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绝世娘炮(三四)
    如果不是抱着他,温茶真想扶额喊冤,“我跟师兄只是在谈合作的事,你如果不信,下次见到他,可以问他。”

    “怎么问?”白止眼睛红了一圈,“他那么厉害,还可以帮助到你,我,我什么都不会,没有底气……”

    温茶:“……”这跟帮不帮助有什么关系?

    “他能帮助我,是因为我的策划案能让他受益,否则他是不会帮助我的。”

    白止面色微变:“真的吗?”

    “嗯,”温茶垂眸亲了一下他的鼻尖,“他虽是我的师兄,同样也是我的合作伙伴,我们是互惠互利的关系,而你才是我喜欢的人,懂么?”

    白止圆溜溜的眼睛里划过一抹甜蜜,他的脑袋在温茶脖子上蹭了蹭,眼睛里的迷蒙散去,转而铺上一层难言的潋滟,“我也喜欢你。”

    “嗯,”温茶低低笑了一声:“以后这样的飞醋少吃,否则变成了陈醋坛子,浑身冒酸气,我可不抱你。”

    “我不吃醋,”白止认真的点点头,又提醒着:“那你也不能跟他拉拉扯扯。”

    温茶简直哭笑不得:“我已经跟师兄说清楚了,他是个通透的人,不会让自己为难。”

    白止满意的笑了两声,说:“我发现之后,没有马上去闹你,是不是好乖?”

    “嗯。”

    话音未落,白止的嘴角勾了起来,他酒气散了大半,抬起下巴,用舌头舔了舔温茶的脖颈,幽幽的说:“我这么乖,你想不想抱抱我?”

    温茶:“???”

    白止:“我们去开房好不好?”

    温茶:“……”

    “不愿意?”白止的眉头皱起来,苦恼的说:“可是我现在已经好瞌睡了……”

    温茶:“……”

    “好不好嘛?”白止在她耳边打了个深深地哈欠,“我好累哦……”

    最后两人还是去开了房,不过是盖着被子纯聊天那种。

    第二天一早,就一起回了学校。

    可关于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的流言,不知怎么的在学校里开始流传。

    温茶最开始有点烦躁,觉得对白止名声不好,后面在白止的安抚下,也不在意这些无伤大雅的传闻,按照白止的说法,他们是奔着结果去的,不怕被人说。

    至于白止,那就更没心没肺了,他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和温茶在一起的,路人皆知那是最好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等到竞赛到了第三个关键时刻,温茶带着资料,和同学坐车到了比赛现场。

    比赛的第三个关键点,就是讲解。

    严肃认真的解说投稿游戏的特点和优势,才能自主性的打动评委。

    温茶初步投稿的是个精简的单机游戏,十分考验智商,讲解起来,每个步骤层层叠进,其中的机关,小技巧,一环接一环,跌宕起伏,加之别出心裁的设计风格,都分外引人入胜,听的评委席不断点头称赞,等温茶慢条斯理的讲解完毕时,百分之八十的评委点了她通关,甚至还有公司想要把这款游戏全面性的开发出

    来。

    晋级是意料之中,开发游戏却是意料之外,不过这也算是个意外之喜,温茶留了公司的联系方式,利落的表示,如果可能,会进行合作。

    接下来讲解的是钟若,同温茶的小游戏不同,这一次钟若在初步评选上也是下了苦工,投稿了一个绝地逃亡的游戏,刺激爽快的感官效果,还有惊悚残酷的视觉冲击,再加上钟若游刃有余的讲解,让在座的评委十分惊讶,一个在读大学生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简直太出乎意料。

    钟若胸有成竹的解说完毕后,似笑非笑的扫了坐在下方的温茶一眼。

    她的游戏跟温茶的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只要评委不眼瞎,她的游戏绝对是碾压温茶的设计。

    “这个游戏非常不错,”有评委发出惊叹,“现今社会,智能小游戏很多,但这种视觉效果达到完美的新兴游戏却是少之又少,它让我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我投它。”

    “我也投它,这个游戏制作的非常精致,能在二十岁的年纪做出这种规格,实属不易。”

    “解说的也非常独到,真是后生可畏!”

    “……”

    一屋子的人都在称赞着,钟若看着面不改色的温茶冷冷一笑,温茶不是被称为计算机系三大女神之首吗?很快她就要温茶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游戏制作相当精致,不过内容却过于虚浮了。”坐在最中间的评委惋惜的感叹一声:“外观上的精美和感官效果的确重要,但我们更注重的是游戏的品质和质量,我们一向秉承着最专业的精神,来打造经久不衰令人喜爱的游戏,我们要的是切实的设计,而不是这种仅仅靠包装的半成品,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中间的评委,是游戏软件评委里最德高望重的一位,也是委员会的会长,她的意见在整个评委团里,有举足轻重的力量。

    这话一说出来,别说钟若了,就是之前夸赞钟若的其他评委面色都有些不好看。

    “会长是不是过于苛刻了?”边上的评委有些不满的说:“制作游戏的才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我们不应该以自身的严格来要求她。”

    “就是啊,”有人附和:“我二十多岁的时候,还没这么敏锐呢,小小年纪有这样的作为,会长应该多宽容宽容。”

    “她的可塑性很强,不日就会成为软件设计佼佼者,我们培养培养,这些缺点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是啊……”

    众说纷纭间,那位会长面不改色的笑了笑,对钟若说:“我确实是个严格的人,否则我不会站到这个位置,但我还是要公平的说,你的天赋的确很好,但是过于投机取巧却并非我所喜欢的。”

    钟若得意的心情顿时凉了,她自以为无可挑剔的成品,在这个老女人眼里,竟然还被说成是投机取巧,这个人到底懂不懂游戏?

    会长察觉到了她的不满,嘴里的告诫犹豫片刻,最终没说出口,只道:“我可以给你机会通过,不过,在决赛里,我希望看到你更有内容的作品,能做到吗?”

    钟若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扭曲着脸,故作大度的笑了笑:“当然可以,绝不辜负您的期望。”

    “好。”那会长也是笑了笑,没再多说,宣了下一位参赛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