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鹿角海棠(八)
    “的确是姐姐心急了。”温茶嘴角微勾:“等王爷回府了,我一定将此事报给他。”

    她的大度没有让林桃心生感激,张口闭口提起顾亭云的模样,让她脸上闪过一丝怨妒,抓住温茶的手不由用力:“姐姐对我的爱护,妹妹铭感于心,只是此事牵扯甚多,在王爷回来之前莫要再提。”

    “妹妹说的是。”温茶任由她的指尖在自己的手背上使力,面不改色道:“届时姐姐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林桃:“……”

    “走吧。”温茶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方才我让阿翠吩咐厨房给你做些好吃的,晚饭便在我这儿用。”

    林桃低眉掩住自己扭曲的表情,笑道:“一切都听姐姐的。”

    温茶松开她的手,扭头去叫阿翠,“把做好的玫瑰糕先端上来。”

    阿翠领命而去,林桃瞥了一眼她的背影,眼睛转了转,故作好奇道:“阿翠是姐姐云英未嫁时的丫头,怎入了王府,姐姐身边还是只她一人?照姐姐的身份,实在不该啊。”

    温茶哪能听不懂她话里的轻蔑,她将林桃拉到桌边坐下来,笑着说:“你知道我是个散漫之人,从小自由惯了,身边有阿翠一个足矣。”

    林桃惊讶道:“姐姐竟是想的?”

    温茶幽幽的叹了口气:“妹妹可别嫌我,我受不了身边太多人。”

    听到这,林桃露出些许冰冷的嘲弄,乡下出来的,就是乡下丫头,就是做了王妃,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她心里升起一股无端的高傲来,“姐姐这样可不行,你瞧瞧永王妃和贤王妃,她们出身不比姐姐好到哪儿去,可身边没几个丫头是出不了门的,姐姐好歹是晋王妃,里里外外都代表了王府,若只有阿翠一个贴身丫头,恐怕不妥。”

    这波嘲笑可以说是威力很大了。

    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早就跟林桃产生嫌隙顺带对那两位王妃生出敌意,毕竟没有哪个女人想被比自己出身低的人压在头上。

    奈何温茶却不接她这茬,她依旧是微笑的:“妹妹说的是,待妹妹进了王府,这些事有妹妹操劳我也安心。”

    得了,问题又回到了最初。

    林桃气的有些牙痒:“我与姐姐说正事,姐姐这般唐突我,如何管理的好王府?”

    “那妹妹可得快些进门。”温茶嘴角的笑意加深,圆圆的猫瞳里划过让人信服的真挚。

    林桃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可不想与姐姐说这些。”

    “说的对。”温茶若有其事的点点头,“那就先尝尝新鲜的糕点。”

    她对站在一旁的阿翠招招手,阿翠即刻将做好的几份糕点一一端上来。

    王大娘做的点心精致秀气,数量少,但胜在种类多,颜色不一的盛在碟里就跟朵花儿似得。

    温茶笑眯眯的给林桃夹了一块:“这是前些日子研究出来的玫瑰糕,妹妹可要好好尝尝。”

    林桃看着小碟里的东西,微垂的眼睛露出丝丝不屑,也就只有她这个草包二姐把功夫放在了吃东西上,其他女子,怎么可能会对区区玫瑰糕上心,当真是没见过世面。

    她鄙夷的扫了一眼笑眯眯吃糕点的温茶,轻哼一声,没有去动那块糕点。

    温茶似乎没注意到她的轻视,笑眯眯的说:“桂花糕也不错,是用去岁的木樨花做的,很香,妹妹试试?”

    迎着她期待的目光,林桃嘴角一撇:“姐姐好歹是王妃,怎可用去年的桂花做糕点吃,就不怕有**份?”

    温茶:“……”好嘛,用个桂花也能拿出来说事。

    她眼角微弯,似乎没听出林桃的讥讽,苦恼道:“不瞒妹妹,我就好这口。”

    林桃见她懊恼,立时找到了优越感:“姐姐在别庄生活了十年,没吃过新鲜的糕点着实正常,可今时不同往日,姐姐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王爷和林府着想。”

    提起过去在乡下的艰难生活,温茶手指颤了颤,失落而自卑的低下头:“妹妹说的是。”

    林桃看她一副悲愤难当的模样,嘴角微勾,睨着桌上的糕点,扭头吩咐阿翠:“将这些不入眼的东西都收下去,姐姐不懂规矩,你们这些奴婢也不知好歹吗?”

    阿翠被她说的面上一红,低着脑袋不敢看她,眼睛里却染上一丝愤恨,区区一个庶出小姐却在王妃面前指手画脚,真当这里还是林府吗?!

    “不关阿翠的事,”温茶伸手拉住林桃,抬起眼睛时,又是带笑的模样,“妹妹都说她是奴婢,我都认不清的事,何须迁怒她们。”

    温茶软绵绵的模样,更是助长了林桃气焰,“姐姐这就不知道了,这些个奴才都是需要敲打的,姐姐若是放任她们,等她们成了气候,如何是好?”

    “我没想那么多,”温茶摇摇头:“妹妹既知晓我自小在乡野长大,恐怕也知道我不懂京中诸多规矩,我既做不到妹妹的精明,也当不得王妃的威严,只想好生过自己的小日子。”

    林桃面色一变:“姐姐这是何意?”

    温茶:“我儿时不在府中,终日同母亲在外谋生,十岁时回到林府也在别院里生活,父亲待我如何,妹妹比谁都清楚,我自知比不得其他贵女金贵,也不敢奢望太多,如今嫁入王府,日子过得比曾经好些,我已是万幸,至于其余琐碎之事,我也只当难得糊涂。”

    安安静静一席话,没有半点王妃的架势,听的阿翠心酸的同时,林桃更有种温茶是软柿子的感觉。

    这种有自知之明的傻子,最好拿捏了。

    “姐姐怎能这般说自己?”她挤出些辛酸泪,“姐姐是林府的嫡女,父亲的掌上明珠,身份贵不可言,可不许这样糟践自己。”

    她惺惺作态的模样看的温茶连隔夜饭都想吐出来。

    原主在林府如履薄冰时,林桃是首当其冲的刽子手,现在来装好人,是不是太晚了?

    “妹妹,”她低低的叫了她一声,红着眼睛说:“府中也就只有你有心开导我了。”

    林桃见她感动不已的模样,眼底划过自得和厌恶:“姐姐与我是血亲,帮姐姐是帮自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