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盛夏光年(完)
    临近过年,温茶终于结束了《幽冥猎师》的连载,同名电影,也已经拍摄过半,漫画正式进入印刷,一次印刷就突破了数十万册销量,可谓是把浮生一夏的名声推向了另外一个**。

    之前水军们的进击不仅没有给温茶造成实质性伤害,还让更多没关注过漫画的人扎进了追更的行列中,现在提起浮生一夏,谁不是竖起大拇指叫一声大神。

    《幽冥猎师》这部漫画,也得了不少重量级的奖项,被称为恐漫的另一个开端,让无数热爱画画的人,投入到了创作中,公司更是给温茶举办了好几场签售会,铁了心,把温茶打造成超级大神。

    开玩笑,背后有盛氏这么个大金主,总裁夫人什么的,哪能不当镇店之宝捧着?

    温茶事业进行的如火如荼时,盛光年也没有缺席过她任何一次签售会和任何一次颁奖典礼。

    他把霸道总裁的特立独行发挥到了极致,这让粉丝们纷纷捧着脸说他邪魅霸酷拽,就连盛小意也说他独断专行。

    当然,这并不能改变什么,盛光年依旧把自己当成了温茶的专属。

    一月,盛小意开始放暑假,等盛光年上班之后,她偷偷拉着温茶去剧组看人拍戏,温茶记着盛光年给她的警告,生怕遇上宁玉朝,赶紧拒绝了,谁知盛小意却说当天没有宁玉朝的戏,根本不用担心。

    温茶其实也有些好奇电影的进程,不疑有他的跟着去了,结果一进剧组,看到宁玉朝的那一刻,揍人的心思都有了。

    “嫂子,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盛小意在她生气前,赶紧表明心意,“我没想让我哥误会,你放心,我是一直站在你这边的,我就是想给你和宁玉朝一个说开的机会。”

    “……”

    “他拜托我很多次了,我也拒绝了他很多次,后来,我就想着,既然你们都重逢了,这样拖着也不好,与其不上不下的,还不如一次说清楚,你说是吧?”

    温茶:“……”妹妹这么善解人意,简直无话可说……

    “你们聊吧,”盛小意拍了拍温茶的肩膀,指了一个方向:“我在那儿等你。”说完,她就拔腿走了。

    温茶站在原地跟宁玉朝面面相觑,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宁玉朝先开口了:“你现在还好吗?”

    温茶坦然一笑:“挺好的。”

    “哦,”宁玉朝有些拘谨的摸了一下鼻子,“那就好。”

    两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隔着时间的裂缝,谁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只能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默默无言。

    温茶是最不擅长这种场景的,只得先打破沉默:“你想和我说什么?”

    宁玉朝的手指无声的捏起来,他盯着温茶的眼睛,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温茶一愣,他又说:“早就想和你说了,只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

    温茶没说话,他继续道:“以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你的太阳,能够永远照耀着你,后来才发现,我其实是个比你还懦弱的人,到了离别,除了和你分手,连一声抱歉都吝啬给予。”

    温茶眼睛动了动,漫不经心的扬起嘴角:“以前年纪太小,好多事情对我们来说太脆弱,提不上什么抱歉。”

    “不,”宁玉朝摇摇头,“这件事折磨了我整整六年,每当我想起你的时候,就责备自己太过残忍,毫无担当的伤害了你,现在终于可以当面跟你说一声抱歉,你能原谅我吗?”

    “有什么不能原谅的?”温茶微微一笑:“时间太久,我都快记不起那些事儿了,如果你还为它们寝食难安,实在不值得,毕竟,我没有这么长情,道不道歉,对我来说也不重要。”

    “是吗?”宁玉朝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伤感,“我以为……”

    “你以为我会耿耿于怀?”温茶摇摇头:“我可没那么多心思,为一个随便放弃我的人感伤。”

    “你变了,”宁玉朝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曾经你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人都是会变得,”温茶眨眨眼,“你不是十七岁,我也不是,如果你还想着有谁留在原地等你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宁玉朝被她无所谓的逗笑了,他勉强一笑:“你说的很对,是我先放弃的,就没资格说那些异想天开的话。”

    “你知道就好。”温茶轻叹一声:“与其在这儿跟我怀缅过去,还不如多拍几场戏,多吸点粉涨身价。”

    宁玉朝简直哭笑不得:“我以为我们之间,还有些初恋情怀。”

    “情怀可一点也不值钱,与其在这儿跟你说废话,我更想泡杯茶,坐在家里看电视。”

    宁玉朝破有些无奈:“你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我……”

    “你也没给过我面子。”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宁玉朝面色一怔,他眼睛有些发红:“如果,如果我说,我当初其实放不下你,曾经想过让你等我,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没有如果。”温茶想也不想的回答。

    宁玉朝颤抖了声音:“我只是……假设一下。”

    “不会的。”温茶偏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那个结果。”

    “我能知道原因吗?”

    “不合适。”

    他给原主的是高高在上的怜悯,而原主要的是全心全意的爱。

    “我们都给不了对方想要的。”

    宁玉朝提着的那口气在这句话后,瞬间落地,他面上划过忧郁和释怀,“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用谢,”温茶眼睛一弯,觉得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对他挥挥手,抬脚朝张望的盛小意走过去,轻声说了句:“再见。”

    “再见。”

    宁玉朝是看着温茶离开的,她褪去了稚嫩,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只是再也不会为了仅有的温暖回头了。

    他垂眸微微一笑,嘴角的笑容里带了几分祝福。

    他的确不是适合温茶的人,不过,她终于找到了那个,能给她阳光,给她水分,给她空气,陪她一路向前的人。

    真好。

    跟宁玉朝说了一会儿话的后果就是,回家后被盛光年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完美的体现了什么叫做惹毛了霸道总裁,后果很严重的下场。

    当然,找对了方法,给总裁顺毛也很简单。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幽冥猎师》电影放映之后,温茶的人气又上了一个台阶,好好的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知名畅销漫画家的逼格。

    接下来的日子里,温茶陆陆续续有画了不少恐怖漫画,剧情比之以往更加的紧凑跌宕,行云流水的画风,吸引了一大批粉丝,隐隐有成为阅看一手的架势。

    最高兴的除了家里三只,莫过于一直对温茶寄予厚望的羊羊羊。

    温茶俨然成了她手里最大的王牌,这让她在公司都是横着走的,又一年的周年盛典,还特意给温茶买了份礼物,鼓励温茶同学再接再厉。

    温茶收到她的礼物没多久,开了第一部,非恐漫的小甜文,专门画霸道总裁和她的日常,这种四处撒狗粮的撩人画风,让不少粉丝直呼过瘾,大叫少女心爆棚,等到漫画再出版的时候,温茶接到了一期阅看漫画家一起上节目的邀请。

    秉着给公司宣传的理念,羊羊羊死活要温茶去一次。

    温茶犹豫了片刻,还是做了一期特约嘉宾。

    节目过后,电视台的主持人,还对温茶进行了一次小采访。

    从她的作品,聊到她和总裁的日常,画风出奇的诡异,到最后,竟然还问到了她的前任。

    “浮生大大和总裁大人在一起之前,听说还有过两个前任,两个前任应该都是非常优秀的人物,最近也出了一部关于前任的电影,浮生大大对于曾经的前任有什么不一样的看法?”

    这个节目是直播,问题问出来的刹那,重叠在一起的弹幕简直能闪瞎狗眼,台下坐的观众,也都不嫌事大,叫嚷着起哄。

    温茶垂眸时,一眼就能看到盛光年的身影,他的身边坐着萧然和宁玉朝,三人如出一辙的盯着她,同样在乎这个问题的答案。

    主持人在万众瞩目下,有些紧张,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迟疑道:“如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的话,大大可以不回答。”

    “不难回答。”

    温茶摇了摇头,轻笑着说:“我的确有过两个前任,一个在我的高中,一个在我的大学,我没提起过他们,不过他们实在太出名了,因此大家对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印象。”

    主持人笑着点点头。

    温茶继续说:“我的第一任男朋友,他是我的初恋,他就像阳光一样,一度照耀着我,他教会我喜欢,教会我成长。”

    “我的第二任男朋友,他不是阳光,他是水,曾经无声无息的给过我很多期望,给过我憧憬的力量,他教会我爱,教会我放手。”

    “但是我最喜欢我的现任,他没有教会我喜欢,也没有教会我爱,他让我笑。”

    “不管你喜欢过几个人,受过什么样的伤,放过几次手,变成了什么样的人,都不要对自己失望,去变成更好的自己。”

    “如果你不曾放弃过自己,那时光也不会辜负这样的你,终有一天,你一定会遇到那个让你面露微笑的人。”

    她目光温柔的看向观众席上那个独树一帜的男人,他就坐在那里,一直看着她,目光坚定又专注,他的注意力从来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

    她的嘴角扬了起来,眼角弯弯,眼睛里有幸福和喜悦的光芒。

    在所有人的感叹里,那个人站起身,静静地朝她走了过来,和曾经的每一次一样,深深地抱住了她。

    她闭上眼睛,回抱住了他,所有的阴霾和过往,都会被他的光芒驱散。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他不是阳光,也不是水分,他是比这些更重要的,让她一刻也离不得的空气。

    没有他,她片刻不能,宛若失水的鱼,除了窒息,无路可退。

    “你知道我是你最正确的选择就好。”盛光年在她耳边轻声说:“你不会后悔这个选择,我爱你。”

    “我也爱你。”她没有犹豫的回答,“你是我最好的盛夏光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