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聊斋志异(十)
    “救、救我……”

    那人红着一双眼睛,痛苦的看着黑衣男子,眼睛里全都是惧怕。

    “求求你……救救我……”

    他的嘴上是因为疼痛咬出来的裂口,整个人在阴暗的空间里打颤,无比可怜。

    小松鼠看了几眼,就撇过头去挠黑衣男子的肩膀。

    黑衣男子将她按回心口,问灰袍道士:“此人可是刘海?”

    灰袍道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正是。”

    “把他放下来。”黑衣男子转过身,没往屋里走,一向冰冷的容颜更加的阴鸷。

    灰袍道士割少年的肉喂蛇之事,已经显而易见。

    那名刘海的少年已经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实在太过可怕。

    灰袍道士把人放下来之后,还不忘辩道:“阁下不要觉得此人无辜,这少年正是当年吃了蛇肉的僧人后代,无怪蛇要吃他的肉,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小松鼠想起在城门口那个贼眉鼠眼的刘老爷,那人竟然是僧人的转世……

    黑衣男子并没有即刻带少年离开,而是走到山颠上,给整座山下了个阵法,才回来在道士略带惊恐的眼睛里,带人离开。

    道士拦住他,跪地请求道:“阁下如此厉害,何不将这些孽畜重新封印到枯井中?”

    黑衣男子并未理会他的请求,也未伤他性命,只道:“我在山中下了禁忌,此后,这山上的蛇再不能去人间害人性命。”

    灰袍道士心中一喜,复又问道:“若再有人闯入该如何是好?”

    “闯入的,皆是该死之人。”

    黑衣男子说完话,径直提着人离开,

    那灰袍道士并未同他一起离开,而是继续住在了蛇佛寺中。

    他手上染满鲜血,即便是回到道观,恐怕也不得善终,除了这蛇佛寺,他竟无处可去。

    黑衣男子带着少年回到了镇上,刘老爷早就在一旁静候,见到受伤极重的儿子,气的差点晕厥过去。

    他年岁已大,刘海不仅是他老来子,更是他的独子,听闻涉环山上有人心机歹毒,以人饲蛇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黑衣男子领了赏金,并没有阻止他,而是带着小松鼠继续上路。

    至于后来刘老爷带人上涉环山,被蛇撕成碎片之事,也只听了十之一二。

    世间事,因果事,终是讲究个天理循环。

    这日,黑衣男子带着小松鼠走到一处热闹的集市,只见一书生在镇上摆笔墨写字挣盘缠。

    书生背了个书箱,生的眉清目秀,很是英俊,见到过路人,脸上无一不是含笑宴宴。

    小松鼠从未见过如此爱笑之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那书生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注视,朝黑衣男子问了句:“小生,宁采臣,不知阁下名讳?”

    黑衣男子伸手摸了一下调皮的松鼠,并未搭理书生,抬脚而去,宁采臣追上来,“我见阁下这肩上小物尤为惹人怜爱,不知这小物何处得来?”

    听见有人说自己惹人怜爱,小松鼠摇了摇大尾巴,发出轻快的声音。

    黑衣男子朝着宁采臣的方位看了一眼,冷声道:“气若阴山,仰面桃花。”

    宁采臣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问道:“阁下何意?”

    黑衣男子道了句“烂桃花”后,扬长而去。

    宁采臣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暗道自己最近,莫非真有什么烂桃花不成?

    小松鼠站在肩上回望了他一眼,黑溜溜的眼睛弯起来。

    此人,生的当真同桃花般好看。

    黑衣男子看不见也能听出她声音里的喜悦,毫不留情的将她抱进怀里,“喜欢他?”

    小松鼠见他面色颇冷,声音涩涩,不敢乱动,也没开口回答。

    黑衣男子没说话,带着她去城里买了下坚果带在身上,马上就要如东了,松鼠是冬天一般都在洞中睡觉,若无意外,这只松鼠冬天应该同他待在一起。

    买好东西后,黑衣男子带着小松鼠就要离开,忽听不远处有猎户卖香獐子的声音。

    小松鼠不由得抬眼看过去,看到了那窝在笼子里,可怜兮兮的獐子。

    是只上了年岁的獐子,因行动不便,被猎户擒了个正着。

    感觉到小松鼠的注视,那獐子睁开眼睛,朝她看过来,看到她玉雪可爱的模样,狭长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听天由命的悲悯。

    他年岁大了,不能做富贵人家的宠物,便是要被杀了果腹的。

    到底是逃不过死劫。

    这么一想着,老獐子的眼睛里,蓦然流出一行眼泪来。

    小松鼠一想到獐子也是动物,不由得在黑衣男子怀里跳个不停,要他去救救自己的“同伴”。

    看到有人去踢獐子的身体,她“吱吱吱”乱叫着,生怕它被踢死了。

    她已经没有亲人了,如果獐子有孩子,它们失去了父亲,该多伤心啊。

    黑衣男子不用问也知道它的请求,他摸了一下它的脑袋,“如果你以后都乖乖的,我就答应你。”

    小松鼠点头如捣蒜,“乖!一定乖乖的!”

    黑衣男子揉了揉她的爪爪,转过身,朝那猎户走去。

    猎户看到黑衣男子,就知道活儿来了,叫嚷着要介绍好东西给他。

    黑衣男子伸手提起那装死的獐子,给了猎户一两银子,转头就走。

    猎户看到买家出手如此阔绰,还想把他叫回来介绍些别的,黑衣男子跟没听见似得,带着獐子去了郊外。

    一路上小松鼠和老獐子慢吞吞的交流着。

    小松鼠:“你从哪儿来?”

    老獐子:“山里来。”

    小松鼠:“哪座山呀?”

    老獐子:“就在城后面的小坡那儿。”

    小松鼠:“我让人送你回家。”

    说着,她用爪爪戳戳黑衣男子的脸,要他帮忙,黑衣男子径直就往城外的山坡走。

    小松鼠转头对老獐子弯了弯眼睛,笑嘻嘻道:“我的代步工具,很听话的。”

    老獐子根本不敢直视黑衣男子的脸,只得喏喏道:“他虽救了我,却是因你才救我,因而我并不会领他的情,反而要提醒你,他身上杀气很重,是我们妖怪的克星,你若以后能够自保,定要离开他。”

    小松鼠沉默了一瞬,老獐子正以为她被自己吓到了,还想开解开解她,小松鼠却道:“我,我也是妖怪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