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鹿角海棠(二)
    送完养身粥,王妃便回了屋子。

    隔了半月,周总管传来消息说,晋王已经痊愈。

    王妃被阿翠推着又去送养身粥,这回,还是没进正门,说是王爷有事出去了。

    王妃不疑有他,转身就回了院子。

    等她和阿翠的身影消失不见了,院子里的周总管满头大汗的望着晋云殿,眼睛里有难掩的焦灼。

    一个身着灰衣的中年大夫从内室里走出来,周总管急忙迎上去:“张大夫,王爷现在情况如何?”

    张大夫摇了摇头,叹息说:“还是老样子。”

    周总管后退一步,浑身颤抖着问:“张大夫行医多年,可曾遇到过此类病症?”

    “无,”张大夫摇摇头,也很苦恼道:“王爷身上的伤已经痊愈,可不知为何偏偏醒不过来,身上也无內疾,按理说不应该啊……”

    这恐怕又是一宗疑难杂症。

    周总管难以置信的看向内室,完全不敢想象平日里威风凛凛的王爷会落到如此地步。

    “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张大夫安慰道:“照顾好王爷,时机到了就醒了。”

    周总管苦涩的点点头,“此事就劳烦张大夫先行保密,待王爷醒来,必有重谢。”

    “好,若有事,再吩咐我。”张大夫拿着药箱叹息着走了。

    周总管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拔腿朝内室走去。

    屋里檀香袅袅,黄花梨木床榻上正躺着个面容俊雅,颜若舜华的年轻男子。

    男子双目紧瞌,高鼻薄唇,生的十分好看,奈何眉目间含着难言的倦色,尤其是眼下的憔悴,触重的让人心惊。

    周总管是府中的老人了,晋王封王时就跟在他身边,二十余年,一直都是他照顾着晋王的起居,他一生未娶,虽为奴,不过却打心眼里将晋王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眼下晋王遭劫,除了宫中那位已经不得宠的淑妃,只有他是最担心的。

    周总管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望着昏迷不醒的晋王,不知该如何是好。

    彼时门外的侍卫敲了敲门:“总管,王妃带过来的养身粥,要用吗?”

    周总管面色一顿:“王妃来时,可曾发觉什么?”

    “并无,”侍卫恭恭敬敬的答道:“王妃问了问王爷病情,小人照您的话说了一番后,王妃就离开了。”

    “好,”周总管点点头,“王爷眼下身体不畅快,那粥便撤了吧。”

    回到院里,王妃照常坐在软榻上看异闻孤本,阿翠将中午要吃的食物吩咐下去后,就在一旁侯着同王妃说话。

    “王爷伤一好便出去了,王妃怎么也不上上心。”

    王妃抓着玫瑰糕往嘴里塞了一口,漫不经心的问:“上心什么?”

    “三小姐啊!”阿翠急得给她打防御针:“三小姐不过一个庶出就勾的王爷为她神魂颠倒,她这要是进了府里,到时哪还有您的位置?”

    王妃面不改色的抬眸看了她一眼:“三妹妹能让王爷心悦她,那是她的本事,她就是进了府,做了王爷的侧妃,那也是她的福分,本妃能说什么?”

    她圆润的指甲在玫瑰糕上停顿了一瞬,继续说:“王爷现在就是纳十个八个妾,身为王妃,我非但不能拦着,还得把她们都安排好了。”

    她的表情很平静,似乎早就做好了成为一个合格王妃的准备。

    她的眼睛里流泻出一抹不符合年纪的成熟,这抹难得的色彩让阿翠心酸,看来以前是她误会王妃了。

    她哪里不知道笼络王爷的宠爱,但面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她又能做什么呢?她只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王妃。

    “可您这样什么也不做,一点也不好。”阿翠还有些不甘心,“奴婢还是希望您能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像我母亲那样么?”王妃嘴角带上些许嘲弄,“母亲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提起林府那位重病缠身的宰相夫人,阿翠缩了缩身体,喏喏道:“夫人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

    王妃没说话,黑眸里有深邃的微光,她放下手中的孤本,闭上眼睛,白皙的面上平和而安静。

    阿翠自知说错了话,怯怯的站在一边不敢再说话,唯恐王妃伤心。

    在林府的往事,实在太过沉重。

    王妃幼时和夫人一起生活在别庄里,直至十岁被宰相带回了府,虽说是作为嫡出,可日子过得半点也不如庶出的三小姐。

    夫人手下无人,王妃身边也只有她一个丫头,衣食住行都得自己动手,没有父爱,夫人便十分宠她,将她紧紧的护在臂膀下,这使得王妃秉性天真,毫无心眼,大了之后,夫人便很忧心王妃的婚事,早就琢磨着给她找个家室简单的男子成家,奈何新皇登基,第一时间下旨将她赐给晋王为妃,这样简单的快乐从此一去不返。

    晋王心里是存了个人的,他不仅不喜欢王妃,心里藏的更是王妃的庶出妹妹,对于娶王妃这件事,反感到了骨头里,当天不止让公鸡同王妃拜堂,新婚之夜更是歇在书房里,让王妃变成了王府的笑话。

    三天后回门,晋王也根本不理,直接让王妃一个人回,宰相在屋门前看到王妃只身回去时,脸都绿了,侧夫人更是在一旁冷嘲热讽,扫尽了王妃面子。

    王妃成了整个上京的笑料。

    夫人知道消息后,自此缠绵床榻,一病不起,回回传来消息都是在用药,王妃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到后来,她已经不爱笑了,至少她的眼睛是不笑的。

    阿翠知道她心里难受,但她们不能在王府等死,她想要王妃得宠,那样,王妃的日子好过,夫人也会好起来的。

    可是她越是努力,王妃越是不在乎,她失去了少女的温暖,也失去了身为妻子的幸福,她变得安静平和,成为了和夫人一样的人,遥远而安静,没有一点自己的感情。

    阿翠不甘心,一点也不。

    她想要王妃得到应有的一切。

    这些东西不应该由王妃来承担。

    她寻思着再找方法接近王爷的时候,软榻上的王妃睁开了眼睛,看着她轻声道:“去瞧瞧午膳好了么?”

    阿翠摸摸眼角,发现没有眼泪,松了口气,“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