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纨绔子弟(十三)
    买好东西,回去之后,温茶就开始染头发。

    薛殊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就上前帮忙,把后脑勺她照顾不到地方全部染色。

    捣鼓了差不多一下午的时间,两人终于把头发染好了。

    温茶望着镜子里那个黑发黑眸,面红齿白的小姑娘,漂亮的眼睛弯了起来。

    “好看。”薛殊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以后不要再染其他颜色了,这样就很好。”

    温茶没理他,拿皮筋给自己扎了个鼓鼓的包包头,额前的刘海也用夹子别了上去,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一眼看去,如果忽略眉间的阴郁,倒真有点像乖乖女。

    温茶勾了一下嘴角,回头看了一眼天气,对有些发愣的薛殊说:“我饿了,做饭吧。”

    “哦,好。”薛殊回神,狭长的眼睛里划过一抹微光。

    他一直知道温茶长得好看,就算她顶着爆炸头也遮掩不了出色的五官,和那双宛若浸染了星光的眼睛,可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好看或许不足够形容她。

    薛霏打电话来经常说些新鲜词汇,什么“女神”,“小姐姐”,“小仙女”之类的,他忽然觉得薛霏形容的挺贴切。

    晚饭依旧是粥,不过炒了两盘菜,两人将饭菜全部吃完,就坐在屋前烧火堆。

    国庆过后是中秋。

    中秋那天,薛殊带着温茶采完草药之后,去集市上割了两斤排骨,一斤瘦肉,零零散散买了不少好吃的。

    晚上做了玉米排骨汤,青瓜炒肉,凉拌菠菜三个菜。

    薛殊把买的五仁月饼用盘子装起来,让导演拍了个照,发给了薛霏,隔了几分钟,薛霏就打电话过来。

    薛殊拿着电话出去跟薛霏说了好一会儿话,回来问温茶要接电话吗?

    温茶罢罢手,表示自己没兴趣。

    那头拿着电话的金光华只觉当头一棒,在摄影机下,讪讪的挂掉了电话。

    不管温茶究竟因为什么不接电话,但是今天是中秋,合家团聚的日子,温茶连句话都懒得跟他说,这片段要是播出去了,心眼浅的会觉得温茶不懂事,大逆不道,心眼深的恐怕会怀疑,究竟有多大仇多大怨才会连亲爹都不搭理?

    金光华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对边上的大女儿和儿子微微一笑道:“你妹妹她今天有事,我们先吃饭吧。”

    金月和金文可不是草包,一听就知道温茶又在搞事。

    金月心下划过千思万念,她藏住嘴角的笑意,故作嗔怪道:“茶茶也真是的,大过节的也不知道同我们说说话,我真是想她了。”

    “是啊,”金文也来参一脚:“难道她还在为爸爸将她送去参加节目生气?她这一气,时日也太久了。”

    “可不是,”两人的母亲梁雪华薄削的嘴上扯出一个笑容来,不痛不痒道:“再有两个多月你们妹妹就回来了,到时候可要好好补偿她,否则她闹脾气,你爸爸可得遭殃。”

    金光华听到这些话,只觉得心里发苦,三人在摄影机前恍若说笑,可说的却是小女儿的不是,这样的影射,说者无心,实际对温茶是非常不利的。

    有心人要是利用一番,恐怕又要在豪门大小姐,家庭不和,六亲不认上大做文章了。

    “好了,”他打断还要说话的梁雪华,语气沉沉道:“先吃饭。”

    梁雪华看他面色不对,眼底划过一抹嗤笑,都已经做到这个份儿上了,还要在面子功夫上假意偏袒温茶,这人真是越来越虚伪了。

    虽是这么想,但她嘴上却爽利不已:“你爸爸说的对,想吃饭吧,吃过饭,院子里架了小桌,一会儿赏月去。”

    说罢,她给一旁噤若寒蝉的薛霏夹了一筷子菜,语气温柔道:“这么瘦,可要多吃些。”

    薛霏拨了一下碗里的饭,轻轻点了点头。

    把手机还给导演后,薛殊给温茶盛了一碗汤,“先尝尝我的手艺。”

    温茶喝了一口,看在中秋的面子上,搭理了他一下:“勉强合格。”

    听到这话,薛殊的眼睛弯起来,温茶很少对一件事给予评价,经常不理他,但是只要她说出“可以”,“还行”,“勉强”之类的,在她心里那就还不错了。

    没办法,大小姐要求就是这么高。

    喝了两碗汤,吃了半碗饭,温茶就吃饱了。

    她丢下还在吃饭的薛殊的出去烧了一堆火,坐在门槛上思考新的挣钱方法。

    薛殊吃好饭,端着月饼和她一起坐着。

    薛殊问她:“你今天不开心吗?”

    温茶回头看了他一眼,语气不善道:“跟你有关?”

    薛殊语塞:“……我以为我们已经有点革命友情了。”

    “不要自作多情。”温茶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不要以为我对你态度好点,你就能蹬鼻子上脸。”

    薛殊:“……我只是关心你。”

    “多谢你的关心,请你把它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薛殊:“……”这人的好脸就不能持久一点吗?

    “……”

    中秋之后,学校恢复了正常上课,温茶平时和薛殊一起去上课,周末就去山上一起砍柴找草药,如果运气好,会碰到一些野山果,两人拾掇好,拿去镇上买。

    镇上的老年团偶尔出去参加节目,会提前和温茶说好,让温茶挣点外快。

    当然温茶的化妆事业,并没有就此止步,如果有合适的团队,温茶也会接活,不过时间大多在周六周末。

    两人的日子虽过得紧巴巴,不过却没了最初的窘迫,每顿有蔬菜,隔三差五有肉,瘦的跟竹竿一样,还矮矬矬的薛殊,在营养跟的上的情况下,开始有拔高的苗头。

    十月底,薛殊量身高时长了一厘米,高兴的眼睛都红了,温茶半点也没受到他的感染,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

    到十一月中旬,《变形计》第一期节目播出了。

    这是个边拍边播出的节目,这一季的节目一共十五期,各自穿插着播放,分别讲述的是十个孩子交换过后的生活。

    温茶和薛霏排在第二期,第一期是机车少年的叛逆之旅,这让观众着实过了一把中学时代的机车之瘾。

    反响说不上多好,不过也引起了一大波注意力。

    第二期预告里是温茶初到目的地用石头砸导演,破口怼监制的丑恶嘴脸,这明显引起了电视机前观众朋友们的注意。

    在有人好奇的查到所有关于温茶的黑历史时,这个节目,就像是坐了火箭一般,迅速霸占了无数头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