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鹿角海棠(四)
    王妃没有发觉鹿角海棠的不对劲,她的指尖在叶子上方轻轻的点了点,不紧不慢的说:“以后跟着我,绝对不能死。”

    她的声音很轻,没带感情,可语气却惹得顾亭云气急败坏。

    王妃将收回手,在阿翠的帮助下洗完漱后,淡淡的问道:“王爷昨儿回来了吗?”

    阿翠低着头回答道:“听周总管说,王爷寻了差事,已经去了外地,一时片刻,不会回来。”

    “是吗?”王妃微微一笑:“王爷身体才好,就又出去了,真是日理万机。”

    “可不是么?”阿翠抱怨道:“王爷走时连您都忘记知会一声。。”

    “无妨,”王妃漫不经心的看着镜子里的发型,淡淡道:“王爷有自己的事,我身为王妃,自当在背后支持。”

    “可王爷却不记得您的好。”阿翠抱不平道:“进府半年有余,您怎么就不知道学聪明点。”

    “什么算聪明,”王妃取了支珍珠碧玉步摇递给她,轻声说:“再如何聪明,不属于我的,终究不是我的。。”

    阿翠接过步摇低叹一声:“王爷不在府中,近日送来的帖子要不要去瞧瞧?”

    “去被人看笑话吗?”王妃轻笑了一声:“上京谁请我不是为了笑我是个下堂妃?”

    阿翠顿觉自己不会说话,当即想要跪下去请罪,王妃拉住她的手,说:“与其去小宴上自取其辱,还不如在这儿待着。”

    听着她没有起伏的话,阿翠眼睛一热:“都是奴才嘴贱。”

    “怪你什么?”王妃拍了拍她的手背,“你自小都在为我考虑,我疼你都来不及。”

    阿翠的眼泪簌簌流下来,哽咽道:“奴婢也心疼王妃……”

    “嗯,”她抬手擦了擦阿翠的眼泪,声音软了些,“在我面前说这些无碍,在其他人面前万不可这般。”

    “嗯。”阿翠吸吸鼻子:“奴婢什么都听您的。”

    “去布早膳吧。”

    “好。”

    阿翠离开后,王妃坐在镜子前,看着镜面上那个面红齿白,颜若梨花的少女,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桌子上的顾亭云捕捉到那个笑容时,心里冷哼一声,果然是装模作样的女人,嘴上说的好听,人走了就在背地里偷笑,也就这么点本事了。

    王妃并不知道鹿角海棠里住了个人,等嘴角的笑容散去时,眼神有点微妙起来。

    她这次附身的是个叫林茶的少女,自小便跟着母亲在别庄长大。

    原主的母亲秦氏是个十分刚强的女子,嫁给原主父亲时,就和还是新科状元的原主父亲约定一生一世一双人,原主父亲满口答应,可没两年便在外面偷吃,和娼妓生下了女儿,原主母亲当时身怀六甲,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结果,转身就带着行李去了别庄生活,这一生活就是十一年。

    在原主十岁那年,已经成为宰相的原主父亲铁了心要把两人接回府上,彼时,他已经将当初的娼妓抬成了侧夫人,生下了两女一子,大女儿林杏入宫为妃,三女儿林桃待字闺中,庶子林诚在书院读书,一家子可以说是幸福美满。

    原主父亲想和原主母亲重修旧好,奈何原主母亲十分厌恶他的行径,不止没领他的情,更是和他大吵一架,一心要和离,原主父亲位极人臣,怎么可能还是曾经那个对许诺的年轻人,他不仅没答应原主母亲的要求,还将她和原主发配到了府中最偏僻的院子,强收了母亲的嫁妆,不给她们钱财和粮食,想逼着她们服软,原主母亲并不妥协,带着原主在破旧的宅院里一生活就是六年。

    她们的生活过得很拮据,期间还要应付侧夫人和庶出子女时不时找麻烦的举动,日子可以称得上艰难,直到原主十六岁,一纸婚书将她许配给了晋王顾亭云,这种日子终于结束。

    原主搬出院子,在母亲担忧的目光下,带着不够看的嫁妆,嫁给了顾亭云,原主性格天真,和母亲一样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发现顾亭云俊美无俦,文武双全后,这种念想更一发不可收拾。

    她几乎是飞蛾扑火般的想靠近他,她不在乎他让自己跟公鸡拜堂,不在乎洞房花烛夜,不在乎一个人回门,她甚至可以忽略掉母亲的担忧,在婢女阿翠的帮助下,一心想用自己单纯可笑的行为打动他,她付出的无所保留,却不知道顾亭云非常厌恶她,他对她反感到了极点。

    顾亭云心里有朵白莲花,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三妹林桃。

    他喜欢林桃,喜欢的放到了心尖上。

    娶她是顾亭云的无奈之举,他早就做好了随时休她的准备。

    他是看不起原主的,她软弱的性格,天真的行为,在他眼里不仅不可爱,反倒像个草包,他厌恶一切心思不单纯的女人,尤其是在他和林桃中间掺了一脚的原主。

    他觉得原主就是个第三者,是个窃了王妃位置的小偷,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她,在原主讨好他的时候,他不易余地的折磨原主,把原主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后,又用一纸休书,将原主休弃,转头娶了林桃为妻。

    原主被休后,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拼命找回去,很快又被顾亭云踢了出来,让她滚得越远越好,原主却不放弃,她就跟魔怔了似的纠缠顾亭云,不管是为奴为妾,只要能在他身边,她什么都愿意做。

    可是顾亭云不愿意,林桃更是对她恶心到了极点,叫人一次次把她打出去,直到后来,原主被侍卫击中头部,变成了疯子,他们终于摆脱了她。

    原主被休的事传到别庄时,原主母亲气的浑身发抖,病中坐起要去找她,最后在乞丐堆里找到抢食的原主时,抱着她嚎啕大哭,在回去的路上,便活活气死了。

    原主终于清醒,她抱着母亲的尸体,浑浑噩噩中,一头撞在石头上,血溅三尺。

    原主有三个愿望。

    第一,离开顾亭云。

    第二,保护好母亲。

    第三,带着母亲过上平静又安定的生活。

    顾亭云耗尽了她的感情,可是母亲却唤醒了她的良知,她不想报什么仇,她只想去过真正适合自己的生活。

    给母亲颐养天年,让她老有所依,老有所终。

    至于顾亭云,早就不在她的未来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