明天你不用起那么早,睡个懒觉吧,你最近黑眼圈很重。”

    温茶没理他,把门关上就睡觉。

    薛殊摸了摸鼻子,收拾好东西,就开始写作业。

    国庆节放四天假,这几天他都要去山里砍柴和采药,作业必须提前完成。

    第二天一早,温茶爬起来,薛殊已经出门了,放了张纸条在桌上,早饭在锅里用热着。

    温茶吃过饭,向摄影师问了句,他朝哪个方向走了,摄影师还以为她想跟上去,直接带着她跟了上去。

    温茶本来不想去的,不过想着去看看也好,也就没有拒绝。

    山里雾气重,温茶懒洋洋的踩着湿漉漉的石头路往前走,没走几步就冻得浑身哆嗦。

    心里暗衬要买件长外套穿。

    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她和薛殊碰面了。

    薛殊趴在一个树下挖东西,听见声音回头看到温茶时,眼睛里流出一抹惊喜。

    他脏兮兮的手惊讶的差点抽筋,结巴道:“你,你怎么来了?”

    温茶扫过他拿着的那朵蘑菇,开口道:“我闲的蛋疼。”

    薛殊脸红了一瞬,斟酌道:“那你要和我一起认识一下草药吗?”

    温茶张嘴就想否认,不过看着他背篓里的东西,默认了。

    “你过来。”薛殊把手在一旁的落叶下蹭了一把,将泥巴蹭干净之后,去拉她。

    温茶看着他的手,也没什么嫌弃,迟迟没有把手放上去,薛殊叫她:“路有点滑,我牵着你,安全一些。”

    温茶哼了一声:“你又不是变形金刚。”说完把手放在了他手上。

    薛殊很久没有感受过她的毒舌了,猛然听到,竟有点怀念。

    他握紧了她的手,嘴角流泻出一抹微笑,“抓紧了。”

    身后的摄影师们,当然不会错过这革命重聚的一握手,跟着他们在山里转悠了一大圈。

    被普及了薄荷,车前子,半夏之类的药草后,一行人满载而归。

    回去的路上,薛殊忍不住往温茶身边凑,压低声音说:“你已经不生气了吗?”

    温茶昂起下巴,对他的鄙夷显而易见:“我什么时候说自己生气了?”

    薛殊一愣:“我一直以为你在生气。”

    温茶嗤笑一声:“我从不对傻瓜生气。”

    薛殊炊着头检讨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沦为傻瓜了,检讨半天,也没得出什么结论。

    当然,温茶还能和他说话,就已经是他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只要她还愿意搭理他,他就偷着笑了。

    把草药整理出来,两人就跑去镇上贩卖,薛殊有一些常客,多少了解些薛殊的家庭情况,也常常照顾他的生意,一箩筐草药没多久就被卖光了。

    挣得钱不多,不过也够改善几天生活的了。

    薛殊当即就带温茶去割肉,割了一斤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又买了一些配菜,两人不紧不慢的往回走。

    晚上就给温茶做了一顿好吃的。

    吃过饭,两人在屋里坐了一会儿,薛殊写作业,温茶看着屋外的天空发呆。

    到了九点钟,帝都的电话准时打了过来。

    是薛霏打的,导演把手机递给薛殊时看了一眼温茶,“你爸爸一会儿也会和你说话。”

    这些天温茶的表现并不好,不过也没有太大的龃龉,还能看出一点点在往正路上走,节目组对她的态度,也稍微好了些。

    薛殊接到电话,眼睛里乍现出了一丝光芒,对着那头的薛霏嘘寒问暖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知道妹妹过得不错,和以前一样开朗,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浓,将电话递给了温茶。

    温茶拿着电话,一句话也没说,那边的人似乎知道她在听,沉声道:“我是爸爸。”

    温茶没有叫他,那人并不意外,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语重心长:“爸爸知道你心里一定还在怨我怎么会把你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受苦,但是茶茶,爸爸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爸爸希望你成为更好的,值得爸爸骄傲的孩子,希望你理解爸爸的良苦用心。”

    温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问了句:“说完了?”

    那边的金光华愣了一瞬:“茶茶,你就不能不要这么冷淡吗?你离开家快一个星期,爸爸真的很想你,你就一点都不想家吗?”

    “不想。”

    “……”那边沉默了许久,才继续说:“爸爸知道你是在赌气,你不要再气爸爸了。”

    “我没有赌气,”温茶打断他,“我只是觉得你们很无聊。”

    金光华被噎的说不出话,似乎没想到温茶会这么不给他面子,电话是当着节目组打的,势必要录进节目里,温茶这样拆台,对他一个老总来说,未免太丢份。

    以前温茶可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茶茶,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不管你心里如何恨爸爸,爸爸都不会在节目期间带你回家。”

    温茶忍不住笑了一声:“既然不能带我回家,那就不要打电话来,也不要说那些虚伪可笑的话,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让我觉得很恶心。”

    电话那头的金光华被这句话打击的几乎站不住脚,温茶,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没事,我就挂电话了,祝你长命百岁。”

    温茶把电话掐断,扔给导演后,又把自己关进了小屋里。

    导演面带讪讪的笑了笑,对着摄影师做了个手势,把人都带了出去。

    温茶和家人的矛盾激化,这是节目的一大看点之一,到时候,再剪辑的有噱头点,不愁没有收视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