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现实世界(三六)
    林安安跳楼自杀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热议,人虽然没死,不过却将网络暴力提升到了更多人重视的地步。

    大部分人认为林安安之所以会自杀,除却自己作死,活跃于评论里的不嫌事大的喷子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而网络上升起了一股抵制网络暴力的监督力量,美其名曰要为网络文明健康负责,坚决怼死一系列反人类反社会团体。

    温茶对此喜闻乐见,甚至还让苏安匿名提供了一笔资金,当今社会,就需要这种敢同恶势力作斗争的活雷锋。

    休息的几天,陈霜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带小短腿来跟她交流感情,经过最开始的尴尬,温茶也就慢慢的接受家里有这么个人。

    等到网络舆论渐渐沉淀下来,温茶很快投入了《盛夏光年》的拍摄中。

    作为女主角,不会有人比温茶更熟悉剧本了,拍摄进度也进行的非常快,等到剧本拍摄过半时,温茶接到了林安安的电话。

    温茶诧异她居然还会跟自己联系,不过人一开口就是——“我要走了。”

    温茶:“……你不会又想自杀吧?”

    “不是,”林安安隔着电话的声音有些尴尬,“我是要回老家了。”

    温茶:“……”

    “临走前,我就是打电话跟你说一声。”

    “哦。”

    林安安:“……我以后都不会再自杀了。”

    当她被温茶激的从楼上踩下去那一刻,她就后悔了,她一点也不想死,更不想为温茶这种不相干的人赔上性命。

    当她落到气垫上的时候,劫后余生的喜悦让她嚎啕大哭,之前对温茶所有的怨恨和刻毒在一瞬间,全部都散了。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当她看到年迈又惊惧的父母时,这种顿感觉就更深了。

    只有活着,才能孝顺父母,也只有活着,才能改变那些已经做错的事。

    “我的老家在江南,以前念书考到帝都的时候,我妈就说我性格不适合在这儿混,我当时非是不听,现在却很想回去。”

    温茶沉默了片刻,“那就回去吧。”

    “嗯,”林安安的声音难得宁静:“以后,我不会再找你麻烦了,不管你在最后因为什么救了我,我都要谢谢你。”

    温茶:“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怕麻烦。”

    “……”林安安:“这样也好,我不欠你的,我也不会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向你道歉。”

    “你可以不道歉,”温茶扬起嘴角:“因为我根本不会接受。”

    林安安:“……那就好,如果你后悔救我,也晚了。”

    温茶:“我没后悔救你,你和我之间,还上不到生与死的地步,让你活着难受到死不是更好吗?”

    林安安:“……有点后悔给你打这个电话了。”

    “……那我挂了。”

    “……喂,你不用这么嫌弃我。”林安安:“以后我都不会再回来了,我想来想去,除了我那些干爹,我身边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告别的人。”

    “……”

    “我以前觉得所有人都在针对我,不管是你,张译文,还是导演,你们没一个好东西,直到现在才发现,我几乎是个废人,不管是感情还是事业,全都一团糟,我根本没有用心的去经营过这些,我忽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未来,这比网上的咒骂都让我难以接受。”

    自我放弃,比**厄难要可怕的多。

    温茶:“你知道就好。”

    林安安在那头吸了口气,笑了笑:“死过一次之后,整个人都清醒了,想来想去,竟然只想到给你,我曾经的仇人告别。”

    温茶:“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荣幸。”

    “我知道,不过,从今以后,我都不会碍你的眼了,高兴吗?”

    “还不错。”

    “你开心就好。”林安安轻声说:“再见。”

    “再见。”

    温茶难得回了她没有攻击性的两个字,然后挂断了电话。

    林安安当天就带着父母从帝都离开了,经纪公司也是下午就贴出了解约公告。

    她的经纪约签了没多久,需要付很大一笔违约金,不过她之前挣得也不少,勉强能支付得起。

    林安安在微博上发了最后一条告别信息,自此以后,杳无音信。

    不少人觉得可惜,更多的人觉得她罪有应得,到最后这些过去的事,在即将抵达的未来里,掀不起半点波澜。

    温茶依旧每天早出晚归,难得空闲就跑去陈家看小短腿,碰到陈霜有空,他还会带着小短腿拎着食盒过来探班。

    等《盛夏光年》拍摄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已经临近新年。

    剧组放了三天假,温茶约苏安吃了顿饭,就买了些菜,决定在家给自己做顿丰盛的年夜饭。

    生活一定要充满仪式感。

    她过年是不回家的,虽说不是个孤儿,却是和孤儿相差不远。

    父母结婚没多久便离异了,她起初是跟着母亲一起生活的,等母亲再组家庭后,她就搬了出去,被保姆照顾着长大,自理能力再强了些,高中时就决定出国。

    她不算是个长情的人,也没什么特别纠结的执念,她看的很开,至少比周目里那些原主看的开,所谓感情,是相互的,如果不是真心付出,那也没什么值得痛苦或者难堪的。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不管是大人,还是世上任何一种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不能说,因为有孩子就委曲求全,因为孩子就勉强在一起,这样的日子,除了相互折磨,谁都不会快乐。

    与其身陷囹圄,不如干脆的说开,各自寻找真正的归属。

    温茶给父母分别打了电话,就开始着手准备晚餐,彼时已近黄昏,楼下有人放爆竹,熙熙攘攘的说话声,让气氛很热闹。

    温茶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时,手机在客厅里发出浅浅的吟唱。

    温茶把菜一份份盛出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了,有人在放烟花,五彩斑斓的,很华美。

    她打开电视,让冷寂的空气充满年的气息,又给自己取了碗筷,倒了香槟,正要开筷,门铃忽然响了。

    她有些诧异,这个时候谁会来串门,径自开门时,一眼看到屋门前身穿休闲装的男人,他脚下跟了只活泼的短腿狗,他垂眸盯着她,眼眸深深,嘴角微扬:“打了几个电话你没接,我猜测你在做饭,擅自过来蹭饭,可以吗?”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