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绝世娘炮(二四)
    袁圆的身影看不见之后,温茶面无颜色的坐到白止对面,冷声道:“为什么自作主张?”

    白止顿了一下,眼睛垂了下去,“我,我就是,不愿意他来缠着你……”

    “谁给你权利胡说八道?”温茶面色并没有好起来,反而越发低沉,“我给你机会,不是让你来做这些事。”

    白止心里一缩,不敢看她的眼睛,嘴巴却是撅着,梗着脖子同温茶较劲:“我说过我不喜欢他,你就不能和他来往。”

    “是吗?”温茶冷笑一声:“那你就和你自己在一起吧。”

    她站起身来,看也不看白止一眼,转身就走。

    白止急得抓住她的手,“你不能为一个不相干的人生气。”

    “呵!”温茶居高临下的盯着她他,“什么是相干,什么是不相干,只有你喜欢的才是相干?你不喜欢的,就不相干?”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止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死死拖住她不放,“我就是,就是烦他要跟我抢你,我没有别的意思。”

    “他喜不喜欢我,跟你没关系。”温茶毫不犹豫的撕开他的手,“他走到我面前,想对我说什么,是他的自由,而不是你在一旁指手画脚。”

    白止顿时难受起来,叫道:“你明明说过给我机会的!为什么还要有他?!”

    “那我也可以不给你机会。”温茶面无表情的说:“从现在开始,我收回给你的机会,你爱喜欢谁,喜欢谁,跟我无关。”

    “不行!”白止眼睛红起来,死死盯着她:“你不能反悔!”

    “是你先反悔的。”温茶丝毫不受他影响,“你如果学不会尊重人,就别出现在我面前。”

    她没再说一句话,转身就走。

    白止站起身,追了过去,故技重施要去抱她的手臂,温茶一把推开他,“不要让我厌烦你。”

    白止面色一变,恨声道:“说到底你还是喜欢那个叫袁圆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了,你就能像钟若一样对我?”

    他的面目在光线里,有显而易见的阴冷和疯狂,温茶整颗心都凉了。

    “嗯,我就是跟钟若一样。”她听见自己说:“你要是再对我纠缠不休,我会比她对你更狠。”

    白止身体颤了颤,似乎不相信她的话,执拗的看着她,“你和她不一样,你和她不一样的对不对?”

    温茶嘲弄的笑了笑,“谁不是一样的呢?现在的你和之前的你,还不是一样?”

    白止看了她的眼睛一眼,心里有些莫名的害怕,似乎自己再说点什么,就永远抵达不了她身边。

    “不是……”他的声音哀苦起来,“我不是要把你和钟若比的,我知道你们不一样,我就是生气……”

    “我怕你不要我,”他终于找到了源头,委屈的说:“明明你已经答应我了的,你不能让我难受……”

    “嗯,你马上就不用生气了,”温茶笑了笑,面色平静道:“以后,也用不着为这些不相干的人费力气,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

    “不要!”白止怕的浑身发抖,伸手就要去抓她,“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

    温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背影里没有半点留恋。

     

    白止吓得差点哭出来,想追上去,最终却停在了原地。

    能说什么呢?说他不是故意的?说他委屈吃醋,还是说他怕她和钟若一样被另外的人抢走?他什么也说不了。

    一起过来吃饭的同学偷偷看了白止几眼,纷纷叹息着继续吃饭。

    看了大半天戏,也大致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白止这样,别说楚茶了,就是随便一个女生,都吃不消。”

    “之前还说两人挺般配的,现在看来,终究是差了一点东西。”

    “如果白止学不会相互尊重,我敢保证,两人长不了。”

    “好好的一顿午饭,白止不用心培养感情,非要拿来打击情敌,这样的脑回路也是没谁了?”

    “只有我觉得毛骨悚然吗?白止根本没表现出来的单纯,有点算计过头了,楚茶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被他牵着鼻子走也就罢了,还要配合他演戏,实在是……”

    “唉,别人的事,还是少说,以后什么样说不准,别多舌了。”

    白止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到座位上,拿起筷子时,发现菜都凉了,冷冷的味道充斥着口腔,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温暖。

    他手指颤抖起来,想着温茶跟他一起过来时,眉眼带着的笑意,到最后离场时眼睛里的讥讽,忽然浑身都开始发冷。

    怎么会这样……她不是一直都包容他的吗?

    她不是,不管他做什么都能够帮助他的吗?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他食不下咽的擦了擦眼睛,不知怎么的,明明只是冷,却忽然五脏六腑都痛起来。

    边上的几个人吃过饭,站起来就走了,走时还看了他几眼,没一个人上来跟他打招呼,倒是有个人走之前,漫不经心的感叹了一声:“午饭楚茶可能是吃不了了,下午可不要饿肚子啊。”

    “饿什么肚子?”边上有人笑,“楚茶每天收一桌子甜点,还用不着你担心。”

    “诶,我怎么没想到?”那人嬉笑了一声,和其他人慢慢走远了。

    白止握着筷子的手松了松,站起身就往外面的食品店走,他才不要温茶去吃别人送的东西!

    回到寝室后,温茶窝在床上发了会呆,拿起手机问了问李星星的进度。

    楚茶:勾搭上了没?

    李星星消息回的很快:前几天就就搭上了,聊的还不错,这次,多谢了!

    楚茶:嗯,能成就好。

    李星星:我有预感,这次成功几率很大,到时候偷偷给你个大红包~

    楚茶:等你好消息。

    李星星:ok~

    把手机放一边,温茶脑袋放空的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就接到白止的短信:我给你买了午餐,送到你教室里了,记得吃。

    温茶眼睛摸了摸鼻子,把短信删了,继续发呆。

    她说不上自己心里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厌烦。

    不止厌烦白止,还厌烦她自己。

    白止的做法固然有问题,可是在她却一点纠正的耐性都没有,一味地失望,一味地想要他变好,可最后,却更无法容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