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鹿角海棠(十八)
    傍晚,念着是七月半,温茶早早便歇下了。

    是夜,窗外月华大作,空气里寂静的听不见丝毫声音。

    月光透过窗户,徐徐落在鹿角海棠上,将小小的植物照的如同碧玉般青翠,藏匿在其中的顾亭云正睡着,忽然觉得浑身发热,似乎置身于一处温泉中,让他忍不住想伸个懒腰。

    他睁开眼睛,看到窗外的圆月时,想着七月半的诡事,心中有隐隐的预感,莫非这就是他的造化不成?

    鹿角海棠沐浴在月光里,不断的汲取着月华,他的灵魂越来越灼热,也越来越自在。

    他回头看向深眠的温茶,见她毫无察觉,一派恬静的模样,心下一动,但愿是老天爷听见了他的祈祷,给了他一线天机。

    他闭上眼睛,听着赫赫冷风从窗外穿过的声音,等再睁开时,已经快接近午夜了,月亮被突如其来的阴云遮蔽,光芒暗淡下来,顾亭云有些焦急,试探性动了动手,发现手指能从鹿角海棠上离开时,按捺住心里的惊喜,念头一动,灵魂竟然从鹿角海棠中脱离下来。

    他欣喜若狂的飘到温茶身边,盯着她的脸看了片刻,见自己无法触摸到她后,失落的垂下了手指,深深地盯了她一眼,转头往晋云殿走去。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受伤时,也是在一个月圆之夜,当时月光皎洁,才莫名附身到了鹿角海棠身上,今夜又是鬼节,人间阴气最重的时候,他有十之**的机会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他走进屋子,看了一眼守在床边的周总管,心念一动,便落在了自己的身体上,完美的同身体融合在一起。

    重新回到身体的感觉恍如隔世,他想爬起来,奈何这三个月他都躺在床上,竟是浑身无力。

    他艰难的将椅子上的水杯踢倒,这才惊醒了周总管。

    周总管睁开眼睛,见到醒过来的顾亭云,就跟见了鬼似得,大叫道:“来人!来人!”

    门外匆忙跑进来两个侍卫,周总管急忙吩咐道:“去请张大夫,马上去请张大夫!”

    侍卫不敢耽搁,马上就往外跑去,周总管回过神,一屁股跪在了床边,一把鼻涕一把泪道:“王爷,您总算是醒了,您知不知道,这些日子,奴才都快急死了……”

    顾亭云被他觉得头疼,恹恹道:“住嘴,我要喝水……”

    周总管闻言,又赶紧叫人进来伺候,人仰马翻一阵后,顾亭云吃饱喝足,总算歇过气来,“我昏迷不醒的日子里,王府里都发生了什么事?”

    周总管将事情一一说了出来,顾亭云见他说的差不多,便问:“王妃这阵可有托你办事?”

    周总管有些诧异他怎么会问起温茶,怕他再次嫌恶温茶,赶紧摇摇头,“王妃每日待在后院里,并无事情。”

    顾亭云闭着眼睛没说话,面上出现了一丝难言的戾气。

    周总管以为他还在记恨温茶,急忙转移视线:“王妃虽无事,不过林三小姐倒是来找过您几次,您看这?”

    顾亭云一听见林三小姐几个字,面上的戾气更重了,他抓着身上的被褥,恨声道:“别管她。”

    周总管被吓了一跳,斟酌问了句:“那您受伤前说要休了王妃,封林三小姐的事,还作数吗?”

    这话停在顾亭云耳朵里说不出的讽刺,他的愤怒就像被针扎的气球,瞬间蔫了,“不管她。”他抿着嘴冷冷道:“以后王府里只有一位王妃,没有什么林三小姐,让她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周总管被吓得浑身一抖,喏喏道:“那奴才便将这些日子准备的聘礼撤了?”

    顾亭云挑起眉头:“聘礼?”

    “是的,”周总管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您昏迷前吩咐下来的聘礼,奴才一直都在准备,已经备齐,就等您过目了。”

    “撤了。”顾亭云毫不犹豫道:“全都给我撤了!”

    周总管不知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得应下来:“奴才明日便吩咐下去!”

    “等等,”顾亭云叫住他:“聘礼全都给我换了,换成王妃喜欢的东西,送到别庄去。”

    “什么?”周总管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您说……王妃?”

    顾亭云面色阴郁的扫向他:“听不清楚,就换个人来!”

    “没有没有!”周总管哪敢在这时候触他霉头:“奴才一定将事情办的妥妥当当!”

    顾亭云盯着他看了片刻,瘦削的面上闪过一丝薄冷:“明日一早,将账房钥匙,同后院打点房的钥匙,全都交给王妃。”

    周总管惊骇的手都颤抖了,可他半点也不能表现出来,低着脑袋一一答应下来。

    王爷认识到王妃的好,虽然在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他心里还是极为高兴的。

    温茶再如何不济,也比半分贵女气质也没有的林桃好数倍。

    “还有,”顾亭云阴冷道:“以后除了王妃,林府的任何人,都不要放到府里来,尤其是林三小姐。”

    周总管想到林桃的脾气,有些担心:“若林三小姐不听奴才的话呢?”

    “打走。”顾亭云面不改色道:“若还不听,打死了,有本王担着。”

    这话有些恶毒狂妄了,周总管听的不寒而栗:“奴才知道了。”

    “下去歇着吧。”顾亭云罢罢手,“明日一早我要听到王妃那头的好消息。”

    周总管哪里还敢去歇着啊,按王爷这架势,是舍了林桃要王妃了啊,他做下人的,自然要将事情快快办成才行。

    周总管走了两步,又回头,“奴才派人去请了张大夫,您看?”

    顾亭云偏头,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铜镜上,看到镜子中因营养不良而面黄肌瘦的脸,再摸摸皮包骨头的身体,以及腹部消失了的腹肌,嫌弃的闭上了眼睛。

    “让他进来,本王要将身体养回来。”

    “是。”

    第二天一早,温茶还没起床,周总管就在外面侯着了。

    阿翠打着哈欠走到门口看到他时,还有些发愣,“周总管,您怎么在这里?”

    周总管看了她一眼,笑道:“有些要事,想同王妃交代。”

    阿翠心里一惊,伸手就要去敲门:“奴婢这就去将王妃唤醒。”

    周总管哪敢在这个当口吵醒温茶,急忙拉住她,“不急不急,此事还是等王妃醒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