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鹿角海棠(二二)
    温茶对他的示好不感兴趣,该干什么干什么。

    看书到中午就吃饭,吃过饭就午睡,至于顾亭云,他想待多久待多久,她只当他是个隐形人。

    当然,顾亭云中途无数次想同她说话的,可只要开个头,便会被温茶堵死,最后只能郁闷的坐着,心不在焉的处理公务。

    下午,温茶有些受不了他,拉了阿翠去花园里赏花,顾亭云丢下堆了一桌子的任务跟了出去,见她在花园里盯着下人又是除草又是浇水的,心里闷得发痛。

    她对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也比对他好。

    这个认知,让他如同吃了黄连般,难受的发苦。

    晚膳照常在小院里用,温茶态度冷淡,不管他如何示好,也没有半分动容,见他如牛皮糖一般甩不掉后,还会一针见血的刺他几句,把他刺的浑身发颤,也不会多给他一个眼神。

    顾亭云忽然才意识到,他想要给的,她根本就不稀罕。

    她侧目时的厌恶,垂眸时的冰冷,言辞间的反感,都是他无法跨越的天堑。

    他根本靠近不了她,不管他们离得多近,说了几句话,他又如何处心积虑的讨好,他们之间的关系,都不会改变。

    她就像是一块无法暖热的石头,坚硬的没了半分柔软,铬的他浑身是血。

    他才明白,他的一厢情愿,不止没起到作用,反而让她越来越抗拒。

    她连最开始的逢场作戏也不愿了,每日行尸走肉一般的应付着他,眉间的平和都化作了万年的寒冰。

    顾亭云心里慌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说的话,她不信,他做的事,她不看,他捧着的真心,她不要。

    他做什么都是错,不做什么,自己更是受不了。

    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疯子。

    他疯狂的想要在她那儿得到回应,可怎样也得不到了。

    他心里聚集的心虚,愧疚和愤怒,就像是一把刀,日复一日的扎在他的心尖上,越来越深,越来越狠,快把他压垮了。

    可他仍旧什么也改变不了。

    他感到害怕,感到惶恐和不知所措,可这些毫无用处。

    日子一天天过去,没多久,温茶便收到了秦书玉寄来的帖子,说是要请她去府中赏花。

    温茶没有拒绝她,她收拾好自己,便带着阿翠赴约了。

    顾亭云在晋云殿得到消息,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秦振。

    他就是温茶那个二表哥,如果不是林桃从中作梗,温茶很有可能就和他结为连理了。

    顾亭云如临大敌,赶紧带着周总管跟了过去。

    彼时,温茶已经同秦书玉汇合了。

    “表姐,最近紫薇和莲花都开了,你来的正好,一会儿让厨子给你做莲子羹吃。”

    这时候,林桃还没告诉秦书玉关于信的事,秦书玉对她尤为亲切。

    温茶点了点她的鼻子,“那就快带我去。”

    “好呢。”

    秦书玉带着她在府中花园里转了一圈,将花园里的百花都赏遍后,两人便行至后园湖边,湖里开了好些粉粉白白莲花,翘首

    以盼,姿态各异,很是好看。

    秦书玉让婢女沏了茶拿了糕点,两人赏着满园花开,乐呵呵的说着话。

    “表姐,你不知道,我二哥在西疆的时候可威风了,听大哥说,他一个人就退了狼族千人,带着的军队,更是退了狼族十万大军,你说厉不厉害?”

    温茶笑眯眯的点点头,“二表哥自小习武,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

    “还是表姐你说的好,那些个劳什子,都说二哥是运气好,可这世上哪有真正运气好的人,要我说,我二哥那是实至名归。”

    温茶眼睛微弯:“二表哥的确实至名归。”

    秦书玉听她赞同自己,不由笑出了声:“众多姐妹里,也只有表姐你才是最了解我的。”

    温茶但笑不语,秦书玉叹了口气:“我二哥如今也二十有余了,早过了娶妻的年纪,此次回来,封了大将军,来府中问亲的人无数,爹娘最近日日在给他挑媳妇,连我都不理了,你要是不过来,我都快闷死了。”

    温茶揉了一下她的脑袋,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因为闷,寻我来解闷的啊?”

    “不是不是,”秦书玉连忙否认,“我的好姐姐,我可真是想你了,你瞧瞧你,小宴不参加,帖子也不接,我若不单独请你,十天半月可见不了你一回。”

    温茶低眉一笑:“逗你呢?”

    秦书玉一把握住她的手,“表姐,你可别逗我,我心中急着呢。”

    “嗯,”温茶忍着笑意,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就是我的小棉袄。”

    秦书玉捂着嘴笑了一会儿,捉着温茶的手问:“鹿角海棠现在可好?”

    “挺好。”温茶想起出门时还生机勃勃的鹿角海棠,嘴角笑意加深,“热夏马上便熬过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秦书玉兴奋的眼睛发亮,“到了冬天,你可一定要请我到府上看它开花。”

    “若是开了第一时间告知你。”

    “嗯嗯。”

    两人又叽叽喳喳的说了一阵,秦书玉便提起秦振从西疆带回来的好东西,“姐姐可听过蓝田暖玉?”

    温茶:“可是西疆出土,冬暖夏凉的玉种?”

    “正是,”秦书玉笑嘻嘻道:“二哥回来时,带了些,我得了一对小鱼儿,这就去取一条来送给姐姐,你我姐妹一人一条,岂不正好?”

    温茶一听是秦振送给她的,急忙拒绝:“既是你二哥所赠,你转手予我,怕是不妥。”

    “有什么不妥?”秦书玉眨眨眼睛,不以为然:“你是我表姐,我们的关系,旁人如何比的?我这就去拿来送给你。”

    说罢她也不吩咐婢女,亲自往屋里走,“姐姐且在这儿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温茶:“……”

    秦书玉带着婢女离开后,亭间就剩温茶和阿翠两个人,温茶斜倚栏杆,望着涟漪微恙的湖面失神,阿翠在一旁伸手给她倒茶。

    彼时,一道魁梧的身影正从府外进来,穿过大院,径自走到了后花园,闻见空气里浅浅的茶香时,沉沉转眸,看到了亭子里那淡淡的背影。

    阿翠正对着院落,正巧看到了来人,她心里一慌,正待去提醒温茶,那人已然开口:“亭间可是晋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