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绝世娘炮(三二)
    吃过饭,袁圆笑眯眯的跑走了,白止拉着温茶的手走在校园里消食。

    学校里有一个月牙形的湖泊,湖泊边有一片小树林,是平日里情侣们最爱去的地方。

    两人走到树林边,绕着湖泊转了一圈,眼见时间差不多了,温茶带着他就要往教学楼里走。

    “楚茶。”白止叫了声她的名字,站住了脚。

    温茶回眸看向他,“怎么了?”

    白止面上闪过一丝红晕,“你低下头。”

    温茶以为他要和自己说悄悄话,依言照做,白止趁势扯住她的领口,在她低头的瞬间,吻上了她的嘴唇。

    温茶:“……”

    柔软的触觉让人生出痴迷的依恋,白止摩挲着她的嘴角,睁着眼睛,毫不避讳的盯着她的脸,手臂上移抱住了她的脖子,声色暗哑道:“吻我。”

    温茶:“……”

    “不会吗?”白止某些懊恼。

    会的。温茶心里回答,手指却很温柔的拥住了他的腰,将他拥向自己,强势的撬开了他的嘴角,本能的缠绕着他的唇齿,呼吸着他的气息,让他也沾染上自己的味道。

    白止被她吻的有点站不住,软绵绵的靠在她身上,却没有逃离她的侵蚀,他嘴里发出一两声可怜兮兮的啜泣,听在温茶耳朵里,那也是可爱的要命。

    有种暗地滋生的愉悦,起于唇齿,藏于心间,蔓延全身,连呼吸都是甜的。

    喜欢。

    白止的指尖紧紧的抓住了温茶的衣领,好喜欢。

    就是这个味道,他一直想要的,幸福的味道。

    这种触手可及的感觉,让他连脚趾头都蜷缩起来,叫嚣着要靠近做梦都想要的温暖。

    “唔……”他被吻的快要窒息,可是心里却半点也不想结束这个吻,他一开始还能用力的回应温茶,后面连呼吸都是软的了。

    温茶拖住他的身体,把他抱起来,深深地拥进怀里,咬了咬他的嘴角,给了他呼吸的余地。

    他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像只初生的小兽依赖着温茶,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你背我去教室。”

    他红着脸,也不害臊的盯着温茶说:“我站不稳。”

    温茶深呼吸一口气:“……好。”

    他搂住温茶的脖颈,抓起她的指尖亲了亲,说:“我现在,整个都好喜欢你呀!”

    温茶被他亲的有点心动,垂眸吻了吻他的额头,“我知道。”

    “你喜欢我吗?”他低低的问了声,抓着温茶的手指,无意识的发紧。

    温茶怔了一下:“你不是知道的吗?”

    “可我还是想听你说。”白止把她的手放在胸腔上,“你听,我的心跳的好快,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温茶弯下腰听了听,笑:“我听见了。”

    白止委屈的瞪她一眼:“可你的就不是这样。”

    温茶的心跳的有些快,却没有他那么快。

    温茶揉了揉他的脑袋,“我是女生,你是男生,我们俩承受能力不一样。”

    白止:“骗人。”

    “好啦,”温茶妥协道:“我承认我喜欢你还不行吗?”

    白止眼睛一亮,复又低下去,“说的这么勉强,没有骗我?”

    “我不骗你。”温茶知道他心里的不安,看着他重复了一次

    :“我就是喜欢你。”

    “嗯,”白止满意的耳朵都红了,手脚有些发抖,面颊红彤彤的盯着温茶看,大声说:“我,我也喜欢你,最喜欢你!”

    温茶笑着把他抱起来转了几圈,把他转的又笑又叫的才放下来,认真的说:“以后,只能喜欢我,知道吗?”

    白止被她看的脚趾头都羞涩了,他矜持又迫不及待的点点头,“没有别人,只有你。”

    “好。”

    温茶在他身边蹲下来,“我背你去教室。”

    “嗯,”白止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趴在了她的肩上,紧紧抱住她的脖子,在她耳边说:“我是不是重了?”

    温茶掂了掂,摇摇头:“没有。”

    “怎么可能?”白止不相信的说:“我寒假里吃了很多肉,还有很多蔬菜和水果,称重也重了四斤,回学校我也每天都吃很多饭,一顿饭也没落下,怎么可能没胖?”

    温茶:“……我再感觉感觉?”

    白止:“嗯!”

    温茶又掂了掂,复又恍然大悟道:“好像是重了。”

    “哼!”白止低下头咬了一口她的脖子,“明明就是。”

    温茶被他咬的有点难受,“再作乱就吻你。”

    白止发笑道:“你偏过头。”

    温茶回眸,他捧住她的脸,吻了一下她的眼睛,又舔了舔,说:“甜不甜?”

    温茶:“甜死了!”

    白止高兴的在她身上摇了摇,“我也是。”

    温茶:“你再动,就把你丢下去了。”

    “我就动。”白止抱着她的脑袋摇头晃脑一阵,“你的力气那么大,又不会摔着我。”

    温茶:“……”

    “楚茶。”

    “嗯?”

    “我有一辈子的时间陪着你,你也以后,只喜欢我一个人好不好?”

    温茶:“……”

    “不好吗?”白止声音低了下去,威胁着说:“叔叔阿姨已经承认我是你未来的正君了,你要是再敢有别人,按照祖训,是要被打断腿的。”

    “……”

    白止吸了吸鼻子:“怕了吗?”

    温茶叹了一口气:“这世上光你一个白痴就够让我操心了,再来其他的,我岂不烦死?”

    白止抱着她的手猛然一收,把嘴巴贴在她的后颈处舔咬:“虽然被你说的好高兴,不过我还是要给你打上我的标记。”

    他用虎牙在温茶的后颈咬了一个小印子,触目的红痕,让他快乐的笑了出来,“这样你就是我的了。”

    温茶被他勒得有点喘不上气,“松松手,你想谋杀妻主啊?”

    白止松开了一点位置,又趴在她身上磨印子,磨了一会儿,就懊恼的说:“为什么我总想和你在一起,看不到你的时候,想你在做什么,你冷脸的时候,想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不抱我的时候,想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每天,每个时刻,都想和你待在一起,就像生病了一样,满脑子都是你,我想你抱我,亲我,和我做羞羞的事,我还想毕业就跟你结婚,以后生几个宝宝,他们分别叫什么名字,还想跟你一起老去……我想了很多,全都是关于你的,却忽然觉得好可怕。”

    “可怕什么?”

    “怕你不是这么想的?”

    “我是这么想的。”温茶偏头亲了亲他的侧脸,“我和你是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