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鹿角海棠(十二)
    温茶面不改色的盯着她“我说错了吗?难道侧夫人不是这般出身?”

    侧夫人手指捏起来,“王妃,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温茶笑起来:“过分的恐怕是侧夫人吧,我是晋王妃,你只是区区妾室,不向我行礼,还敢在我面前拿架子,你说谁更过分?”

    迎着温茶冰冷的目光,侧夫人有些心虚,语塞道:“王妃这是要逼我?”

    “那得看侧夫人的意思了。”温茶不紧不慢道:“侧夫人若是认不清身份,我不介意给你提个醒。”

    侧夫人气的浑身发抖:“你!”

    温茶眼睛微动:“今日是三妹妹的及笄礼,我不与你计较,侧夫人,退了吧。”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林桃见母亲吃瘪,顿时气的柳眉倒竖,盯着温茶放狠话:“我母亲何时惹了你,你若要在及笄礼上找麻烦,我绝不放过你!”

    温茶:“我等着。”

    林桃:“……”

    三人围作一团说话,最开始还让人觉得姐妹情深,等林桃和侧夫人说话声音越发大以后,就显得有些怪异了,纷纷侧目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高座上的宰相更是眉头紧锁,居高临下的盯住温茶,眼睛里划过一抹厌恶。

    他端着酒杯走过来,温声道:“这是怎么了?姐妹多日不见,太伤怀了么?”

    听见宰相的声音,林桃一下有了主心骨,转头抱住了渣爹的胳膊,俏皮的笑了:“爹爹是怎么知道的?二姐送了夜明珠给我,我正在同她道谢呢,谁知说着说着,便有些伤心起来。”

    “你啊,”宰相点了点林桃的鼻子,“就是个长不大的小调皮,哪有在及笄礼上难过的,赶紧收收心,爹爹带你去认识些朋友。”

    “好啊好啊,”林桃笑的眉眼弯弯,“我这就跟着爹爹去。”

    她拉了一把侧夫人,丢给温茶一个得意的目光,同渣爹一起去认识新的贵女去了。

    渣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温茶一眼,眉间含着的虚浮狭隘让人生不起好感。

    温茶继续加菜吃,吃了一会儿,便唤了声春莲,决定打道回府。

    奈何还没站起身,外面的侍卫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报:“贵妃娘娘驾到!”

    话音未落,满院的人惊讶的朝门口望过去,片刻,门外走进来一身穿云锦华服,头戴牡丹花冠,粉黛樱唇,浑身金贵的女人,她弱柳扶风,莲步芊芊,宛若上京盛开的最美的娇花,不紧不慢的走过宴席,身后跟了十余个丫头,个个精装打扮,将宠妃的架势,摆了个十足。

    宴席上的人纷纷行了一礼,拉着林桃的渣爹目露惊喜的朝她走过去,临近她时,激动而克制道:“参见娘娘。”

    贵妃先是让其他人站起来,又伸手将渣爹扶了起来:“本宫今日是来参加妹妹的及笄礼的,爹爹不必拘礼。”

    渣爹嘴唇抖动着,连连应了几声,将侧夫人和林桃推到她面前,热切道:“娘娘有心了。”

    贵妃笑着拉过林桃和侧夫人的手,四人坐在一起说了着体己话,自成一团,四周还在窃窃私语的众人拘谨的坐在一旁,片刻不敢上前打扰。

    那是谁?那可是新皇最宠爱的林贵妃,此次能在皇上面前求得回家省亲的机会,足矣说明她对林府的重视,林府以后恐怕是要乘风而上,独得皇上盛宠了。

    四人说着话,宫女们端上来数个礼盒,皆是送给林桃的礼物,众人惊叹大手笔的同时,林桃高兴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崇拜的看着贵妃。

    贵妃拍了拍她的手,艳丽的美女流转间落在了不远处的温茶神圣,朱红色的红唇勾起来,“今日,二妹,也来了?”

    听她提起温茶,林桃嘴角一撇,“二姐姐过来送贺礼。”

    “哦?”贵妃眼睛里划过一抹精光,“二妹都给你送了些什么?”

    林桃将礼物贬低了一说,贵妃眼睛眯了起来,嘴角的笑容带上了一丝轻蔑:“二妹都已是当王妃的人了,怎还同之前一般上不得台面?”

    见她嘲笑温茶,林桃高兴起来:“贵妃娘娘可是不知道,二姐姐的日子过得还不如我呢。”

    “怎么?”贵妃嘴角微扬,眼角流泻出一抹嘲弄:“这当了王妃,还这般小家子气?”

    “姐姐你是知道的,”林桃挤挤眼睛:“若是没有我,王爷又怎可给她库房的钥匙,这些东西,都要从她那少的可怜的嫁妆里出。”

    她话语里的幸灾乐祸,贵妃听来有些刺耳,她是知道林桃和顾亭云关系的人之一,见林桃眉眼弯弯的模样,忍不住蹙眉:“你还不死心?”

    “姐姐!”林桃撅起嘴,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我和王爷分明就是两情相悦,等他从江南回来之后,定是要休了那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娶我进门。”

    “江南?”贵妃的声音微微一变:“晋王去了江南?”

    “是啊,”林桃点点头,又有些惊讶的问:“你不知道?”

    贵妃眉头皱起来:“此事你如何得知?”

    林桃瞥着温茶冷哼一声:“她告诉我的。”

    贵妃顺着她的眼睛盯着温茶,见她还是和小时候一般,如同饿死鬼投胎似得捡桌上东西吃时,眉眼浮上一层鄙夷,“你都说她是下堂妃,那她说的话如何信得?”

    林桃没想到这一朝,发愣道:“难道她在骗我?”

    “王爷没有接到过下江南的任务。”贵妃笃定的说:“她是在骗你。”

    “什么?!”林桃顿时就怒了:“她竟敢骗我?!”说着她就要往温茶身边走,要跟温茶当面对质。

    贵妃一把拉住她:“三妹,你不是小孩子了,今日又是你的及笄礼,孰轻孰重,你心里当有杆秤。”

    贵妃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深宫妃嫔的深意,听的林桃不敢违抗,只得怨愤道:“我气不过,我何时被这种人扫过颜面。”

    “三妹,”贵妃幽幽的叹了口气:“你已经及笄,有些事不是你想做便能做的,那人现在已经成了王妃,再如何不受宠,也不是你能随意羞辱的,日后,切不可这般鲁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