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现实世界(四二)
    诚如她和苏安说的那样,陈霜是好,他的好,是隔在云端的矜贵,明明是无数人趋之若鹜的存在,但却很少有人走到他身边。

    高处不胜寒这个道理谁都懂。

    他就像天上的星星,可以仰望,却无法靠近。

    走向他的路很坎坷,没人敢轻易冒险,她也只是个普通人,和所有人一样,怕灼伤,也怕摔死。

    所以,不管他做什么,她拒绝不了就不会拒绝,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没找到解决办法时,努力保全自己。

    至于感情,他一天不说出来,她就装不知道好了。

    温茶把盒子打开,里面的空间不大,却盛了三样东西。

    一样翠色云纹簪,做工精细纯美,非常精贵,一片叶子形状的玉坠,玉色清澈凛冽,其中夹杂着白絮云缕状细纹,精致清丽,古色古香,最后是一对海星状玉耳钉,小巧可爱,俏皮里透着岁月的痕迹。

    三样东西,都有不菲的价值,都是一样的材质,似乎是由一块玉打造而成,应当是一套装饰。

    只是其中空了一个位置,应当是差了一样东西。

    有头饰,耳饰,颈饰,应当还有一样手饰才对。

    是什么呢?镯子链子还是什么?

    温茶下意识的认为是镯子……

    她条件反射的去摸自己的手腕,摸到手上的温凉时,整个人都懵了。

    镯子……

    她手上就戴着一个摘不下来的镯子……

    那镯子有翠碧如湖水的色泽,有如同芦絮状云纹,同木盒里的其他三样首饰的材质,十分相像……

    怎么可能?

    温茶整个都傻了。

    这个镯子是她从周目里带出来的,根本就不是现实世界的东西,陈霜怎么可能拿到这些?

    难道他也是任务者?

    不对。

    回想着陈霜的所作所为,温茶瞬间就否决了这个想法,陈霜看起来福泽深厚,一点也不像是命运多舛的样子。

    那是巧合吗?

    温茶不相信世间会有这样的巧合。

    她手上的镯子,盒子里的东西……都透着一股莫名的古怪,有什么东西已经脱离控制了……

    她望着木盒,陷入了一片呆滞,等回过神来,找系统咨询时,系统表现的很平静:“不就是个礼物吗?大惊小怪!”

    温茶急道:“你帮我看看是不是一套的?”

    系统用脑电波扫了扫,轻哼一声,不置可否道:“是一套的怎么样?不是一套的又怎么样?”

    温茶没心情跟它来玩笑:“不要卖关子。”

    系统多少了解她心里的烦躁,直接说:“是一套。”

    温茶:“……”

    “怎么?被吓到了?”系统笑了几声:“一个首饰就能把你吓懵,你的战无不胜称号可以收回来了。”

    “别打岔,”温茶:“我问你,陈霜是不是任务者?”

    系统:“不是。”

    “不要骗我。”温茶继续逼问:“你要是骗了我,以后我知道了,绝饶不了你。”

    系统:“……”

    “真的不是,”系统收起之前的吊儿郎当,正色道:“他就是生活在现实世界的种族,生而富贵,放在古代,那可是皇天贵胄的身份,你这样的小透明,跟他没法比,把心放肚子里吧。”

    温茶默默松了口气,可还没彻底相信,又问:“那这些东西,他怎么得来的?”

    系统:“古董都有被挖出来收藏的一天,你就当他正好买到了一样的不就好了吗?”

    “有这么简单?”温茶满脸狐疑。

    “就是这么简单啊。”系统勉强维持住了自己正经的语气:“你还想怎么样?你以为他从周目里穿越的吗?”

    陈霜那么古董,周目里的男人,可没这么刻板。

    温茶想了想,又否决了这个猜测:“他应该不是穿的。”

    “那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系统没好气的说:“他一没骗色,二没骗财,平时还给你送礼物讨你欢心,哪里做的不好了?”

    &

    nbsp;  温茶:“……”

    “好了,他不会害你的。”系统难得严肃道:“你不需要忌惮。”

    “嗯。”温茶应了一声,心情好了很多,心里却寻思着以后还是少和陈霜来往。

    这不是周目,她也没有剧情任务要走,过好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

    至于接下来的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了。

    这么开导开导,她心里的郁结也去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温茶起床后,就给苏安打电话,要求接工。

    苏安也很利落:“《盛夏光年》的导演给你介绍了个新剧本,我看了,脑洞很大,你要不要试试?”

    “讲什么的?”

    “女尊。”

    温茶:“……”

    以为温茶不知道女尊是什么,苏安兴致勃勃的解释说:“女尊就是,女尊男卑的社会,就跟古代男尊女卑一样,你懂的。”

    温茶:“古代现代?”

    “现代。”

    温茶:“……”

    “编剧脑洞很大,剧本也很有趣,讲的是穿越人士的女尊生活,在一堆狗血言情剧里算是清新脱俗了,你要是有兴趣参演,导演人说了,让你演穿越过去的女一号。”

    温茶:“……我对穿越人士不感兴趣……”

    苏安:“所以不演了?”

    “不是,”温茶斟酌片刻:“女二号有人选吗?”

    苏安在那头翻了翻剧本:“女二号是个被欺负的忒悲催的土著,你演什么女二号啊,最后还出车祸死了,多不讨喜。”

    温茶不为所动:“就女二号,你去问导演有没有人选,如果定了人,那就推了吧。”

    苏安知道她是个有主意的人,看她坚持后,也没反对,只说:“你确定了就行,身为你的经纪人,我还是要听你的意见的,保证把女二号拿下。”

    “嗯,”温茶弯起眼眸:“谢谢你。”

    “说这些干什么啊?”苏安最不爱听这些了,“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小猪猪,应该的。”

    温茶:“……”

    “好啦,一会儿得到消息了,再给你打电话。”

    “嗯。”

    下午苏安就打电话说女二号已经搞定了,一个月后开机,先把剧本送过来。

    温茶拿到剧本翻了翻,跟周目里的原剧情相差无几,她背了背台词,就昏昏欲睡的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

    等陈霜驱车抵达楼下时,她睡得正香,一阵轻柔的铃声把她从睡梦中拉出来。

    她揉了揉眼睛接电话:“陈先生。”

    “是我。”陈霜轻声说:“我在楼下,你下来吧。”

    温茶:“???”

    陈霜:“我们约好的一起吃晚饭。”

    温茶往窗外看了一眼,已近黄昏,她手指动了动,也没拒绝,只说:“我马上就下来,劳陈先生稍等片刻。”

    “嗯。”

    挂掉电话,温茶回屋换了身衣服,就往下走,楼梯口,抬眼便看到陈霜站在一棵玉兰花树旁,花树绮丽,泛着粉白色泽,矜持而典雅,衬得清冷的他像是没遥远,在黄昏里,染上了些人间暖色,越发俊美起来。

    温茶愣了愣,走到他面前,打了声招呼,“陈先生。”

    “嗯,”陈霜应了声,替她打开了车门,待她坐进去后,不紧不慢的问了句:“有想要去的地方吗?”

    温茶:“陈先生选择就好。”

    听到她疏离的话,陈霜面色冷下来,手指无意识的收紧,薄唇轻启:“那好,就由我来决定。”

    温茶没再说话,陈霜却没放过她,“昨天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温茶手指一僵,面上却是不变:“礼物很好,就是太贵重了些。”

    “我问的是你喜不喜欢?”

    温茶:“……”

    陈霜心头一紧:“不喜欢吗?”

    温茶条件反射的摇头:“不是。”

    陈霜嘴角微勾:“那就是喜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