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纨绔子弟(十八)
    温茶回到别墅后的日子并不好过,网络上的流言让金华盛世深受其害,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金光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薛霏和节目组走后,就和温茶在客厅里大吵起来。

    金光华大为光火的斥骂道:“如果知道让你去参加节目会变成这样,我宁愿把你关在家里活活打死!”

    温茶对他的说辞不为所动,连眼神都啬于给他,“那你最好说到做到。”

    金光华气的提起鞭子就往她身上抽,“你这个孽障!你就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他下手的力道非常重,眼睛里没有一点父女情分,只有满满的迁怒。

    “好!我现在就把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打死!”

    这些日子以来,金华盛世的股票跌的厉害,资金也开始周转不灵,如果没有外援,公司极有可能会面临破产危机,他焦头烂额了近一个月,每天面临着董事会的咄咄逼人,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失去对公司的掌控权,心里只有对温茶的愤恨。

    他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女儿。

    不仅没有替他争光,每天只有败家的本事,半点比不上金华金月,根本就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

    金光华一鞭子抽到了温茶脚上,皮开肉绽的声音,清晰可闻,温茶的腿肚子抽搐了一瞬,钻心的疼,直教人无法忍受。

    她总算知道,原主为什么被金光华打一顿之后,会去掉半条命了。

    这哪是打女儿,这简直是在收拾不共戴天的仇人。

    “还要打吗?”温茶抬眼盯住金光华,云淡风轻道:“如果你还要打的话,也可以,打我三鞭子,从此以后,我们父女之情,一刀两断。”

    金光华被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吓得发愣:“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我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话音未落,金光华的眼睛瞬间红起来,心里暴跳如雷,提着鞭子就对着温茶打下来:“你这个混账东西!还有脸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好!今天我就把你打死在这儿!”

    金光华气急攻心下的一鞭子,使足了力气,打在身上,就是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两鞭子下去,温茶背上一片狼藉。

    鲜血,伤痕,还有执拗的眼神,刺激到了金光华,他就跟个疯子似得,穷追不舍的要给温茶一个狠狠地教训。

    但温茶没给他机会。

    她抓住鞭子的尾端,目光沉沉的盯住金光华:“三鞭子,以后,你不再是我的父亲了。”

    说完这句话,温茶放下鞭子,提着一旁准备好的衣服往外走。

    金光华被她气的头晕目眩,“你给我站住!”

    温茶侧目,“金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听到“金先生”,金光华简直能气晕过去,心里直道温茶不识好歹。

    “你不能走,你今天要是走了以后休想回这个家。”

    “我不回来了。”温茶语气平静道:“以后这也不是我的家,你放心,我不会再踏足这里一步。”

    说罢,温茶开门就离开。

    没想到温茶去了一趟变形计回来,脾气会变得这么彻底,金光华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抬脚追了上去:“金茶!你可要想好了,你离开这里以后,手里所有的卡,还有吃穿用度,都和金家无关,你休想用金家一分钱,以后想要回来,也没人让你进家门。”

    “你放心,”温茶的嘴角勾起来,“我就是饿死,也求不到你门下。”

    金光华面色一滞,他何曾见到过这么盛气凌人的温茶,如果说以前的她只能唯唯诺诺的当他手里听话的匕首,虽然有些恶习,但却极好掌控,那么现在的她就像是拂开灰烬的刀刃,气势凛然,锋芒毕露,刺目的让人无法直视。

    这个认知让金光华的内心很不好受,尤其是温茶敢大逆不道的和他脱离父女关系,这种愤怒就燃烧到了极点。

    “金茶,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乖乖听爸爸的话,好好把你身上的坏毛病改一改,你还是金家的大小姐。”

    温茶指了指自己后背上的鲜血:“我也给过你机会。”

    金光华抽了她三鞭子,每一鞭都下了死手,温茶忍不住嗤笑出声:“这是一个父亲做得出来的吗?”

    金光华心虚的撇开眼:“是你不听话,我教育自己的女儿,何错之有?”

    “如果我听话,只会是三鞭?”

    金光华一阵语塞,如果不是温茶以断绝父女关系来威胁他,分散他的注意力,今天他是绝对要把温茶好好收拾一顿。

    金华金月已经被他打发去了公司,仆人也都放了假,今天屋里,只有一个藏在窗户后面看好戏的梁雪华,没有人会帮助温茶。

    “你做了这么多错事,作为你的监护人,难道我不应该收拾你?”

    “我做的错事是因为谁?”温茶被他的胡搅蛮缠逗笑了,她饶有兴致道:“如果你想和我翻旧账,我们可以好好的翻一翻,我们可以一起说说,金文金月都是些什么恶心玩意儿,他们和梁雪华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我想你应该不介意,说到这些陈年往事。”

    话音未落,金光华面色大变:“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这些?”温茶冷笑一声:“这些是什么?是你厚颜无耻的背着我妈有两个比我还大私生子?还是梁雪华根本就是私生子的母亲?或者是你骗了我的股份去给这三个贱人?你想知道什么?”

    温茶抱住肩看着他略显仓皇的脸:“我知道的很多,就看你想怎么从我这里交换,如果你想说我做的那些错事,那你应该去找那两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这些不是你让他们教我的吗?你应该告诉过他们,让他们捧杀我不是吗?”

    “他们做得很好,不仅搞臭我的名声,还想把我赶出公司,我已经快废了。”温茶罢罢手,轻笑着说:“现在你又过来,想合着他们的诡计,把我活活打死,你说,要是有人知道这些消息,把消息散播出去,金华盛世,包括这个家,是不是就完了?”

    听到温茶说私生子三个字,金光华就知道事情坏了,这几个消息,随便放出去一个,他这辈子就完了,他只能死不认账道:“你不要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