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现实世界(十八)
    不缺这个节目?

    怎么可能不缺这个节目?

    林安安对温茶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温茶,不是她身后的陈家,她怎么会自降身价接这种受罪的节目?

    当初她和温茶合作第一部电影时,导演和制片人都对温茶格外青睐,时常夸奖她的演技,就连当时的男一号,也对温茶表示出了超乎朋友关系的欣赏,温茶在剧组如鱼得水,只有她,她在剧组里明明是女一号,本该受到无数人追捧,却被温茶生生斩断,她不止没得到女一号的待遇,还常常被严苛的导演骂的狗血淋头。

    她长得漂亮,又是帝都名校毕业,平时受尽周围人的奉承,接的第一部戏就是女主角,可以说是天之骄子,这样优秀的她,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她当时把这一切归咎在温茶的身上。

    暗地里下了决心,要让温茶在圈子里混不下去!

    后来,在一次经纪人介绍的饭桌上,她认识了对自己奉若珍宝的“干爹”,干爹对她疼爱有加,只要她提出的条件,无一不答应,她当时第一个要求,就是斩断温茶所有接戏的可能,要把温茶活活拖跨,再给温茶致命一击,干爹说到做到,当时有一段时间,温茶几乎没有戏可拍,可就是这样,凭借苏安的人脉,也给温茶找到了一两个不入眼的小角色,

    那两个小角色她并没有在意,毕竟温茶接的角色着实太过低俗,她看笑话都来不及,直到温茶接到那个少女画家的角色,那个角色足以让温茶大放异彩,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她当时就让干爹把角色从温茶手里抢了过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明面暴露在了温茶面前。

    她不怕温茶,凭借温茶的背景,想和她斗,下辈子去吧。

    可人算不如天算,她没想到温茶会搭上陈家那条大船,陈家不止把角色拿了回去,还给了她和她身后的干爹狠狠的教训。

    干爹的公司被破产了,她不仅失去了干爹给的所有资源,还被干爹关在屋里,拳打脚踢,打的头破血流,干爹恨她入骨,说一切都是她害得,如果不是她,陈家不会迁怒到公司身上,干爹发泄够了怒火,没多久就将她赶出家门,弃如敝履。

    很快,经纪公司也因为陈家的压制,拒绝给她资源,一向待她极好的经纪人也不再给她提供帮助,一时间她失去了所有优势,只能故态复萌,再找个靠山,可她得罪了陈家这件事,圈内无所不知,没人再敢养着她。

    没有资源,她会失去一切来之不易的人气,无奈之下,她只得求爷爷告奶奶的找人帮忙,花了大心血找上了这个曾经看不上眼的真人秀节目,遇到了她这辈子最憎恨的温茶。

    她恨温茶,她曾发誓要让温茶付出代价!

    即便知道现在的温茶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她也想给温茶不痛快。

    “你以为你能得意及时,等到陈家厌倦你,抛弃你,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林安安丢下这句话,冷笑着,扭着腰去找导演去了。

    那是她新的靠山,有他在,温茶的在这儿别想过好日子。

    盯着她的背影,温茶心里有句p迟迟说不出口。

    这人,就特么毫无疑问的智障。

    苏安把行李从车上拎下来,看到林安安,啐了一口:“这货,不是被封杀了吗?怎么又出来浪了?”

    温茶挑挑眉:“嘴巴欠。”

    苏安笑一声:“这两个月,她要是不知死活的凑过来,非让她长记性不可。”

    苏安记仇,以前的事儿,门儿清的很。

    温茶从他手里接过一个箱子,跟着导演助理往前走。

    这次的节目,和周目里的变形计有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有支教老师。

    一共四个人,除了她和林安安,还有两位男老师。

    一个是之前合作过的男演员张译文,一个是综艺圈内的名嘴周林。

    四人被带到仅有平房的学校里,导演就开始分配任务。

    这是一所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一共两百来号人,六个班,他们四个人,根据变形计的交换主人公,带的是六年级的课程。

    张译文教数学和体育,周林教语文和科学,林安安教音乐和美术,剩下温茶教的是英语顺带把早读也一起带了。

    分配好任务后,工作人员带几人去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安置。

    说是教职工宿舍,其实房间比教室还不如,屋子虽然是砖房,不过砌的歪歪扭扭,就跟要塌了似得,门有裂缝,窗户也没玻璃,屋里只有上下两张铁床,和读书时候的上下铺一样。

    除了锅碗瓢盆,连张椅子都没有,环境可以说是非常简陋了。

    温茶在周目里已经住过土块房,接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林安安却没她那么淡定,她还没走到门口,表情就已经扭曲的不像话,横眉竖眼,咬牙切齿的,就跟人欠她几百万似得。

    两位男明星虽然也有些色变,不过很快就淡定下来,张译文扫了一眼温茶,露出暖男式微笑:“这没什么,只要有地方住,我就很满意了。”

    “是啊,”周林也感叹道:“山区里的孩子们都能顶着这样的环境好好学习,我们这些人,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很期待我们这次的行程。”

    听到这话,面色难看的林安安发挥影后般的演技,收回了自己的狰狞,笑靥如花道:“我也是,能为孩子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罢她递给温茶一个挑衅的目光,对于她的装模作样,温茶并不搭理,拖着自己的行李就往屋里走。

    屋里的空气并不好,沉淀着一股烟尘气,林安安皱眉四处嫌弃时,温茶把行李放到了上铺,开始铺床。

    她和林安安住一间房,屋里只有上下铺,凭林安安的尿性,显然不会住上铺,她懒得跟她争。

    林安安看她识相,嘴角露出一丝得意,“怎么,你不喜欢住下铺吗?”

    温茶没说话,林安安的眉头顿时竖起来,讥讽道:“山高路远,没陈家照拂你,你终于知道怕了?”

    温茶对她的脑残程度有了新的认知,她没理,静静铺自己的床。

    至于犯了中二病的大小姐,爱咋滴咋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