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聊斋志异(十三)
    黑衣男子从腰间取出一个钱袋递给她,淡淡道:“若是有什么需要,可去集市上去。”

    温茶接过钱袋一看,里面金灿灿一片,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斩妖除魔什么的,果真是挣钱。

    “多谢。”她眼角弯了弯,盯着黑衣男子看了一眼,道:“相处这些时日,不知,道长名讳?”

    黑衣男子愣了一下,暗道她化成人身也没改性子。

    “司字,一个寻。”

    司寻。

    “那道长可要记住了,我叫小茶,”温茶那些钱袋,对着他眨眨眼,“可不叫什么毛毛。”

    毛毛什么的,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缩在脑袋里的系统偷偷嘤嘤嘤几声,决定一个星期都不和温茶说话。

    要是她想起自己也叫过毛毛什么的,岂不是要被拖出去砍死?

    黑衣男子似乎觉得有些难为情,握着垂在身侧的手指微顿,嘴角动了动,终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温茶看他面不改色,一派淡然的模样,就没什么兴致跟他多说话了。

    以前失忆了之后,蠢蠢的,老在人身上找存在感,现在恢复记忆,想想就尬到不行,尤其想到自己上蹿下跳,吱来吱去的,简直辣眼睛。

    黑衣男子似乎并没有和她多交流的意向,靠在一旁的门边,嘴唇薄削,神色冰冷,跟座冰山没什么区别。

    温茶继续扒拉着坚果吃,等到吃饱,天色已经不早了。

    黑衣男子完全没有要找个地方睡觉的概念。

    温茶在一旁摩肩擦踵,想说声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黑衣男子微微侧目,朝她的方向望了一眼,“今夜有变,我同你住在一起。”

    说罢,他走到桌边坐下来,闭目养神。

    温茶目瞪口呆:“……”她是妖怪,可也是个女妖好不好?要不要这么随便?

    黑衣男子没察觉她的纠结,手指一直按在剑柄上,只有微动的指尖,宣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温茶躺在床上,偷瞄了几眼他的侧脸。

    老实说,他长得不赖,至少比她遇见的其他人都要出色,剑眉,高鼻,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五官深邃,很有气质。

    如果不是他乱七八糟的头发,还有眼睛上那块碍眼的黑布,妥妥的一枚男神啊。

    温茶看着看着,就有些好奇,他的眼睛究竟长什么样?

    直觉告诉她,他不是瞎子,至少凭借他蒙眼做事的风格来说,他不该看不见。

    “司寻……”

    她低低的叫了声他的名字。

    那人果不其然的朝她看了过来,白皙的下巴,微微扬着,似乎在问她有什么事。

    温茶眼眸转了转,问:“你今年多少岁了?”

    黑衣男子按在剑柄上的手一松,道:“二十有六。”

    二十六岁,在古代都是好几个孩子的爹了。

    “你可有妻室?”

    黑衣男子平和的气息微微有些乱,似乎搞不懂她问这个做什么。

    本着一路上她的单蠢,他没多想,也没隐瞒,答道:“无。”

    随后又问了句不符合他性子的话:“你问这个作甚?”

    温茶哈哈笑了两声,“我就是好奇啊,不过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大了,竟然还没成亲。”

    黑衣男子:“……”二十六岁很老了吗?

    温茶:“……”在古代就很老了~

    不过她没接茬,继续问道:“周围的妖怪都很怕你,你有师傅吗?”

    黑衣男子摇摇头,表示自己是自学成才。

    温茶在心里跟系统确认了一遍他的身份,司寻是个孤儿,生下来便没了父母,而且眼睛天生有毛病,从很小的时候,便蒙了一层黑布。

    他的确没有师傅,不过却有自己的际遇,通过某种契机,学到了不二的秘法。

    系统虽然查不出这种秘法是什么,不过通过之前万妖阵中的表现,恐怕是种顶破天的东西。

    这就是金大腿的人设啊。

    这么想着,温茶的语气立刻就软乎乎的:“这些日子,谢谢你一路上保护我。”

    “不必言谢。”司寻把手重新放在剑上,感受着剑刃的颤动,嘴角微动:“你族人之死,虽不是我亲手所为,不过与我有莫大的关联,我势必要为他们报仇雪恨,在没有找到凶手之前,为了不牵连你,你必须同我待在一起。”

    温茶应了声,他又道:“你现在方一化形,修为浅薄,气息不稳,赶路时,化为原形,由我带你,更为妥当。”

    温茶想了想,觉得他的方法可行,又同意了。

    “睡吧。”司寻低声道,“睡醒了之后,我带你离开。”

    温茶不疑有他,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一旁坐着的司寻蓦然站起身,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温茶睡着时候的脸。

    他的指尖划过少女精致细腻的五官,最终落在了她细嫩的脖颈上,大致拼凑出她的样貌,复又摸了一边,将印象加深后,才停下来,坐在了床边。

    夜半,空气中飘来若有若无的花香,睡在西厢房中的燕赤霞瞬间就睁大了眼睛,他将随身携带的长剑抱在胸前,屏息聆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听的最清楚的莫过于住在他边上的宁采臣,他睡得正香时,忽然听见院中有人言,不由得站起身,趴在窗户边看过去,只见院中的一棵老树下,有一四十多岁的妇女,同一身穿红衣,头戴银梳,老态龙钟的老太婆说话。

    那妇女道:“小倩,怎还不来?”

    老太婆笑:“怕是老相好来了,拖住了她。”

    妇女也是笑道:“她可同姥姥闹别扭了?”

    老太婆摇摇头:“她却是不敢发牢骚的,不过近日性子却不大稳定。”

    中年妇女冷笑一声:“不能待她太好了。”

    老太婆罢罢手,“背后说人是非,怕是不好。”

    两人叽叽喳喳说了一阵,院子里忽然卷起一阵雾气,青烟散却,一身着白色纱衣,十七八岁的少女已到了跟前,那少女见着二人,声音甜美的叫了一声:“姥姥。”

    那老太婆应声,调笑了几句,说是院子里住了不少人,要她好好做事,随后同那中年妇女,携手而去。

    名为小倩的女子,轻灵的在院中走了一圈,随后停留在了宁采臣的屋门口。

    那宁采臣听三人说话。听的没耐心,早就回床上待着了,殊不知在他刚入睡的瞬间,小倩已经进了他的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