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纨绔子弟(十二)
    等人都走了,薛殊走上去敲了敲门,“你还好吗?”

    温茶没理他,他继续说:“如果心情不好的话,就出来吧,一会儿我在屋前烧一堆火,我们烤玉米和红薯吃。wwんw.『a”

    说完,他又加了句:“其他人都出去了。”

    温茶还是没理。

    薛殊转身去烧了堆火,把红薯玉米埋进火堆里,又去叫她:“外面很暖和,你不想看看月亮吗?今天晚上是月亮很圆,天空很美的。”

    等了一会儿,温茶拉开屋门,薛殊的嘴角显而易见的扬起来,他搬了小板凳放在燃烧的火堆旁,看着她的侧脸,笑的眉眼弯弯,“先坐这里,一会儿就能吃烤红薯了。”

    温茶坐在他身边,沉默的看着火堆,脸上一片生涩的静默。

    薛殊从火堆里掏出一个被烧的焦黄的玉米,用包谷叶包着递给她,“快尝尝熟了没?”

    温茶接过吹了吹,咬了一口,满嘴焦香,她点了点头,“还行。”

    薛殊的眼睛扬起来,“我烤了两个包谷,两个红薯,我们一人一个。”

    温茶吃了几口就吃不下,把东西还给他,“不想吃。”

    薛殊也不嫌弃,接过去慢慢啃完,说:“那你多吃点红薯,红薯养胃。”

    “嗯。”

    两人窝在火堆旁,掏出红薯抱在手上,浑身都温暖起来。

    温茶回想着电话里渣爹的声音,嘴角微微扬起来,反正不是她亲爹,要是以后真弄到头上来,大不了就替原主收拾一回。

    这么一想着,她心情舒坦许多,把整个红薯吃完,浑身的阴郁散去不少。

    薛殊对她的情绪非常敏感,趁她心情好,轻声问:“明天你要去镇上接活吗?”

    温茶难得耐心的回答了他的问题:“答应了两个舞蹈团。”

    “我和你一起去。”

    温茶扬眉一笑:“你会做什么?”

    薛殊绞尽脑汁:“端茶倒水送饭,都可以。”

    温茶沉默片刻,“跟着也可以,不过,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没问题。”

    第二天是国庆节,对于偏远乡村来说,没什么变化,不过镇上就不一样了,什么跳舞唱歌演讲啊的,都会在广场上举行。

    舞蹈团有自愿成团的,也有出钱请的,为了将气氛弄得热闹些,镇上也是出了力。

    温茶带着薛殊找到老年舞蹈团,他们今天是集体舞,衣服鞋子发型妆容都要一样的,还找了能弹吉他,拉二胡,吹葫芦丝的外援,自己奏乐表演,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个节目。

    温茶一开始找上他们,其实是没成功的,不过她试了一次妆,拿出百雀羚,兰蔻,还有雅诗兰黛等一系列品牌化妆品的时候,一切都好说了。

    她得到的报酬还不够她买一瓶精华的钱,别看老年团年纪大,实际上更识货,化妆品好,化妆师有新意,有便宜不占就怪了。

    温茶费了三个小时把妆化好,辗转又要去另一个舞团,幸好两个节目的时间差挺大的,等到任务全都完成,温茶已经饿的前心贴后背。

    薛殊急忙把她拉到一边,用袖子给她擦擦汗,把怀里捂着的饭打开递给她,“街边的卤肉饭,以前我爸爸还在的时候,我们经常去那儿吃,味道还不错。”

    温茶拿着筷子问他:“你吃过了?”

    薛殊摇摇头:“我还不饿。”

    “再去买一份。”温茶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给他,“今天挣了,请你吃,剩下的钱,就当这几天的菜钱。”

    薛殊顿了一下,看她一副认真的模样,把钱收下来,“好。”

    他转身去买了一份饭回来,和她坐在广场边缘的木椅上大快朵颐。

    身后是拥挤的人群,哄闹的表演,以及人声鼎沸的嘈杂。

    天上难得有一丝阳光,将花池里即将散落的月季映照的五颜六色,于秋光里,随清风,跳着最后一场摇曳生姿的舞。

    温茶一言不发,将食盒里带着肥油的卤味尽数夹到薛殊碗里,薛殊看过去时,只能看到她长长的鸦羽,那双幽深而明亮的眼睛。

    他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父母还在的时候,他们一家人赶集,若是饿了,就会点四份卤肉饭,母亲也是这样,吃不了的东西,全部都往父亲碗里夹。

    他当时已经知事了,对这种事带着一种莫名的嫌弃,但是父亲却来者不拒,总是笑呵呵的吃完,脸上带着一种他看不懂的光芒。

    那种光芒,很温暖,他虽然看不明白,却很喜欢。

    可是现在,他忽然开始明白了,他不是嫌弃的,只是没有遇到那个能让他心甘情愿吃剩饭的人。

    见他傻兮兮的,温茶在他眼前挥挥手,“怎么了?”

    “没事,”他摇摇头,“不喜欢吃哪个,都给我。”

    温茶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食盒,冷笑一声:“想得美!”

    薛殊:“……”

    吃过饭,两人把食盒收拾好,沿着街道一直往前走,温茶找了间衣服店,买了一件厚一点的棉衣,把铆钉外套换下来丢到了垃圾桶里。

    薛殊细细看了她几眼,发现她眉眼少了一分锐利时,忍不住笑了,“很好看。”

    温茶瞪了他一眼,转身又挑了一件男生穿的棉衣扔给他,“试试。”

    薛殊顿住,有些惊讶:“这是,给我的?”

    “你说呢?我又不是男的。”

    确定是给自己买的,薛殊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太贵了,我不能要!”

    温茶马上用鼻子俯视他:“钱已经付过了,不要就扔垃圾桶里。”

    薛殊闻言,赶紧抱着衣服不放手,还有些梦幻的说:“……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对我这么好。”

    温茶:“最好不要别自作多情,要不是看你煮饭衣服被烧了几个洞,穿出去太丢人,你以为我会给你买衣服?做梦!”

    薛殊:“……”就不能让人再感动几秒钟吗?

    买好衣服,温茶去了就近的理发店,打理自己的头发,她的头发是爆炸式杀马特,发根被垫过,除非拉直,剪其他发型都逃不了继续爆炸的后尘。

    拉头发太费钱了,尤其是在买了衣服之后,拉头发对她来说有点奢侈,她让理发师剪掉了她爆炸的最严重的部分,买了一包染发剂,决定回去染黑,然后扎起来。

    别人问起,就说自然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