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鹿角海棠(十)
    见温茶只顾着鹿角海棠,林桃气的浑身发抖,却也无可奈何,伸手推了一把往外走的阿翠,扭头恨恨的跑走了。

    阿翠被她推得栽倒在地,生生把脚给扭了,站起来连路都走不得。

    温茶只能叫来周总管,让他请了大夫给阿翠看脚,自己独自去后房找了个靛青色花盆给鹿角海棠换上了。

    彼时,鹿角海棠上的顾亭云被摔得七晕八素,连思考都费力,只能像条落水狗半死不活的缩在叶子上,昏昏欲睡。

    林桃摔花盆用了十成力,虽有泥土做铺垫,鹿角海棠还是受了损伤,尤其是摔在地上的根,断了好几簇,顾亭云疼的灵魂都快碎成几片了。

    他现在跟鹿角海棠是一体的,鹿角海棠的痛苦,全部都会反映在他身上,这次吃了大亏。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林桃一点也不像他认识的林桃。

    那个害羞单纯,只要一靠近他就满面羞红的少女,半天不到,就让他看清楚了真面目。

    如果说这才是真正的她,那么曾经在他身边的林桃又是她的哪一层假面?

    一想到林桃起初装模作样的扭捏,再到她摔花盆时大叫大闹的毒辣,顾亭云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深邃的眼眸里闪过诡谲冰冷的光芒。

    他瞥向不断往花盆里加土的温茶,眼神更晦暗起来。

    这个女人在林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下,还能保持冷静,到最后忍无可忍下才发怒,也是不简单。

    他乱七八糟想了很多,最后脑袋发疼,扭头便昏了过去。

    温茶给鹿角海棠上好土,又浇了适量的水,盯着它看了一会儿,见它表面上没受损,心里却没底。

    叶子虽然被护着,但根却受了伤。

    植物什么的,坏哪里都还能救,唯独根不能坏了,否则就只有等死的份儿。

    温茶叹了口气,甚至碰了一下它的叶端,“一定要缓过来,听到了么?”

    顾亭云迷迷糊糊听到这句话,心里冷哼一声,当然得缓过来,这草要是死了,他可就成孤魂野鬼了,只有它活着,他才有机会回到自己的身体。

    将鹿角海棠安置好,周总管派来的新丫头,利落的将屋子收拾干净,在一旁听她吩咐。

    温茶先问了她的名字,叫春莲,年十四,半年前被家人卖进王府,心思单纯,手脚麻利,便被周总管提成了一等丫头。

    温茶让她去门外侯着,转头便窝在床上寻思林桃走时说的话。

    林桃提到的二表哥,是秦书玉的二哥,原主和母亲在别庄时,这位二表哥时常带着钱财来接济她们,一来二去,二表哥便和原主熟了,原主生的虽没林桃出众,可也是个小美女,那二表哥大原主四岁,为人正直,高大英俊,在原主母亲看来,两人可以说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打算等原主及笄后,就将她许配给二表哥。

    熟料,原主十岁时,被强行接进了林府,那位二表哥最开始还来看过原主几次,可后来,却是再也不来了。

    原主和母亲都以为他忙,没空前来,心里牵挂却没去叨扰,后来原主及笄之后,母亲还去找过他,奈何二表哥已经离京,到边关戍守,两人就此错过。

    原主一直以为自己和二表哥是有缘无分,否则事情不会这么巧,却从来没想过林桃会在中间作梗。

    林桃见不得她好,以她的名义修书给二表哥,说是男女有别,让他不要妄想,二表哥看信后,痛苦难当,当即自请去戍守西疆,此后再也没有回来看过原主一眼。

    若非秦书玉送来鹿角海棠,林桃又说出真相,温茶恐怕到最后都不知道其中的纠葛。

    现下,只觉得林桃恶心的让她作呕。

    在原剧情中,原主到死都没有二表哥的消息,后来林桃在秦书玉面前搬弄是非,让秦书玉误以为信是原主写的,觉得原主伤害了二哥,愤然和原主决裂,原主百口莫辩,最终落到了众叛亲离的下场。

    整理完前因后果之后,温茶深深地叹了口气,果真是最毒妇人心。

    晚膳春莲布置了些清粥,温茶勉强喝了一碗后,便歇下了。

    头上压着一个林府,她心里超级膈应。

    原主说不报仇,那是原主大度,但她心眼小,生生咽不下这口气。

    渣爹狭隘,庶妹心机,母亲重病,渣男越轨,真是好大一出悲剧。

    这么悲催的生活,就是离开了王府,那也是过不下去的。

    这些人就像是一根刺,狠狠的扎在心窝里,一天不拔出来,一辈子就别想安生。

    温茶心里百转千回,闹到了后半夜才勉强睡着。

    第二天一早,春莲进来伺候她洗漱时,她带着俩黑眼圈,疲倦的任由她替自己梳头发。

    春莲动作娴熟,灵活的给她梳好头之后便退到了一边。

    温茶吃过饭,检查了一下鹿角海棠的状况,彼时顾亭云已经醒过来了,见她摸着花盆,看来看去的,也没生气,静静的盯着她的脸,眼睛里划过些许异样。

    发现鹿角海棠暂时没问题后,温茶松了口气,“后半月,你若是还能这样生机勃勃的才算真正好了~”

    顾亭云冷冷的望着她,觉得她现在的样子特别蠢,一点也没有面对林桃的淡定。

    温茶没再说话,转身去拿阿翠前些天顺带买回来的连环画看。

    她撑着下巴,耷拉着眼睫,凝神在画本上的模样,非常专注,顾亭云见她认真,垂着眼睛跟她一起看,发现画本上是两个面容普通的男女后,便失了兴致。

    他是大齐封王最早的皇子,自小在宫外长大,宫外自由快活,无拘无束,很早便阅女无数,练得一双火眼金睛,自然也就成了个外貌协会。

    等到了成婚的年纪,他一心想找配得上自己的绝世美女,挑来挑去,最后看中了相府的庶女林桃,林桃身姿曼妙,艳若桃夭,追求者众多,称得上京城第一美人,他思来想去,发现没有比她更好的人后,决定等她及笄,便娶她为妻。

    熟料,天降横祸,中间竟跑出了个林茶,打乱了他所有计划,见林茶性子懦弱,也没林桃好看之后,他对林茶的厌恶,自然就无人能及。

    这种和她一起相安无事的景象,更是从未有过。

    顾亭云抬头看着温茶恬静的侧脸,心里百转千回,若非命中有这么一遭大劫,让他附身在鹿角海棠身上,他恐怕铁了心也要娶林桃。

    他喜欢林桃的脸和身材,也喜欢她单纯善良,温柔小意的性子,她简直是他心里最符合妻子印象的人。

    可现在,一想到她背地里洋洋得意,面容扭曲的模样,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无名的厌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