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绝世娘炮(二二)
    白止被摔的一蒙,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你再说一次。”

    温茶这次没理他,扭头就走。

    白止从地上爬起来,丧着一张脸追上去抱她,“不准走!”

    温茶扯开他的手,“别惹我生气。”

    白止拼命地抱住她的腰,“你就是嫌弃我有过钟若,你就是嫌弃,我讨厌你!”

    “那正好,我也不喜欢你,可以放开了吗?”

    “不能,”白止像是只八爪鱼,窝在她身上不放,忍不住又想掉眼泪:“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觉得我不自爱,觉得我傻,不值得喜欢,但是现在我清醒了啊。”

    他抽泣着说:“难道,我就不能重新喜欢一个人么?”

    “你不是一辈子只喜欢钟若吗?”温茶嗤笑:“你发过誓的。”

    白止手指一僵:“我,我……”

    “好了,”温茶没有继续为难他,转身拍拍他的肩膀,“发誓是不算数的,报应也报不到身上,既然清醒了,就不要再做梦,现实点更好,不是吗?”

    白止低下头,声音终于放轻:“……你说以前不作数了,我也这样想,那你认为谁是我的现实?”

    温茶:“多的是,只要你看得见那些人的好。”

    白止心里一冷:“如果认为是你呢?”

    温茶:“这个玩笑不好笑。”

    “你不要糊弄我!”白止深深地看着她的脸,“我承认,以前我不好,做过很多让你生气的事,可是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回想起来,全都是你的好,我受欺负,你帮我,我受伤,你照顾我,我差点被人侮辱,你救我,你是第一个跟我说,爱人要先自爱,要保留尊严,要爱的坦荡的人,你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你对我这么好,让我怎么去选别人?”

    温茶扶额:“我提醒过你,我只是在做好人。”

    白止红着眼睛打断她:“我不管你的理由,我只知道,我看你越来越顺眼,听见别人说你的名字,我会在意,听见有人喜欢你,我会紧张,长时间见不到你,我不敢真正和钟若吵架,尤其是,当我意识到,你能够包容我的恶意,为我收拾烂摊子的时候,我已经没辙了,我怕身边没有你。”

    温茶:“你有,你可以找个真正喜欢你的人。”

    “我没有!”白止粗暴的抱紧她:“我就要你!你不要我,我会用千百种方法来让你接受我!”

    温茶:“像对钟若那样?”

    “不,”白止摇摇头,“我会更坏。”

    温茶:“……”还能怎么坏?

    白止:“你要是不要我,我就杀了你,吸你的血,吃你的肉,啃你的骨头,把你整个吃进肚子里,那样你会完全属于我。”

    温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你对钟若没这么残忍。”

    “那是因为她不好,她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白止抬起头:“你要是不喜欢她,觉得她烦,我也可以杀了她。”

    温茶:“……”有点怕怕的感觉……

    “我,我就想说这些,”白止掀起长长的睫毛,盯着温茶,想在她脸上看到答案。

    温茶觉得吃不消,“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商量的,等你以后遇见了更好的人,你就不会觉得我好了。”

    “我不要遇见那些人。”白止手指几乎要掐出血来,“我只要你,不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

    温茶:“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这样做,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白止面色顿时阴郁起来,两颗虎牙泛着冷光:“你喜欢谁?是那个叫袁圆的男生吗?”

    温茶:“不管我喜欢谁,反正不是你,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

    “不行!”白止拉住她,“除了我,你不许喜欢任何人!”

    温茶:“我很累,你这样做,只会让我越来越讨厌你,放手。”

    “不放,”白止固执的像头牛,“我放开了,明天那个叫袁圆的会纠缠你,你不能和他在一起。”

    温茶:“我和谁在一起,要你管。”

    白止声音幽幽道:“除了我,你还想和谁在一起?”

    温茶:“……”

    “如果你是介意我有过钟若的话,你可以惩罚我,打我骂我都可以,但就是不能不管我。”他像是只小兽一样拖着温茶的指尖,低低的说:“我除了纠缠她,没跟她发生任何事,连手指头都没有摸过,你信不信?”

    “……”

    “我真的真的,不喜欢她了,”他垂泪道:“你就不能,忘记那些过去吗?还是说你介意我被那些脏手……”

    “我没介意。”温茶想也没想就说:“我不介意那些。”

    “那我有什么不好?”白止哀怨道:“我长得好,学习也好,虽然有点小脾气,也可以为你改,你真的不能给我机会吗?”

    温茶:“你很瘦,抱起来不舒服,学习一开始很好,但现在已经很差了,还有你不是小脾气,你抱着要杀我的念头,我怎么给你机会?”

    白止:“我可以多吃饭,好好学习,努力做个温柔的人,你说过的,有这么多优势,可以找个配得上自己的人的,我觉得我配得上你。”他偷偷看温茶一眼,鼻尖红红的,看起来有点滑稽。

    温茶捉住他的目光,看着他红肿的眼睛,还有小小的脸,忍不住低叹一声:“等你做到这些,再说吧。”

    “真的吗?”白止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只要我做到,你就和我交往?”

    温茶马上趾高气扬起来:“我不跟没有资本的人谈恋爱。”

    白止眼睛转了转:“那在我做到之前,你不准理那个叫袁圆的。”

    温茶:“……”

    “好不好?”他掏了掏温茶的手掌心,“你给我机会,不就是因为有些喜欢我吗?你再去喜欢袁圆,我是要生气的。”

    温茶瞥他一眼:“你现在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否则一切归零。”

    白止眼睛里划过一丝恼怒,又想发作,不过触及到温茶清冷的眼睛,瞬间什么火气都没有了,“好,我答应你。”

    “嗯,”温茶撕开他的手,“这段时间别来找我,我先回去了。”

    白止盯着她的背影,跺跺脚:“那我给弟弟买的礼物,你明天带回去,我要打电话向他道歉。”

    温茶:“什么时候达到标准了,自己去,期间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事。”

    白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