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聊斋志异(六)
    小松鼠伸出爪爪碰了一下黑衣男子的裤脚,想看他还活着没?

    若是死了,那等在附近的鬼怪冲上来,该如何是好?

    在感觉到碰触的瞬间,黑衣男子修长的手指动了一下。

    小松鼠看到后,吱吱吱的叫了起来:“你还好吗?”

    黑衣男子听到叫声,一言不发的站起身,费力的将巨剑提了起来。

    他受了很重的内伤,一时片刻,浑身无力,如果不是怕藏在后方策划万妖阵的妖鬼还没离开,他根本就是要晕厥过去。

    “嘿,你还能走路吗?”小松鼠看他面色惨白的模样,急得上蹿下跳,“别倒下,累了就靠在浆果树上,千万不要死啊!”

    黑衣男子根本就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耳朵里翁嗡嗡的,脑袋发疼。

    这是使用力量过度的后遗症,不仅头晕耳鸣,之后一段时间,他还会非常虚弱。

    这在曾经并不是什么隐患,但是现在,这足够致命了。

    他勉强走到一棵树下,抱着剑,靠在了树干上。

    他的头发很乱,棱角分明的脸颊冷刻而深邃,血迹在他薄薄的嘴角干涸,但是却干涸的不彻底,只要他一喘气,就会有更多的鲜血从口中流出来。

    他伤到了肺腑。

    这个结论让小松鼠害怕的缩到了他腿边,现在只要随便一个普通人,就能把黑衣男子杀死,她还怎么报仇啊?

    在脑海里一直保持安静的系统突然冒出来:“要不用你的积分,给他换个止血丹什么的?”

    “还有这个?”小松鼠眼前一亮,不过很快又萎了,“可是积分是什么,我没有,我,我拿榛子跟你换好不好?松子也可以,不行的话还有浆果……”

    系统:“…………”它怎么要跟傻瓜宿主解释积分的事?

    “那个,”它思索片刻,故作平静道:“不要那些东西,只要你好好的为你的族人报仇,报完仇之后,你很快就能给我报酬的。”

    小松鼠狐疑道:“你不会要杀了我吧?”

    系统:“……”如此脑洞,甘拜下风。

    “不会,”系统发出了老父亲一般的叹息:“这些东西都不值钱,你随随便便买得起。”

    说罢,小松鼠的爪爪上就多了一颗褐色的药丸。

    “去喂他吃吧。”

    “可是溪流都干掉了,没有水。”

    系统:“……”他嘴巴里那么多血,不用喝水的……

    小松鼠:“……”不要欺负她未成年……

    最终小松鼠跳到黑衣男子的脚背上,用爪爪抓着他的衣服往前爬。

    他的衣服上好多血,小松鼠真是嫌弃透了,爬到他膝盖处,就有点受不了了,她浑身的白色毛发都脏了,黏黏的,好想吐。

    她瞥了一眼黑衣男子的肩膀,有点打退堂鼓。

    系统:“树林边有好几个监视这里的妖怪,他们还在观望,如果不快点把人救活,一会儿这人露出破绽了,他们追过来,你们都得死。”

    小松鼠:“……”好怕怕啊……

    她咬着牙再接再厉的爬到了黑衣男子的腰上,用嘴巴咬了一下男子的手臂,想让他帮帮自己。

    黑衣男子已经没知觉了,手臂有些冷,小松鼠从他身上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死气。

    这简直要吓死松鼠了。

    她费了老大力气爬到了黑衣男子的耳边,趴在他脸上,用爪子把药赛他嘴里,黑衣男子若有所感,嘴角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剧烈的咳嗽,把药吐了出来。

    药丸落在小松鼠的爪爪上,血淋淋的,好恶心。

    她低声对系统说:“能换一枚药吗?”

    系统:“想得美!”

    “那水呢?”

    “他连药都吞不下了,还喝什么水?”

    小松鼠黑溜溜的眼睛一动,“要不把药化在水里给他喝吧?”

    系统:“……”为什么失忆了,还有这么多生活技能?

    最终系统给了小松鼠一个小小的量杯,把药化开,喂进了黑衣男子嘴里,喂完药,小松鼠毫不犹豫捂住了他的嘴巴,就算黑衣男子咳得撕心裂肺,心肝都要废了,也没松开。

    直到黑衣男子把药咽下去,小松鼠,才疲倦的窝在他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黑衣男子受万妖阵影响,丹田内阴气丛生,浑身发凉,被折磨几近疯魔,本以为会交代在这儿,熟料,竟有人将他救了,不知是何种灵丹妙药,他的肺腑得到了很好的治疗,丹田内的阴气也消失的一干二净,身体虽未痊愈,不过却绝不会让他任人宰割。

    一阵眩晕过后,他终于清醒,提起手上的长剑,一剑挥了出去,十丈外的一棵枯树,立时劈成两截。

    周围还处于观望状的妖怪被吓得抱头鼠窜。

    他们都是鬼王麾下的鬼将,早在万妖阵启动时,就同鬼王还有狐妖守在阵法周围,等着看黑衣男子被阵法耗死,殊不知,这黑衣男子不仅没死,还引得天地灵能相助,破了阵法,还杀了阵中大妖,吓坏了众妖鬼,鬼王和狐妖更是吓得胆战心惊,生怕那黑衣男子迁怒,纷纷逃窜,只余下几个小鬼看情形,若是黑衣男子杀过来,必然是要抵挡一阵,若是黑衣男子后继无力,也定要趁此机会,通知其他妖鬼赶过来,赶尽杀绝。

    只可惜这些小鬼都贪生,在黑衣男子重伤时,无一敢上前一探究竟,等到黑衣男子稍微恢复过来,稍一出力,俱都如鸟兽散。

    黑衣男子收起剑,这才想起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嘴角微动,低沉如冰裂的声音很是好听,“你在吗?”

    小松鼠听到声音醒来:“吱吱吱!”我在!

    黑衣男子才发现自己肩上藏了团东西,他伸手摸了一把,想起了什么,薄唇轻启道:“是你。”

    小松鼠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一爪拍掉他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又“吱吱”了两声。

    黑衣男子也不恼,低声问:“是你救了我吗?”

    小松鼠点头如捣蒜,继续吱:“是我是我!”

    两人脑电波对不上号,黑衣男子似乎也发现自己问一只没有开启灵智的小动物,有多白目。

    不过他能嗅到小家伙身上的药香,同他吃下去的如出一辙。

    这小家伙十有**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虽看不见小松鼠长相,却不妨碍他的感激。

    “多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