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现实世界(二四)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剧组收拾好东西,第二天就要离开村子。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a

    学校里的孩子们舍不得新来的老师,嚷着要聚餐一次欢送会。

    欢送会是在教室里举行的,就像是每年元旦一样,黑板上写了大字,墙壁上挂了气球和拉花,还有些家境稍好的买了小礼物,一一送给老师。

    四个老师被人簇拥在讲台上,学生们一一过来给他们一个拥抱。

    “谢谢温老师,以后我会努力学习,争取考上好的大学,到时一定去看你。”

    “谢谢张老师,以后我会写信给你,你一定要收到呢。”

    “周老师,你特别有才,逻辑思维能力很强,以后我一定向你看齐,还有林老师,你的声音很好听……”

    学生们陆陆续续说了很多话后,便开始把准备的节目送给老师。

    有人唱歌,有人跳舞,还有人把课本上的文言文改成了小品,离别的伤感被满满的笑意冲淡,教室里顿时一片欢声笑语。

    陈霜从施工处回来,走到教室门口时,隔着后门的窗户往里看去,看到了温茶脸上的微笑。

    不同于之前,礼节性的笑容,她的眼里没有半分敷衍,也没有现于表面的轻浮,很真诚,也很真实,眸子里亮晶晶的,宛若藏了夜色中,最绚烂的星辰。

    苏安听说有联欢会,也想过来凑热闹,在后门看到陈霜那刻,三观都炸裂了。

    完全没想过总裁会这种暗戳戳的操作。

    “那个……”他走上前,想打声招呼,陈霜已经收回目光,对他点点头,错过他的肩膀,抬脚而去。

    苏安:“……”emmm……果然没有温茶,就无法接近的……

    苏安摸在后窗上偷瞄,离窗户最近的林安安其实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们的影迹,眼见陈霜离开,她若有若无的盯了一眼苏安,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片刻,她对身旁的周林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去一趟卫生间。

    周林不疑有他的将她放了出去,走出热闹的教室,林安安转身看了一眼还在往里看的苏安,唇边的讥讽加深,抬脚就朝陈霜离开的位置追去。

    温茶现在最大的倚仗不就是陈家吗?仅凭这个就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那等她把陈霜从温茶手里抢过来,看温茶那个贱人拿什么跟她斗!

    这么想着,林安安的笑容里多了一抹势在必得,她几步追着陈霜的背影,走到了陈霜身后。

    “陈总?”她娇滴滴的叫了声,垫着脚,朝陈霜靠了过去,“你这是要去哪里?”

    听见声音那刻,陈霜认出了她,眉头一皱:“有事?”

    林安安见他声音冰冷,自觉他是闷骚,不由得靠近了些,想去抓他的手臂,“人家不是在班里看到陈总的身影,怕陈总无聊,过来陪你解解闷儿嘛?”

    陈霜在她接近时,往前走了一步:“用不着你,马上离开。”

    他神色阴沉,锐利的眼睛里有种语言的冰冷,上位者气势十足,看的林安安又害怕,又着迷。

    女人喜欢成功而有气场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颜值还占上乘,那就是大多数女人趋之若鹜的存在。

    对于林安安来说,干爹和导演,只是人生中的匆匆过客,不值一提,只有陈霜这种俊美多金,洁身自好的男人,才是自己追求的极致。

    只要把陈霜抓到手,不管是权势,还是资源,只要他一句话,还不是手到擒来。

    “陈总,人家好心过来陪你,你这么不给面子,真是没情趣。”

    她噘着嘴,故意撩拨着陈霜,“你要是这样,我可就要生气了。”

    陈霜一句话也听不下去,转身就走,林安安怎么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扭身就朝他倒了下去,“陈总,人家头疼,你快扶人家一把。”

    陈霜似乎没听见她的话,继续往前走,林安安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秃鹫见到腐肉的贪婪,伸手就要抱住陈霜的腰,“陈总,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我还有好多话,想跟陈总说呢,陈总可不能就这么拒绝我。”

    涂满丹蔻的手指即将碰到衣服那一刻,陈霜回过身,一向冷淡的目光里,夹杂了数不尽的厌恶。

    “滚!”

    在林安安倒下的瞬间,他后退一步,一脚踢中林安安的心窝,将人踢了出去。

    林安安狠狠摔在地上,整个人都摔蒙了,没想到他会这么不怜香惜玉,惊骇之后,她感觉自己闯了大祸,不敢爬起来,半躺在地,嘴里发出引人遐想的哼声,嗔怪道:“陈总,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她的声音可怜,又充满魅惑,只要有点歪心思的男人,早就把不住扑她身上了。

    然而,她遇见了陈霜。

    陈霜没说一句话,一脚踩在了她垂落在地上的手背上,“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他的力道很重,疼的林安安眼泪都飚出来了,她尖叫着想要挣脱,手指在地上因挣扎磨出层层鲜血,十指连心,疼的她快要疯掉。

    然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陈霜看她的眼神,冰冷阴鸷,雷霆万钧,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她才意识到这个男人绝不是自己可以碰的。

    因为他对温茶的例外,她麻痹性的忘记了外界对他的传言,如蚁附膻的想要分一杯羹,现在却只能像丧家之犬一样,被他踩在脚下。

    她简直是鬼迷心窍,才会打他的主意。

    她悔不当初的哭出来,哀求道:“我错了陈总,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保证我以后都不会来打扰你,求求你。”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