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纨绔子弟(十五)
    十二月初,变形计已经播到第五期了。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原主以前挂了个吃喝玩乐的微博,被轮了又轮,夹杂着生殖器的咒骂把原主微博下的评论刷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峰。

    金光华没想到一个《变形计》会引起这么多公愤,等他和公关团队着手时,温茶已经成了网络红人。

    比什么“赵日天”,“龙傲天”,“叶良辰”,“国民老公xxx”还要火爆,当然有过之无不及的还属众人对温茶前所未有的厌恶程度。

    温茶就跟杀了人放了火,过街老鼠般人人唾骂,就算仍然有少数人还带着客观的心理看待《变形计》,也会有一大堆的喷子,无限制的在弹幕上刷频辱骂,故意引发众愤,很快就有人迁怒金华盛世,金华盛世受到了不小的抨击,事情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节目组对这种热度喜闻乐见,金光华却是痛恨至极。

    一想到这样的恶果是自己女儿带来的,金光华真是气的心脏病都要犯了,下定决心等温茶回来后,要狠狠地收拾她,让她在外面丢人现眼,真是把他的老脸都丢尽了。

    当然,这些温茶都是不知道的。

    她仍然每天都和薛殊一起去学校,不过课上却没有倒头就睡,而是看着黑板发呆,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每天的作业都是薛殊做的,各科老师心里有数,不过想到她的身份,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把局面搞僵。

    自从第二期节目播出后,班上的学生看向温茶的眼神就更不一样了,知道她是那位可以和导演对着干的大佬,还有那么多黑历史,就跟看到了毒品一样,恨不得离她十万八千里。

    之前喜欢转过头问她一些问题的前桌也不敢跟她说话了,把她当个毒瘤,生怕沾上就扯不掉了。

    温茶倒是不在乎这些,她甚至还觉得轻松,每天和薛殊混日子,实在太舒坦。

    薛殊在两个月前就在学习上下了很大的气力,每天晚上写完作业后,不仅要预习课本,还把之前做过的卷子翻来覆去的看,全都吃透了,又开始各种背诵,拼命向着学霸奋力进发。

    温茶依旧和以前一样,洗漱过后就去睡觉,有天晚上薛殊忽然叫住她,说是要考她一道题。

    温茶没有拒绝,让他把题型拿过来,是数学卷子最后一道大题,温茶看了片刻,提笔写了几行论证套公式,又手动做了个辅助线,几分钟后,把笔还给了薛殊。

    第二天一早,班主任讲解题型,提到了那道大题,薛殊对应班主任的解题方法,想起了温茶的解题方法,最后得出了温茶的解题方法更简单易懂的结论。

    他当晚只是在试探温茶,却没想到温茶真的会做。

    如果是这样,那么她白天是不是有在听课?

    而且她很聪明,只是每次表现得冷酷无情,让人常常忽略了她的长处,不过薛殊却隐约知道她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废柴。

    不止不废柴,而且还非常优秀。

    但是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这么一想着,他心里就跟藏了一团火似得,精神的不得了。

    上次妹妹给他打电话,说网上有很多对温茶不利的言论,问他情况怎么样?

    他让妹妹把评论读出来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不是他认识的温茶。

    温茶比这好无数倍,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张嘴就嚼舌根,他们才是最让人厌恶的人。

    等以后,他绝对要让这些胡说八道的人,把说出来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吃进去!

    他没有把这些事告诉温茶,虽然温茶不在乎,可他不想让温茶烦恼,他想她快乐。

    最后的一个月里,遇到不懂的问题,薛殊都会请教温茶,温茶也会难得耐心的,给他讲解题型。

    不管是语数外,还是物化生,温茶似乎都信手拈来。

    “我以前是三好学生。”

    有一次,温茶轻描淡写的提了句:“我初中拿了结业考全优,是市里第一名。”

    这些事,很少有人知道,就是金光华也不知道,很早之前,原主就不告诉他这些事了。

    他更在乎原主为什么逃课,为什么给他丢脸。

    “我高中逃过三分之二的课程,不过我每次都有参加考试,考试成绩应该还算不错。”

    说到这里,她提及她高中都考了多少分,眼睛里却流露出一丝未曾见过的光亮。

    那光亮驱散了她身上终年不散的阴郁,让她整个人恍若置身在阳光里,明媚而清澈。

    “我妈妈……以前的愿望是当老师,她喜欢学习好的同学。”

    她的嘴角扬起来,眼睛都是笑的,“所以,我就想,我得有个优点,让她一直喜欢我。”

    让她一直喜欢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底,划过了不易察觉的渴望。

    那是薛殊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她也是个孩子,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自己执着追寻的东西。

    只是这样的她埋藏的太深,深的无处安放,让人察觉不到。

    她从未提起过自己的家庭,也没有提起过自己的过去,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他知道,她是真的不在乎。

    可是,到底要多深刻的印记才会让她不在乎那些恶言?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也不为自己辩解?

    这是她唯一一次提及自己的母亲,她脸上的笑容终于触手可及,她一定很爱她,可是微笑过后,她眼睛里的光芒,宛若一闪而逝的流星,湮灭成无法消融的冰冷。

    感觉到他的探寻,她收起自己所有的情绪,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模样。

    “我有点累了,先去睡觉,有什么不会的,明天早上问我。”

    薛殊看着她的背影,想叫住她,询问她那些他在乎的答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视线里。

    如鲠在喉,问不出口。

    他在冬雪漫天的晚上失眠了一整夜,脑海里都是她的笑容。

    有些东西已经蓦然改变了。

    他隐约知道是在哪儿变的,可是他不打算抑制,任凭那些无法言说的情绪在胸腔里疯狂生长。

    心里只有一个近乎奢望的念头。

    他还想看到温茶的笑容。

    不是装模作样的嗤笑,不是没有感情的冷笑,也不是浮于表面的淡笑。

    而是她的笑。

    仅属于他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