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鹿角海棠(五)
    看完原主的愿望后,温茶扶了扶头上的步摇站起身,朝屋外走去。

    桌上的顾亭云死盯她的背影,等她走远了才在心里啐了一口。

    他倒大霉附身在了草身上,讨人厌的林茶却活的逍遥自在,怎么看怎么不爽。

    他回想着那个叫阿翠的婢女和林茶说的话,冷哼几声,想打他的主意?想做好一个王妃?想得美!

    等他回到自己的身体,第一时间就是要她知道自己究竟多异想天开。

    温茶吃过早饭,去花园里摘了几支应季的花,叫阿翠取了花瓶,在桌边摆弄着插了一束花。

    阿翠在一边看着,忍不住感叹一声:“王妃手真巧。”

    “嗯。”温茶不紧不慢的将花瓶摆在了鹿角海棠边上,看着一绿一彩的植物,嘴角轻轻扬起来,她转头对阿翠道:“去将昨儿看的孤本取来。”

    阿翠领命而去,温茶侧目点了点鹿角海棠的盆沿:“跟五颜六色的花比起来,你还是过于寡淡了。”

    她说的平静,花盆里的顾亭云却听的要吐血,这女人,居然敢说他寡淡,真是、真是不知死活!

    “没关系,”温茶淡淡的说:“你的花期在冬天,届时百花凋零,你属一枝独秀。”

    顾亭云:“……”

    “前提是,你要活着。”温茶一点也没发现鹿角海棠的异常,自顾自的说:“我会好好照顾你,如果你不争气,没活到那时候,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你。”

    顾亭云何时听过这样的话,只觉温茶是在侮辱自己。

    他堂堂一个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见了他不是恭恭敬敬的,这个林茶背地里却诅咒自己早死,真是混账!

    “好了,今天就这样。”温茶笑眯眯的收回手,轻声说:“你要乖乖的。”

    顾亭云:“……”

    阿翠拿着孤本回来,温茶已经坐回软榻,正闭着眼睛小憩。

    阿翠将东西递给她,“王妃……”

    “嗯,”温茶睁开眼睛,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叮嘱道:“存货快尽了,明日再去清泉书斋买些奇闻异志回来。”

    “好。”

    温茶翻到昨天看的部分,微垂眼眸,静静地盯着书页没再说话。

    阿翠呆了片刻,便下去张罗着沏了壶茶端上来,给她斟了一杯,提醒她喝茶。

    温茶闻言偏头看了她一眼:“可是乏?”

    阿翠连忙摆手:“奴婢很好。”

    温茶收回目光,轻描淡写道:“现在不需要你,去小房歇着吧。”

    阿翠习以为常的摇摇头,“王妃不用担心,奴婢真的不累。”

    温茶合上书:“无事,今儿放你半天假。”

    阿翠还要拒绝,温茶继续说:“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阿翠面色微变,有些焦急的问:“王妃可是心里不痛快?”

    “没有,”温茶摇摇头,“出去吧。”

    阿翠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扫她的兴,转过身,面色不安的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提醒有事马上叫她,她就在院里等着。

    温茶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放下书,轻轻的叹了口气。

    阿翠是原主儿时一起长大的婢女,在原主接近晋王的路上,可以说是唯一的助攻,只可惜这个助攻没起到正面作用,反而加剧了原主的悲剧,后来原主被休之后,阿翠也跟着原主一起离开了王府,两人没有钱财,无处可去,阿翠便劝说原主重回王府,暗示原主,只要用心,晋王一定会回心转意。

    原主性格软弱,毫无主见,无比的信任她,在她的鼓励下,一次次回到王府,最终造成了变成疯子的结果。

    阿翠心里是向着原主的,可原主变成疯子后,这种护主的心理便散得差不多了,她心虚又害怕,最终丢下原主,自己谋生去了,以至于原主无人照料,最后混进了乞丐堆,活的猪狗不如。

    原主心里从未记恨过阿翠,甚至念在多年情分,还感激着阿翠,但是母亲的死和自己的结局,让原主痛苦难当,潜意识里影响着温茶对阿翠的好感。

    阿翠没有坏心,可以说是忠心耿耿,但温茶喜欢不起来,没有人喜欢事事替主子拿主意的奴才,温茶也不例外。

    原主没打算拿阿翠怎么样,温茶也不会违背她的意愿,只不过,却再也不能像原主一样,给她说话做主的权利。

    温茶思索着把阿翠找个机会打发出去时,桌上的顾亭云正光明正大的打量着自己进门半年有余的王妃。

    他扫过温茶手里的孤本,暗自啧啧两声,说好的看书,看了不到一刻钟就开始发呆,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他的目光顺着孤本,落在了温茶的手上,青葱玉指,皓腕如雪,倒是生的一双好手。

    他目光向上,落到了温茶平坦的胸口,这高低起伏,比起桃桃的前凸后翘简直差远了,果真是个无盐女。

    等看到温茶的脸时,他挑剔的目光顿时一松,花瓣唇角,剪水双瞳,面似梨花,气若清茶,这是林茶?

    不该啊……林茶怎么会有这样姿色?

    顾亭云心里诧异,成亲当日,他虽未搭理林茶,但她的模样却是有印象的,唯唯诺诺,胆小如鼠的,哪里好看了?当时他只看了一眼,就恨不得马上休掉好吗?

    后来这半年,他也陆陆续续见过她几回,每见一回就越觉得她丑,到最后,看到她就生气,基本上把她变成了下堂妃。

    直到昨天夜里,他都没正眼看过她,现在静下心来,才发现,林茶根本就是个清秀美人啊。

    虽然没有林桃倾国倾城,可气质很干净,秀秀气气,还算能看。

    他盯着温茶看了好几眼,把人的五官一个接一个琢磨,到最后竟得出林茶五官出众的结论。

    这什么鬼?

    顾亭云整个人都愣住了,难道自己的审美被植物影响了?还是说自己魔怔了?

    他盯着温茶揣度片刻,看着温茶把书拿起来继续看时,又在心里嘲讽她装模作样。

    好看什么的,果然是错觉。

    看看这坐没坐相,斜着拿书的样子,就是个胸小无脑的大草包。

    看她还不如想想林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