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鹿角海棠(二三)
    低沉的声音,犹如夜间寒露,让人闻之惊心。

    温茶回过头,看到来人时,微微一愣。

    那是个身着黑衣,极为硬朗的男子,眉间沉淀着英气和杀戮,眼睛深邃,看起来骇人而正直,分外矛盾。

    温茶站起身,望着他的方向,扬唇一笑:“正是。”

    见真的是她后,那人瞳孔猛然一缩,似想到了往事,嘴角抿起来,拱手道:“秦振见过王妃。”

    “将军不必多礼。”温茶笑道:“今日赴表妹之约,端的是姐妹情义,可不是旁的。”

    秦振直起身来,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见她面色苍白,不见曾经的红润后,心里一紧,脱口而出道:“王妃瘦了。”

    温茶愣了一下,“女子重貌,瘦下来是应该的。”

    “王妃说的是,”秦振的目光极为侵略性的划过她的眉目,“是在下多话了。”

    “将军何出此言?”温茶扬眉看着她,笑道:“将军与我不是兄妹,胜似兄妹,何曾有多话一说。”

    兄妹……

    秦振放在身侧的手指握了握,想起那封绝笔信,心神大震,“秦振武将出身,当不得王妃的兄长。”

    温茶知道他心中有气,也不恼,“将军不承认有我这个妹妹,无妨,我自当把将军以兄长相待。”

    秦振隐忍的闭上眼睛,勉强稳住心神,“王妃嫁给了晋王,便是晋王妃,尊卑不可违。”

    “原来与兄妹情义相比,将军更在乎这些。”

    “秦振身为武将,虽当不得文人,最基本的文礼却不敢忘。”

    温茶暗叹了一声,也不再和他纠结舍本逐末的事,“便随将军去吧。”

    秦振睁开眼睛,见她不似儿时天真,一派淡然的模样,心里一痛,不敢问出“王爷对你可好”此类大逆不道的话。

    她过得不好,一点也不好,这不需要问,他也能尽数得知,可就因为不好,他才难受。

    他按捺住心中的痛色,拱手告辞:“王妃既是在此赏花,秦振不便打扰。”

    “将军且去。”温茶也不留他,看着他挺拔威武饿了背影,扭头喝了一口凉茶。

    阿翠偷偷的瞄了一眼她的面色,见她平平静静的,心里松了口气。

    旁人不知道王妃同秦二公子的过去,她可是一清二楚的。

    王妃若不嫁给晋王,十成要嫁给秦二公子,只可惜造化弄人,两人现在连在后花园单独见面都成了忌惮。

    阿翠不知道王妃心中伤不伤心,只是偶尔也会幻想,如果王妃没有嫁给王爷,而是嫁给了秦二公子,有秦书玉这么个小姑娘伴着,没有冷落,没有委屈,定是要比在王府开心的多。

    只可惜,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

    秦书玉拿着暖玉回来时,兴致勃勃的给温茶戴上,“表姐,感觉怎么样?”

    “很好,”温茶摸了摸温凉的玉面笑道:“我很喜欢。”

    “我就知道你喜欢,”叔叔于乐呵呵的逛逛脑袋,“我也戴上了,以后我们姐妹二人,可就有同样的饰品了。”

    温茶点点头,秦书玉想起什么,问了句:“方才从屋里出来见着二哥了,可是跟表姐打了招

    呼?”

    温茶闻言,笑了笑:“将军是重礼之人,必然是打了招呼的。”

    “什么将军不将军的?”秦书玉翻个白眼:“叫他二表哥!你小的时候,可不就和我一般,跟在他身后叫上叫下的么?”

    温茶没有同她解释其中的弯弯绕绕,只道:“你还小,以后自然会懂。”

    “小什么小?”秦书玉挺挺胸,哼道:“我明年就要及笄了,你不能小瞧我。”

    温茶捂嘴笑了笑,“好,你是个小大人,可以了么?”

    见温茶笑着唬她,秦书玉也没恼,“你只知我年纪比不过你,却不知我明白的事也很多。”

    她少年老成的模样,看的温茶眼睛疼,“你啊,别看你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心里还是存了事儿的。”

    “那可不?”秦书玉又高兴起来,“别把我当孩子,以后我也会同你一样的。”

    温茶轻叹了一声,暗道,我才不想你同我一样。

    “不说这些没意思的了,”秦书玉拉着她的手往外走,“专门让厨子做了莲子羹,一会儿你可得多吃些。”

    “好。”

    两人绕着后花园,还没走几步,一小厮上前来报:“晋王已到前厅,请晋王妃前去。”

    “啊?”秦书玉瞪大眼睛:“晋王居然来了?”

    温茶拍拍她的手:“王爷怕是来接我回去的。”

    “切,”秦书玉不屑冷哼:“他都将你贬作下堂妃了,会这么好心?”

    “休得胡言。”温茶点住她的嘴,转头遣走了小厮,才放开,“厨房是去不了了,先去前厅吧。”

    秦书玉极为不爽的跺了跺脚:“这个晋王可真烦!”

    温茶失笑的拉过她的手,“走吧。”

    二人走至前厅,秦太尉同秦振都在同顾亭云一道喝茶,三人似乎在说什么话,场面平和。

    温茶走上前时,三人纷纷望了过来,顾亭云见她眉间沾了些绚烂光芒,心下一动,对她招招手,“过来。”

    温茶松开秦书玉的手走上前,顾亭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目光灼灼道:“坐到我身边。”

    温茶闻言落了座。

    一旁的秦振目光发冷,他撇过头,没再看温茶,倒是秦太尉等温茶坐下后,笑道:“王妃近来气色好了许多。”

    他是秦振和秦书玉的父亲,自小就很喜欢原主,对温茶自然就多了份关怀。

    温茶也是笑:“最近食欲渐长,气色也就上来了。”

    秦太尉心下一宽,同她来回说了几句话,转头又和顾亭云说上了。

    好歹是个王爷,不能把他晾在一边。

    秦振坐在一旁,偶尔插上几句话,气氛不冷不热的,古怪又和谐。

    到了午膳,一桌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也没有尔虞我诈的来往,吃过饭后,顾亭云便迫不及待的告辞了。

    秦振三人将他们送到门口,见顾亭云对温茶爱护有加,连上马车都怕磕着碰着的,心里都有些无语。

    众人皆知,晋王从未喜欢过王妃,也从未给过她半点关怀,现下在他们面前装模作样,不嫌累得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