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鹿角海棠(七)
    阿翠的一席话,不止温茶听了,顾亭云也听的一清二楚。

    他第一反应是觉得温茶会恼羞成怒,记恨林桃,毕竟他娶了她,心里却还惦记着她的妹妹。

    他三番五次偷偷跟林桃约会,还在白马寺的途中对她以身相救,将自己喜欢林桃的事闹的很大,扫尽了她的颜面,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王妃,她应该是有脾气的,绝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可让他失望的是,她不仅没动怒,还让阿翠不要嚼舌根,甚至还做好了让林桃进门的准备。

    这跟他预想的一点也不一样。

    他不相信,她会一点都不在乎。

    如果不是他依附在鹿角海棠上偷听,他甚至以为温茶是做戏,可屋里除了她和阿翠,没有其他人,她又何必做戏?

    莫非,她真是这么想的?

    顾亭云不得不往另外一个方向思考,如果温茶早就看透了,那么她一度的草包行为,是不是可以说是大智若愚?

    顾亭云的目光死死的停在温茶脸上,想要找出她装腔作势的蛛丝马迹。

    但她脸上什么都没有,她甚至还拿着杂书继续翻,丝毫没有被阿翠的话影响到。

    这个结果,让顾亭云有些烦躁起来。

    他不悦的瞪着温茶,想不出自己哪里让她不喜欢了,他年纪轻轻,英俊潇洒,还是大齐少有的专情男子,在娶她之前,院里别说妾室,就是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她凭什么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个没眼光的草包!

    他在心里啐了她一口,想用目光把她杀死,结果温茶转过身,连看都不让他看了。

    顾亭云:“……”

    下午把最后一本书看完后,温茶便带着阿翠去院子里摘花,让王大娘捣鼓糕点,才摘了几朵花,前院有人来报,说是王妃的妹妹来了。

    原主有这辈子只有一个妹妹,那就是庶出的林三小姐林桃。

    温茶让阿翠收拾好东西,便让人将林桃带进了屋里。

    林桃芊芊细步走过来时,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她是个十五岁的姑娘,生的如新开的桃花般妍丽,杏眼翘鼻,樱桃小口,配以桃粉色百褶如意月裙,孔翠花芙蓉雨玉环,垂珠缺月钗,身姿曼妙,亭亭玉立,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温茶还能面不改色的盯着她看,桌上的顾亭云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他已经两个月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心上人了,蓦然见到,忍不住想扑上去细数心意。

    奈何林桃根本不知道他藏在鹿角海棠里。

    顾亭云只能遗憾的叹了口气,眼睛却是黏在林桃身上拔也拔不开。

    见到温茶,林桃亲热的迎了上来,娇笑着开口:“许久不见姐姐,真是让妹妹挂念。”

    温茶笑着握住她的手,道:“我也是念着妹妹的,只是不能回屋探望,妹妹休要生气。”

    “怎么会呢?”林桃嗔怪的坐在她身边,脆生生道:“姐姐嫁入王府,就是王妃了,不能常回府,也是人之常情。”

    温茶拿帕子遮住嘴角,笑道:“还是妹妹懂我。”

    见她半点也没有拿王妃的架子,林桃悄悄松了口气,亲切问道:“姐姐近日身子可好?”

    温茶叹息道:“自王爷受伤后,我身子便有些抱恙,喝药喝了半月,才好了些。”

    林桃见她提起顾亭云,还有秀恩爱的嫌疑,心里顿时不高兴,不过嘴上还是关怀道:“这王府还需姐姐打理,姐姐要爱惜自己才是。”

    温茶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王爷身体已经大好,我自然也是放宽心的。”

    见她口口声声都是顾亭云,林桃那叫一个暗恨,不过她没表现出来,“王爷既然无事,怎不见出来陪姐姐?”

    温茶扫过她焦急却又故作好奇的脸,心里暗笑,看来林桃还不知道顾亭云外出,这是过来打探消息了。

    “此事说来也巧,王爷伤好没几天,便接了外出的重任,下江南了。”

    林桃表情一滞,难以置信顾亭云外出会不告诉自己一声,明明之前去哪儿都要知会一声的。

    她怀疑的瞥了温茶一眼:“不知王爷此去江南所为何事?”

    “这恐怕得问皇上了。”温茶淡淡的看着她,“妹妹若是心急,可去问问贵妃娘娘。”

    当今贵妃是宰相府的庶出大小姐,林桃的亲姐姐林杏,及笄之后便嫁进东宫做侧妃,后来新皇登基,皇上便将她封了贵妃,在宫中极为受宠。

    提起贵妃,林桃颇为与有荣焉,不过对着温茶,她还是不敢过于张扬,故作为难道:“妹妹如今待字闺中,询问王爷一事怕是不妥。”

    温茶对她的装模作样全盘接收:“妹妹说的哪里话,前些日子王爷舍身救你之事已经传遍上京,王爷既是碰了你的身子,哪怕只是一根手指头,也是要对你负责的。”

    林桃被这话吓了一跳,她惊讶的看向温茶,不相信温茶会说出这番言辞。

    她不知道温茶是假意还是真心,试探道:“姐姐……怕是误会了,那危急时刻,王爷为了救我才,才……”

    接下来的话,她没说下去,不过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温茶微微一笑:“王爷既然能对妹妹舍身相救,其中情义便非常人能比,妹妹就不要谦虚了。”

    林桃见她对自己和顾亭云的事不反感,还有意促成,心里却生不起半点喜意,林茶这是真把自己当成王府的女主人了,口口声声说顾亭云对她有情,却站在王妃的角度想促成他们,放着她和顾亭云的感情不说,光是温茶占着王妃一位,就够她呕心了。

    林茶是王妃,她算什么?侧妃吗?!

    “姐姐这是要折煞妹妹了。”林桃掩下眼底的狞色,嘴角扯出勉强的笑容,“王爷为救我受伤,我心中一直过意不去,只可惜男女有别,不能好好还了这份恩情,姐姐如今这般打趣我,我可不就成了不忠不义之人?”

    温茶:“妹妹何出此言?”

    林桃抹了一把眼睛:“我今儿是来看姐姐的,可不是为了见王爷,姐姐这般抬着我,可不就是要让我折寿么?”

    折寿?温茶心里冷笑,恐怕是巴不得吧?

    温茶赶紧抬起她的脸,给她擦擦眼泪,担忧道:“我这是好意,妹妹怎还伤心上了?”

    林桃红着眼睛撇过头:“姐姐的好意,对妹妹来说,恐难以承担。”

    温茶:“……”这还端上了,不就是想让顾亭云先休了自己,再跟她提亲么?

    “妹妹真是误会姐姐了,”温茶幽幽的叹了口气:“在府中时,我便一直很喜欢妹妹,嫁给王爷后,心里也时常念着妹妹,早就做好了同妹妹共侍一夫的打算,怎么,妹妹这是嫌弃姐姐?”

    林桃心里本就难受,听她说要共侍一夫之后,脑袋都大了。

    顾亭云早就答应过她,这辈子只会娶她一个人,温茶这般做派,实在令她厌恶。

    “此事,还是等王爷回府之后再定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