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纨绔子弟(三三)
    温茶是在一家咖啡厅和金光华约好的。

    听到他要见面,温茶第一时间是拒绝,然而金光华低声下气的样子,让她觉得可笑的同时,又太过可悲。

    金光华坐在窗户边,看到她的时候,慌得站起来打招呼,一脸的局促和讨好,看的温茶心里发堵。

    她走到金光华面前坐下,金光华忙不迭的说:“我给你点了你小时候就想喝的卡布奇诺,马上就来。”

    温茶点点头,看着他两鬓的白发,还有眉心的悬针纹,没说出那些伤人的话。

    这几年金光华的日子不好过,按理说,她应该高兴的,但他是原主的父亲,她的情绪起伏不大,对他经历的一切,也不感兴趣,谈不上什么大悲大喜。

    “你想说什么?”她开门见山道。

    金光华看着她越发像她母亲的脸,把服务生端上来的咖啡推到她身边,嘴里发苦道:“爸爸,就是想来看看你。”

    “看看我?”温茶被这句话逗笑了,“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金光华被她噎的面上发冷,“你什么意思?”

    温茶盯着还在冒热气的咖啡,轻笑一声:“我只是想不通你为什么突发好心,毕竟这么多年,你从没关心过我一次。”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道理谁都懂。

    金光华被她说的老脸一红:“爸爸,发现自己亏欠了你,想补偿给你父爱,难道不应该吗?”

    “可我记得,我们已经不是父女了。”温茶毫不犹豫的打断他,“需要我把断绝关系的协议给你过目吗?”

    金光华面色顿时沉下来,厉声道:“有协议又怎么样,你是我女儿这件事永远有效,除非你不要你身上的血!”

    “那还真是感谢你的血了,”温茶啧啧两声:“如果不是你我还真活不下来。”

    金光华面上一喜:“你清楚就好。”

    温茶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她眼睑垂下来,微微一笑:“如果你叫我来是为了联络感情,那就到此为止吧,我想你那两个私生子更想和你共享天伦。”

    她拿起自己的包,站起来就往外面走,金光华吓得赶紧拦住她,“你就是这样对你父亲的吗?!”

    “你还想我怎么做?”温茶冷笑:“难道你还要我把我们已经不是父女,而你纠缠不休的事实昭告全世界吗?”

    看她油盐不进的样子,金光华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咬着牙道:“我叫你出来,是有事要说,如果你非要弄得彼此难看,不要怪爸爸不念父女情分。”

    “你什么时候念过父女情分了?”温茶盯住他的眼睛,低声说:“如果你念及父女情分,你当年就不会那样对我。”

    “如果你还想试图用之前的方式来打击我,那你真是越活越糊涂了,你或许还是曾经对我不假辞色的你,而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想做什么事,还要掂量几分。”

    温茶饶过他的肩膀,继续往外走,金光华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厉声道:“金茶,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父亲,你必须要承担起一个女儿的责任!”

    责任?

    温茶笑起来,“你让一个你抛弃的女儿承担责任?你还要脸吗?”

    “我不管,”金光华已经不管不顾了,“你是我的女儿,我们有血缘关系,你逃不掉这一切,必须承担一切债务!”

    债务。

    必须承担的债务。

    温茶没想到金光华的脸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厚。

    “公司已经完了,我欠了一大笔钱,金茶,你必须帮我!”

    金光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疯狂,“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公司破产,你的哥哥姐姐要出国,如果我还不上钱,我就要坐牢,金茶,看在我养育过你的份儿上,你帮帮我,你帮帮我!”

    他就像沼泽里的恶鬼,窥得一线生机,便死死抓住不放,死活要把人拖入无间地狱中去。

    知道金光华的真正目的,温茶面上没有一丝动容,无利不起早,空手套白狼,这就是商人的劣性根。

    “我帮不了你。”她把金光华的手从身上一点一点的揭开,毫不犹豫道:“你去找别人吧。”

    听到温茶的拒绝,金光华反而抓的更紧,他赤红着一双眼睛,几近疯魔,“你可以的!你不是有钱吗?你把你的钱全都给我,都给我!”

    “还有你男朋友,他不是有钱吗?你长得这么漂亮,和你妈妈一样会笼络男人,你让他帮我啊!只要你开口,他一定答应的!”

    他说的十分笃定,早就将一切了解的彻底,“只要你帮注了我,爸爸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将所有的贪念说出来之后,金光华已经疯癫了,他已经想到自己拿到钱后的日子,只要一想想,心里的魔鬼就不断作祟。

    金茶是他的女儿,她帮注自己是理所当然,一定要抓着她不放!

    “抱歉,我说了,我帮不了你。”温茶把他的手狠狠地摔了下去,转身就要走,金光华癫狂的追了上去,“你给我站住!”

    他抓起地上的椅子,就朝温茶砸了过去,“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在这里打死你这个不孝女!”

    这么大动静很快引来了一大波注意,还有咖啡厅的经理。

    温茶无所畏惧的盯着他手背上爆起的青筋,口气淡淡道:“如果你敢,我不介意。”

    金光华被她惹怒,伸手就把椅子扔了过去,温茶侧身躲开,咖啡厅顿时被砸的一片狼藉,顾客们连连尖叫着往外跑,胆子大的用手机开始拍视频,一边吐槽遇见了极品,经理吓得不轻,马上叫人拦住金光华,打电话报警。

    金光华已经疯了,强大的压力,压垮了他的脊梁,温茶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如果抓不住,这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度过。

    他不接受这个事实!

    他挣脱所有人,追着温茶的脚步,破口大骂,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一切,只想把自己所有的怨恨和不如意都发泄在温茶身上。

    “你算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我,有你这么个玩意儿吗?识相的就给我钱,否则你这辈子都休想好过!”

    “你和你妈一样,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果不是她横参一脚,我娶得根本就不是她!金华盛世哪儿有你的份儿!”

    “你如果不想把事情闹大,最好乖乖听话!把钱全都拿出来!”

    “说够了吗?”

    温茶停下脚,回头盯住他,金光华缩了缩脖子,“你这个六亲不认的不孝女,你想做什么?”

    温茶抬手给了他两巴掌,劈头盖脸的两巴掌,打的金光华一蒙。

    “如果说够了,就闭嘴。”

    “贱人!”金光华捂住自己的脸,回过神就朝温茶扑过去,他已经忘了自己的初衷,只想把温茶这个不听话的女儿,打死在这儿!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贱人,今天我就要撕烂你的嘴!”

    温茶静静地看着他歇斯底里的样子,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个人,早就不是原主的父亲了,他就是个吸血的魔鬼。

    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温度,一双有力的手臂把她抱到一旁,抬脚就将冲过来的金光华踢了出去。

    金光华被踢个正着,捂住心口,发出凄厉的惨叫。

    “没事吧?”薛殊把温茶拉到一边,将她上下检查了一番,还不确定的问。

    “没事。”温茶摇摇头,“他没打到我。”

    就算是这样,薛殊的怒气,也没有半分退减,他抱住温茶,回过头戾气丛生的盯住金光华,手指在身侧,快捏血来。

    金光华吓得神智一清,看到周围的景象,再看看薛殊,顿觉眼前一黑,心下只剩下绝望。

    他张张嘴,还想对温茶说什么,全都被薛殊的眼神吓得咽到肚子里,最终,警察赶过来,把他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