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聊斋志异(十二)
    古人言,庚申夜月华,其中有帝流浆,其形如无数橄榄,万道金丝,纍纍贯串,垂下人间,草木鬼怪受其精气,即能成妖。

    皓月当空的山颠,月华凝成丝缕层层落下,星辉绚烂,万物复苏,云层坠下万丈华光,万妖仰天朝拜,草木迎面而舞,鬼怪尽数出没,百花一夜盛开,此般景致,如梦似幻,百年难得一见。

    金丝垂落瞬间,一身黑衣男子抱着一只初开灵智的松鼠踏月而来,他身形修长,身负一柄巨剑,黑布遮眼,却恍若能视乾坤,每一步都走的又稳又沉,须臾便到了山颠上。

    周围的妖怪们都极为惧怕他,在他经过身旁时,宁愿不要那近在咫尺的天降帝流浆,也不愿同他有何囹圄。

    黑衣男子选了一处帝流浆最盛之地,将浑身雪白的松鼠放了上去。

    万条垂下金丝绦,小松鼠瞬间便被那帝流浆笼罩,无数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窜去她的身体。

    这是上天对万物的馈赠,每隔数年才会在某个不确定的地方出现一次。

    这一次,将有无数的妖魔鬼怪由此帝流浆,化为人身。

    小松鼠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仿若由双慈和温柔的手在头顶轻抚,片刻之后,身体里充满了力量,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蹦出来。

    她闭上眼睛,任由那股温和的力量在四肢百骸游走,须臾,她的身体便不由自主拉长,一点一点的褪去松鼠的样貌。

    爪子变成手脚,耳朵尾巴消失不见,属于松鼠的特征,慢慢的变化成了人形。

    那在云层落下的帝流浆,须臾便消弭无踪。

    大多数受其精华的妖鬼,俱都修炼人形,纷纷笑着奔走相告,只沾了一丝便宜的小妖们,虽不能片刻成妖,不过也因受到影响,少修炼百年。

    小松鼠从石头上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化为人身,先是高兴的不知所以,想要和人分享,下一刻,便觉脑袋中有什么东西要挣脱束缚,疼的晕厥过去,一头从石头上栽下去。

    一旁静候的黑衣男子瞬间移至她身边,将她抱进了怀里。

    抱着她一步一步的往山下走去。

    周际还在高兴的妖鬼们,看到黑衣男子,纷纷打了个寒颤,俱都做了鸟散。

    不过关于黑衣男子身边带着个小妖怪的事迹却流传开来。

    要知道,黑衣男子可是妖魔鬼怪的头号劲敌,身边却带了一个小妖精,这堪比天方夜谭惊悚。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因万妖阵并没有彻底消灭黑衣男子的狐妖和鬼王等妖鬼又重新聚集起来,想到了对付黑衣男子的新法子。

    三日过后,化为人身的小松鼠从床榻上醒过来,恰逢院子里的藕花开的极好,屋子里香氛宜人。

    小松鼠伸手揉了揉发涨的脑袋,径直走到屋中镜前,看到里面身穿白裙,约莫十五六岁,生的格外可爱的小姑娘,嘴角微微一动。

    她在心里喊了一声系统。

    系统很快跑出来,迫切问道:“宿主,你恢复记忆了?”

    温·小松鼠·茶翻了个白眼,“这到底怎么回事?”

    见她恢复记忆,系统松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猜测,应该是你穿越过来的时候原主的身体太弱,不能接收你全部的脑容量,所以才导致失忆的。”

    温茶·“……”所以她做的那些蠢事,也是受原主身体影响?

    系统:“……”果然一恢复记忆就开始甩锅……

    然而,在宿主一看就心情不好的当口,系统绝不能和她说反话,它无比认同道:“当然是原主自身有问题了?我的宿主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做那些蠢事。”

    温茶勉强高兴了一点:“现在任务完成多少了?”

    “三分之一。”

    温茶点点头,看着镜中白衣,她嘴角抽了抽:“我化形的时候,穿衣服没?”

    因为有之前化形没穿衣服的前科,宿主背地里差点没把自己打死,这一次系统学乖了。

    “当然穿了!你身上的裙子,就是你用皮毛化成的。”

    关键时刻还算有节操,温茶满意的点点头,穿好鞋,就往外走。

    这是一处废弃的宅子,宅子里屋舍众多,景致优美,庭院还带有一方荷池,此时令,藕花本应凋零,但这院子却反其道而行,不仅没有花谢,甚至还鲜花盛开。

    温茶提着裙摆,四下转了转,发现园中住了好几个人。

    她住的东厢房,西边也住了两个男子。

    一个是身着白袍的英俊书生,一个是着青衫,看不清面目的威严胡渣虬结的男子。

    两人正坐在院子中的桂花树下说话,听见声音回过头来时,那书生眼前一亮,开口道:“姑娘可算醒了,我是住在院中的赶考书生宁采臣,不知姑娘芳名?”

    温茶看他温文尔雅,又极为英俊的模样,微笑道:“我叫小茶。”

    那书生闻言,朗声一笑:“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好名字。”

    温茶嘴角抽了抽,目光瞥向一旁的青衫男子,宁采臣急忙介绍道:“此人名叫燕赤霞,是同我一道进京赶考的书生。”

    温茶对着燕赤霞点点头,那人竟是抬起头,一双锋锐的眼眸,如同带了钉子一般,落在温茶身上。

    温茶当然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不过她可不怕他。

    她是受天地精华而生的妖怪,身上没沾半点晦气,手上没有一丝鲜血,燕赤霞想杀她,也得看天道允不允许。

    宁采臣没发现两人之间的嫌隙,热情道:“姑娘若无事,可上前来饮一杯清茶。”

    温茶笑着拒绝了他的请求,转身往回走。

    那燕赤霞叫住她:“夜间休要出来行事。”

    也不知是提醒她不要害人,还是提醒她夜间会出事。

    温茶走回屋里,伸手一挥,桌上出现了一堆坚果。

    她现在已经是个妖怪了,可不能再伸手从颊囊里掏东西吃。

    她吃东西,吃的两靥鼓鼓时,屋门蓦然被推开了,一道黑色的身影走了进来。

    听见温茶小老鼠般嚼东西的声音,黑衣男子脚步微顿,复又走到温茶身边,一如往常的问道:“身体可还好?”

    温茶看见他有一瞬的不自在,毕竟之前在他面前自己蠢得很幻灭。

    一想到这种黑历史,她很想掐死自己,顺带打死系统。

    她瞥了一眼他手上提着的包裹,故作镇定的应了声:“挺好的。”

    黑衣男子把包裹放在桌上,言简意赅道:“给你的。”

    温茶打开包裹一看,好家伙,都是些衣服和吃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