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现实世界(三三)
    “温茶,”林安安看着脚下的万丈深渊,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

    “……”

    “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导演的赏识,而我只能靠所有人都不屑的手段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我们一起出道,我虽然出演的是女主角,可是我却没有得到身为女主角应有的待遇,而你却轻而易举的得到了,我不该讨厌你吗?”

    “……”

    “我利用手段阻止了你演戏的路子,可你身边还是有一个苏安为你跑上跑下,这对我来说难道不是莫大的讽刺吗?”

    “……”

    “后来,有人看不下去帮助了你,我就更恨你了,明明我比你付出更多,为什么你反而得到的更多?你让我怎么接受?”

    “……”

    “我承认,我嫉妒你,这样的心思让我活的很狼狈,你就像是利刺一样的扎在我心里,让我痛的想要拔除,我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带着一身血污从狭窄的阴沟里爬出来,以为世上所有的人,和她一样都见不得光,到最后却发现她身边就匿藏着一个沐浴在阳光下的人。

    那种感觉,已经不能用嫉妒来形容。

    如果非要用一个字的话,那就是“酸”。

    “我恨你,可是我更羡慕你。”

    林安安哭的很狼狈,也很伤心,她对温茶的所作所为,与其说是伤害,不如说是一种因为无法企及而产生的执念。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了,我就想死。”

    林安安吸着鼻子哈哈大笑几声:“我在病房里留了遗书,说是你逼我的,就算你是无辜的,但那又怎么样呢?没人会在乎你无不无辜,他们只会认为你害死了我。”

    温茶打断她的话,“你真的打算跳?”

    “我现在已经被你踩到了脏水里,除了死,我还有选择吗?”

    “你觉得我害了你?”

    “难道不是吗?”

    “我为什么要害你,你心里没数吗?”温茶冷笑一声:“你抢我角色,用假死构陷我,难道我就应该忍气吞声?”

    林安安根本不听她的话,心里充满极端:“你不用废话,我马上就要死了,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可我一点也不后悔把你逼到这种地步,”温茶声音里带着些许不怀好意的笑音:“这是你应有的下场。”

    “你……”

    “好了,快去死吧,”温茶面不改色的催促道:“死之后,记得投个好胎,下辈子,可别再遇见我了。”

    “……”

    “还有,你病房里的遗书,我会全权负责的,毕竟可是一条人命,我第一次摊上这种大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内疚的,再见。”

    林安安被她张驰大胆的一席话打击到了,“温茶,我没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要跳楼!”

    温茶:“我也没跟你说笑,我是真的希望你跳楼。”

    “……”

    “要跳就快点跳,别墨迹,你这样说话不算数,有意思吗?”

    林安安:“……”这跟她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林安安咬咬牙,“你别后悔!”

    “我从来就不会后悔,该后悔的应该是你,你背后不是还有爹妈吗?你都为了我不在乎爹妈了,我还在乎这些虚的干什么?”

    林安安:“好!我马上就跳给你看!”

    林安安暗自认为温茶在跟她做戏,故意用激将法激她,她当然不会上温茶的当了。

    温茶以为她是说笑的,可这一次,她是来真的。

    温茶那个贱人,就等着死吧!

    林安安把手机往楼下一扔,背过面来,身体往后一仰,就跟失了翅膀的鹌鹑一样,栽了下去,楼下看到的人,发出急促的尖叫,林安安落地的瞬间,摔成了一张大饼,弹了起来。

    温茶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挂掉电话后,找了件晚上穿的衣服,转过身再打开手机,热搜里就是某林姓女星在医院楼顶跳楼自杀,被及时铺上的消防气垫救了一命的新闻。

    苏安打电话过来跟温茶吐槽:“你是没看到林安安摔在气垫上的懵逼样,还真以为自己死了,结果发现脑袋没流血,胳膊腿儿还健在,当时就哭的跟个傻逼似得,抱着她爹妈上气不喘下气,当时就说再不自杀了,真特么一枚奇葩。”

    温茶听的哭笑不得:“她还真以为我能让她死?她做梦。”

    苏安嗤笑一声:“傻叉就是想太多,不过这事过后,有啥轻声的念头,估计也都散了。”

    “散了好,凉了更好。”

    “病房里的遗书被我找到了,你猜上面写的什么?”

    温茶翻个白眼:“不就是说我逼她吗?”

    苏安:“还真不是。”

    “那写了什么?”

    “大概意思是,就是说,她要自杀了,但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就是讨厌你,天生跟你气场不和,要是她真的死了,就是你克的,其他人也别想太多,她不怨什么,只怪你一个人就行了,因为她这辈子,都咽不下你给她的屈辱。”

    温茶简直莫名其妙:“我给她什么屈辱了?平时连话都不跟她说,就怕伤了她的玻璃心,跟她录个节目天天都装着好脸,她不找别人,偏偏找我,她是不是脑子有病?”

    “人不是说了吗?对你羡慕嫉妒恨恨的同时,时时刻刻都活在你的阴影下,不仅自卑还怨恨,如果有你这辈子都出不了头,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说的挺对的,”温茶赞叹的点点头,“与其活在世上浪费粮食,还不如早登极乐。”

    苏安:“……行了行了,遗书已经被我收起来了,她除了软组织受伤,也就是有点脑震荡,这事儿就这么翻篇了。”

    温茶轻哼一声:“就这么放过,也太便宜她了。”

    苏安也略有同感,不过他想的更远,“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再跟这脑残掺和在一起,不符合我们的格调,最重要的是,她之前发现自己没死,又哭又笑,特骇人,估计以后不会再想死了。”

    “嗯。”温茶微微松了口气,“只要她不再作死,这事儿就这么结了,不过先说好,她不能再进娱乐圈,看见她就烦。”

    飞来横祸已经够让她烦恼了,以后再抬头不见低头见,她杀人的心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