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绝世娘炮(二五)
    她沉默了一会儿,给白止回了短信:谢谢,钱已经转到你社交账号上了,以后就不麻烦你了。

    她不想跟他多说话,发完短信后,把白止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拉黑,才感觉心里好受了些。

    下午上课,同学给她递来了白止送的便当,她看都没看就分给了其他人。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拿白止怎么办,在她内心深处,她是反感他的,觉得他烦,觉得他贱,对他各种嫌恶,但她又对他有莫名的包容,这种包容不止是因为任务,有时候还顺从于本能。

    这种本能让人又爱又恨。

    可白止也很不省心,随便一句话就能把她惹毛了,简直糟糕透了。

    温茶摸着鼻子趴在桌子上,各种烦。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白止没有再来找她,也没有再来找钟若,他就跟没了影子似得,静悄悄的消失在了温茶的生活里。

    等周末放假,温茶收拾好东西出门,才在校门口,看到他孤零零的样子。

    他背着包,穿着羽绒服,小脸藏在围脖里,看到她的时候,似乎想走上前来,最后却停在原地不动。

    温茶走到他身边,停了片刻,绕过他,拉开了他身后的车门。

    “茶茶,”原主爸爸看到她,乐呵呵的接过书包,“今晚家里涮火锅,我们早点回家。”

    “小弟呢?”

    “在后面睡着呢,”温茶往后一看,只见小家伙裹着毯子在后座上睡的都打呼噜了,她失笑:“他怎么这么爱睡?”

    “他们快考试了,”原主爸爸说:“最近在家复习到很晚,心疼死你妈了。”

    “那得给他好好补补。”

    “我也是这么跟你妈说的,”原主爸爸点点头,“等他考完试,你也放假了,我们一家去南方旅游。”

    “好。”

    启动引擎时,原主爸爸放在方向盘上的手顿了顿,问:“站在外面的是你的同学吗?”

    温茶透过车窗看出去,看到了白止瘦巴巴的影子,“不是,应该是个不认识的人。”

    “好吧,”原主爸爸失望的摇摇头,“如果是你的朋友的话,我还想着一起带他回去凑个热闹。”

    温茶微微一笑:“以后会有其他人的。”

    “嗯,说的也是。”

    原主爸爸驾车离开校门口时,温茶回眸,朝着白止的方向看了一眼,他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整个人,孤独又安静。

    温茶看着手机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把他从黑名单里拖出来。

    等原主小弟考完试,温茶也临近期末考,一向松散的学校忽然涌起一股紧张的学习氛围。

    挂科的危险近在咫尺,没人敢掉以轻心。

    考完试没几天就放榜了,计算机系第一名妥妥的还是温茶,第二名钟若,第三名姜兰,前三名被三大女神包圆,又引起了一波崇拜。

    秦跃也考了文学系第一名,被绑架一事虽然给他心灵上造成了创伤,但在钟若的陪伴下,他很快好起来,立志要用更好的精神面貌和狗粮,打脸白止。

    白止大一入学时,虽然是艺术生,不过却是新生榜榜首人物,引得多少人对他刮目相看,直到后来,他不思进取,天天追着钟若跑,再好的学习也被拖得所剩无几,成绩一落千丈,许多跟他

    有怨的都说他名不副实,空有其表,期末考试都在等着看笑话呢。

    可是这一次放榜,却让人出乎意料。

    那榜上高高挂着的第一个人,可不就是白止么?

    他竟然又从低谷里爬起来,重新打入了榜首!

    “天哪!白止怎么这么厉害?期中考试时,还在班里垫底呢!”

    “人家本来就厉害好不好?之前只不过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没好好学习,这次可是下了狠心。”

    “之前他天天泡在图书馆里看书,天天刷题,就跟换了个人似得,没想到,他是为了期末考试。”

    “没看出来,白止也有用功的时候,简直不像他。”

    “就是啊,突然来这么一下子,还有点被唬住了。”

    “白止那一看就不是差生的模样,你们用不着羡慕嫉妒恨……”

    知道白止每天都在好好学习,温茶松了口气,收拾好行李,就决定回家度过这为期一个月左右的寒假。

    下了楼,她在寝室门口看到了白止,他穿了一身白色的羽绒服,带着蓝色的围巾,傻兮兮的站在路边,像棵小松树,看到她后,大大的眼睛动了动,往前走了几步,想和她说话。

    温茶拖着行李箱走到他身边,停了一下,白止偷偷瞄了瞄她,见她没有发怒的样子,没头没脑的来了句:“之前的事,我已经跟他解释过了。”

    温茶有点懵:“谁?”

    “袁圆。”白止低着脑袋说:“我告诉袁圆我不是你男朋友,我是骗他的。”

    “哦。”温茶眉头动了动,“他还理你吗?”

    白止面色微变:“一开始是不理的……后来就理了。”

    温茶知道他缠人的功夫,简直无所不用其极,那个叫袁圆的男生能理他很正常。

    “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他说,他讨厌我,不想让我跟你在一起。”

    温茶眼睛一动:“你确定他是这么说的?”

    白止点点头:“就是这样啊,他本来就不喜欢我,还说了我很多坏话,我也讨厌死他了。”

    温茶没兴趣听他扯这些,提着行李箱就要走,白止拉住她,低低的说:“他后来跟我见面了,跟我吵起来,我向他道了歉,他也已经,原谅我了。”

    “……”

    “他说,要我好好珍惜你,不要让你伤心,不然就回来找你,把你抢走。”

    温茶脚步顿住,垂眸看着他的手指,“哦。”

    白止偷偷看了她一眼,犹豫着说:“他说你是喜欢我的……”

    温茶眉头挑起来:“他说错了。”

    “他不会说错的,”白止重重的摇头,他甚至有些鸡冻,“他说你如果不喜欢我,是不会配合我对他撒谎的!”

    温茶:“……”

    白止晶亮的眼眸望住温茶:“你喜欢我对不对?”

    温茶撇过头,没看他,“我不喜欢你,还要我说多少遍。”

    “你说谎!”白止根本不信,笃定的说:“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会在我提起钟若时生气,不会一次又一次对我失望,你就是喜欢我!”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