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鹿角海棠(三)
    食过午膳后,前厅传来消息,说是王妃的表妹前来探望。

    王妃急忙让人将表妹迎了过来。

    表妹名叫秦书玉,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穿了一身桃粉色苏绣烟云蝴蝶裙,梳着少女髻,头戴乳白珍珠璎珞,走路小脚点点,分外俏皮。

    一进门便自来熟的伸手抱住了王妃,“表姐,晋王府可真大,你住在这里真的太好了!”

    王妃笑着拍拍她的手,“今儿怎么想着过来了?”

    “想你了呀!”秦书玉撅着粉嘟嘟的小嘴,“你这些日子推了好些帖子,见不到你,我心里想的慌。”

    “就你会说话。”王妃刮了刮她的鼻子,解释道:“王爷前些日子受了伤,我得在府中看着。”

    提到正事,秦书玉好奇的问了句:“他现在好了吗?”

    “好了。”王妃淡淡道:“今个儿出去了。”

    “哦,”秦书玉对晋王并不感兴趣,她甚至不大喜欢他,笑眯眯的说:“他出去了正好,你我姐妹二人,可以多待一会儿。”

    王妃也没去纠正她,转头对阿翠道:“吩咐小厨房,多做些吃食,傍晚书玉要在这儿用饭。”

    阿翠领命而去,王妃拉着秦书玉坐在软榻上说女儿家的话,说了一会儿,秦书玉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表姐,今天我还给你带了个礼物呢!”

    王妃对这个古灵精怪的表妹很有耐心,“说来听听。”

    “是个解闷儿的小物。”秦书玉偏头对自己带来的婢女叫了一声:“小蓝。”

    屋外身穿碧色襦裙的婢女应声而入,手里托了个精致的镂空木盒,东西显然就在里面。

    秦书玉迫不及待的把盒子接过来,打开木盒,把东西递到王妃面前:“表姐你看!”

    王妃垂眸看过去,木盒里装了株通身碧青绿的小草,由陶瓷花盆盛着,不过巴掌高,小小的一株,看不出什么特别。

    她故作惊讶道:“这是什么?”

    秦书玉见她感兴趣,脸上的笑容拉开来,兴致勃勃的讲解道:“这可是我托二哥从西疆带回来的好东西,别看它小小的肉肉的,其实很难种,唯有西疆才有,在上京都难得一见。”

    “哦?”王妃眨眨眼:“它叫什么名字?”

    “它叶若鹿角,粉粉嫩嫩,听二哥说,叫鹿角海棠。”

    鹿角海棠。

    王妃默默地咀嚼着这个名字,眼睛里划过一抹光芒,“它开花吗?”

    “开的。”秦书玉见她喜欢,把东西塞进她怀里,“我见你整天在王府鼓弄花花草草,第一时间便想过来把它送给你,你好生照顾它,到秋末时便会开花,若是照顾的好,冬天也会花开不断。”

    这么一株小东西,王妃搞不明白,它会怎么开花。

    “自然是开在顶端了。”秦书玉耐心的跟她解释:“此类花,同其他花不一样,花会开在叶缝中,你有这么一个小宝贝,每天可有事做了。”

    紧接着她又跟王妃说了些鹿角海棠的生活环境,王妃一开始还听的性质高昂,越说越多之后,便觉手上抱了个大麻烦。

    不耐寒,喜干旱,怕高温,需沙壤土,浇水适量……

    她都没那么金贵。

    见她面露不耐,秦书玉忍着笑说:“若是放在我那儿,热夏不去便要翘辫子,我就是见自己养不活,才觉得你能一试,你就收下吧。”

    王妃想了想,瞧着鹿角海棠着实可爱,便应下来。

    花园里的花花草草都是她在照顾,也不缺这一株。

    她将鹿角海棠取出来放在了桌边,丢下秦书玉仔细观察一番,见它缺水了,便让阿翠去端水进来,忙活了一通,就到了傍晚。

    秦书玉用了晚膳,约定好下次过来的时间,便施施然的告辞了。

    洗漱过后,王妃又去看了一眼花盆里的鹿角海棠,发现它还是生气勃勃的,便熄了灯歇下。

    桌上的花盆正对着窗边,等到三更半夜,月上中天时,月华透过窗户,静静地地散落在鹿角海棠身上,将肉嘟嘟的植物照耀的暖洋洋的。

    小小的植物忍不住抖了抖,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移动。

    “它”睁开眼睛想要看一看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才发现四周的环境竟然如斯眼熟。

    王府,这里就是王府,是“它”一直居住的地方,可“它”明明应该是在自己的内室,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这里是那个草包的住处,而且还是在她的桌子上?!

    鹿角海棠魔怔般的抖动着身体,想要将自己从泥土里拔出来,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行动,不止如此,就连身为人的眼耳口鼻都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有人做法暗算“它”?

    鹿角海棠看向软榻上那个睡得正熟的少女,心里涌起一股无端的愤怒,自己变成这样,她还有兴致睡得下去,果真是林府过来的大草包!

    就在鹿角海棠琢磨着该怎么摆脱窘境时,晋云殿内室响起一阵喜悦的笑声,周总管紧紧的盯着昏睡男子的手指,兴奋的对张大夫说:“王爷、王爷的手方才动了!”

    张大夫伸手摸了摸王爷的脉搏,转头道:“总管不必担心,王爷一切如常,不日就会醒过来。”

    周总管面上喜色难掩:“有劳张大夫了!”

    搞清楚自己穿越到一株植物身上后,顾亭云的心都要碎了。

    他记得自己是在白马寺的途中为救林桃受伤的,当时立刻就被属下带回了王府,知道没有性命之忧后,便昏迷过去了,谁知道一觉醒来,竟然附身到了一株丑不拉几的草身上,而且这株草还是林茶那个草包养着的,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不知道这是天意,还是有人故弄玄虚,不管怎么样,等他回到身体里,一定要把林茶这个扫把星休了!

    顾亭云使劲浑身解数,想要脱离这株草,无论如何也不得结果后,疲倦的泄了气,愤愤盯着呼呼大睡的林茶,想着自己的境况,不由悲从中来,心酸不已。

    第二天一早,王妃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桌上的鹿角海棠,见它还是和昨天一样嫩绿后,摸了一下它月牙形叶片,“等你开花了,我就给你换个大点的盆。”

    睡梦中感觉到一阵温暖,顾亭云的意识从鹿角海棠里苏醒,发现身上停着一只细长漂亮的小指头,他忍不住睁眼朝上看去,看到王妃那张白皙的脸后,如遭雷击!

    林茶!她怎么敢碰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